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0 | 馮一凡
面對反同陣營典型的「愛滋悲劇論」,我們能用什麼方式改寫?
這次愛家公投共有三個題目,目的在於限制同性婚姻為隔離式專法,並取消國中小階段的同志教育。這樣的公投一旦通過,就會跟前面提及的落實性平教育、使用愛滋防治工具以及建立同性婚姻制度背道而馳,如此也不用多說,不僅無法扭轉悲劇主人公的命運,反而將會有更多與影片相似的悲劇產生。
2018/09/02 | 李秉芳
防愛滋不如「吃了再上」,疾管署9月推月付800元提供「事前藥」
疾管署表示,預防性的用藥,並非鼓勵民眾從事不安全性行為或「約炮」,而是讓有感染風險的民眾(如感染者配偶)多一種選擇,將預防感染的掌控權回歸自身。
2017/12/01 | 潘柏翰
在同志社群內談愛滋,打造一個「HIV+OK」的社會——專訪同志諮詢熱線
一個老牌的同志運動組織,在近幾年婚姻平權運動沸沸揚揚之際,選擇在同志遊行的隊伍亮出與愛滋相關的訴求,還為「HIV+OK」舉辦了徵文活動,不禁令人有些好奇:為什麼這個組織如此關注愛滋議題,他們又從這過程中看見了什麼?
2017/09/23 | 馮一凡
賴清德院長,愛滋疫情統計數據不是這樣解讀的
「男同志是愛滋疫情的主因」的論點,長久下來不斷加深對於男同志的刻板印象,並且經由教育與媒體不斷的重提與灌輸,讓社會大眾十分容易地就將愛滋疫情與男同志聯想在一起。
2016/08/20 | 楊之瑜
蔡英文:面對愛滋病患,不但不歧視,還要特別疼惜
前國防大學學生阿立因體檢發現感染愛滋,之後便經歷一連串來自師長的約談,最後以德行問題為由遭到退學,引發社會討論。對此,蔡英文總統公開表達應該要疼惜、不歧視的立場。
2014/12/23 | queerology
為什麼關心上半身的新聞就是公民覺醒,而下半身的議題就是不入流?
現今這種普遍地、將議題分為「上半身」和「下半身」的論述方式,其實也反映了某種身和心的對立,彷彿只有與「心」相關的才是高尚、值得一提的,而與身體相關的,都低俗又骯髒。(還是我們的注意力真的這麼匱乏,有了下半身就會忘記上半身?)
2014/08/01 | 讀者投書
真要保障人權的話,北市府可否不要對關愛之家太多「關愛」?
北市府聲稱收到民眾檢舉,對關愛之家以警政單位照三餐問候,此舉以侵害人權,反應出的是市府與社區長期對弱勢者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