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7 | TIME
比爾蓋茲談「第三波減貧浪潮」:世界很難注意到非洲的進步
在與《時代雜誌》的訪談中,比爾.蓋茲(Bill Gates)特別談到最近兩次減貧浪潮,先後發生在中國和印度,並闡述如何在非洲激起第三波浪潮。
2018/09/02 | 李秉芳
防愛滋不如「吃了再上」,疾管署9月推月付800元提供「事前藥」
疾管署表示,預防性的用藥,並非鼓勵民眾從事不安全性行為或「約炮」,而是讓有感染風險的民眾(如感染者配偶)多一種選擇,將預防感染的掌控權回歸自身。
2018/08/02 | 關懷愛滋
已經2018年了,還在以為愛滋病是絕症?
經過這麼多年的科學研究及發展,我們必須重新認識愛滋病。
2018/08/01 | 人權觀察
印尼政客煽動反LGBT,帶保險套出門就被視為同性戀
最近兩年多來,印尼政客和官員一直在煽動大眾反對LGBT的情緒。2016年開始時還只是仇恨言論,現已化為暴力行為,警察和激進伊斯蘭組織經常到任何他們懷疑有同性戀人士的社交場所進行臨檢。
2018/06/20 | Abby Huang
報告完把檔案存在外部電腦裡,3000多筆愛滋病患個資遭防治中心外洩
疾管署表示,此次受影響的感染者是2007年底之前列管,2008年之後確診的感染者不會受影響,感染者可依實際受損程度提出最高新台幣2萬元的賠償。
2018/03/25 | TIME
《天使在美國》:以同志生活呈現一個新時代的經典舞台劇
Henry解釋,該劇會爆紅的一個主要原因便隱藏在《天使在美國》的預設背後,那就是以同志生活的文化描述呈現了一個新時代。
2018/03/24 | TIME
人類至今無法治癒愛滋病,但科學家已離解方愈來愈近
雖然到目前為止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已經在全世界感染了將近三千七百萬人,但有些專家開發的第二代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療法,正著手——謹慎地——以完全治癒為目標。
2018/03/14 | 潘寬
無知比疾病更可怕:破解在愛滋議題上對同志的三大誤解
社會的不友善和污名、社會事件在過去媒體聳動地報導,再加上以訛傳訛的謠言,讓不少人將愛滋與同志族群做了錯誤的連結,然而,透過科學邏輯和醫學觀點,我們得以一一將之破解。
2018/03/13 | Abby Huang
衛福部有條件納男同志和曾吸毒者「捐血」,60天後無異議就通過
衛福部食藥署將修訂「捐血者健康標準」,接軌國際,解除男男性行為者「終生不得捐血」的規定,新制最快5月上路。
2018/03/05 | 蔡國淦醫生
用漂白劑醫自閉症?無效之餘更會傷害兒童
有家長以一種「神奇礦物質溶液」來醫治子女的自閉症,但這種另類療法沒有效用之餘,更可能令兒童受傷害。
2018/02/24 | FashionSex
法國電影《BPM》:重現愛滋感染者以污名衝撞藥廠與政府的運動史
時間回到1980、90年代,當時愛滋病剛被命名與疾病資訊不足,一群跨族裔與性別的人組成了「ACT UP」愛滋行動組織。2018年2月14日在台灣上映的BPM(120 Beats Per Minute)這部電影,再現了當年在法國的ACT UP如何對抗藥廠與政府的一段故事。
2018/02/23 | 法操FOLLAW
從法國愛滋病平權電影《BPM》反思台灣的「疾病歧視」
《BPM》是由法國導演羅賓・康皮洛(Robin Campillo)編劇、執導的作品。主要是在講述愛滋病解放力量聯盟(簡稱ACT UP)的巴黎分部,在上世紀末期展開的愛滋病平權運動過程,以及感染者與伴侶間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2018/01/24 | 潘柏翰
「污毒之血」:男同志捐血禁令背後的效益主義思維
面對無法達成政策目的,又持續造成男同志社群污名多年的捐血禁令,政府若無法端出合理的說法來支持維持現狀的必要性,不如及早思考該如何在反同團體的壓力下,逐步鬆綁或是取消此禁令吧。
2017/12/09 | TIME
「我們需要這一天!」與成立世界愛滋日的男人相遇
隨著世界愛滋日(12月1日)的到來,也就是在幾個星期前的星期五,這個贏得皮博迪獎和艾美獎的記者,以記者與公共衛生專業人員的身分,向時代談論許多關於愛滋的事。
2017/12/05 | 精選書摘
《黑水燈塔船》導讀:跨性別與跨世代的創傷療癒
《黑水燈塔船》背景設定在同性戀除罪的九○年代初期,作者勇敢碰觸愛滋病議題,從個人、家庭到政治面去勾勒他心目中的當代愛爾蘭社會,也因此這本書在托賓歷年作品中有著最強烈卻最自在的感受。
2017/11/30 | 精選書摘
某些疾病與上帝格外有關,患病者究竟是受到庇佑還是遭到詛咒?
即使時至今日,疾病經常彷彿憑空出現,但我們的祖先已經發現疾病的原因或來源難以想像又看不見。幾千年來,看不見的微小生物侵入體內導致疾病的理論感覺怪異又難以置信,因此許多人相信疾病是遭到神祇詛咒或邪靈入侵。
2017/11/30 | 潘柏翰
不願承認的恐懼:當醫療專業人員遇上愛滋感染者時
面對白色巨塔中的愛滋議題,權促會秘書長認為只有當在醫療體系中具有權力地位的人願意坦承對愛滋的恐懼,看見這個問題,並且運用他們的位置做事時,感染者的就醫處境才有改變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