愛慕劇團


  • 確認
  • .

2020/10/30 | 讀者投書

愛慕劇團《十月銀座街》:在高雄港區繁華落寞的「銀座街」,施行一場「藝術治療」

《十月銀座街》表演的實驗並不局限於此場地、此社區及此特殊的歷史,這場表演發生真正所挑戰實驗的,反而是我們大家通往生活世界、通往日常場所、也通往現實的甬道。

2019/12/03 | 讀者投書

愛慕劇團《前鎮草衙我家的事》:台灣人的靈魂,對土地意識的反省

與其說愛慕劇團透過《前鎮草衙我家的事》的演出給出了對於土地的標準答案,倒不如說它讓前鎮草衙的居民以及所有觀眾對自己的生活進行一番探索,反省了:這塊土地於我們到底有何意義?

2018/12/23 | TNL特稿

愛慕劇場的《嬋聲》:空氣晶體與實境劇場

以長達50公尺的劇場空間來撕裂眼與耳的鄰近性與單向性(必須用眼睛聽,用耳朵看?),這是《嬋聲》讓人震撼無比的開場⋯每一齣戲都像是一種獨特的「實境劇場」,以燈光、聲音、走位與速度對既有空間重新組裝的「就地戲劇化方法」。

2018/12/23 | 讀者投書

非典型劇場《嬋聲》:歷史的鬼魂,瘋癲的亡靈

整個行為藝術不再屬於藝術和美學,被此殘酷的心理諮商與回憶工作所拓開的,是阿甘本(Giorgio Agamben)所謂「赤裸的生命」。然而,此刻同時暴露出來的,就是台灣的歷史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