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14 | 潘寬
無知比疾病更可怕:破解在愛滋議題上對同志的三大誤解
社會的不友善和污名、社會事件在過去媒體聳動地報導,再加上以訛傳訛的謠言,讓不少人將愛滋與同志族群做了錯誤的連結,然而,透過科學邏輯和醫學觀點,我們得以一一將之破解。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上):從同婚到愛滋污名,反同團體來勢洶洶
2018年,在同志議題上,我們可以預見更多的戰場,從同婚、到愛滋汙名、到性別教育,將會是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而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恐怕也沒有任何一條捷徑可取,只能繼續不斷地溝通、倡議,並且透過自己的選票和政治參與,監督掌權者們。
2017/09/28 | 江河清
賴清德的言論爭議不在統計數據,而是複製了愛滋與同志的污名鎖鍊
同志團體對於賴清德的批評,不是統計數字上的辯論,或是否認同志HIV感染者的存在,而是要求政治人物、公衛政策不該帶頭延續對於同志與感染者偏見。
2017/09/22 | 李修慧
賴清德:現在愛滋病的主因不是針頭,而是男男同性戀
媒體詢問賴清德說「愛滋是由男男同性戀引起」是不是歧視。賴清德急忙撇清說,「那個是統計數字,過去愛滋病原因最多是煙毒犯者共用針筒所造成,現在統計數字就是這樣子,我沒有任何不敬。」
2017/06/15 | queerology
後婚權時代的大哉問:婚姻平權和平等之間的距離有多遠?
在後婚權時代,或許是時候讓我們再次思考,所謂「婚姻」代表的到底是什麼?我們所期待想像的婚姻,究竟是一種情感承諾、生活方式,還是一種國家治理的手段與工具?如果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能夠彼此陪伴照顧,讓更多人可以更安穩的生活,那麼眼前這樣的婚姻形態,究竟是不是最好、最有效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