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

愛爾蘭(英語:Ireland;愛爾蘭語:Éire),常稱呼為愛爾蘭共和國(英語:Republic of Ireland;愛爾蘭語:Poblacht na hÉireann),是西歐的一個國家,由愛爾蘭島32個縣中的26個縣組成。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1/06/17 | TNL 編輯

「愛爾蘭語言法案」引發政治僵局:北愛爾蘭首席部長下台,恐提前大選

儘管北愛爾蘭兩大黨都希望避免議會改選局面,但雙方在語言法案上目前依舊互不相讓。DUP批評新芬黨把法案「當作政治武器使用」;新芬黨則稱自己是為了愛爾蘭文化的尊嚴與平等而戰。

2021/06/07 | 莊貿捷

G7聯手打擊跨國避稅天堂,決議全球企業稅率最低15%,愛爾蘭抵抗、印度受惠

多年來許多跨國公司為了要降低稅務成本,紛紛前往「低稅國家」進行避稅,隨著各國財政惡化,七大工業國組織協議制定全球最低企業稅15%,打擊「避稅天堂」,迫使跨國公司回母國乖乖繳稅。

2021/04/10 | TNL 編輯

統派不滿與英國漸行漸遠,北愛爾蘭掀起十年來最大暴動

這一系列的暴動,從北愛爾蘭西北部的倫敦德里市(Londonderry)展開。3月29日晚間,約40位民眾(其中最小的只有12歲)手持木板、鐵棍,對維持秩序的警方鼓譟、抗議,甚至對警車投擲汽油彈。

2021/03/15 | TNL 編輯

丹麥、挪威相繼傳出AZ疫苗「副作用」,荷蘭、愛爾蘭基於「預防原則」暫停施打

在丹麥和挪威相繼傳出施打AZ疫苗「可能的副作用」後,愛爾蘭、荷蘭相繼宣布暫緩施打此款疫苗。荷蘭衛生部長雍峨在聲明中表示:「我們仍須謹慎,因此現在明智的做法是先按下暫停鍵,作為預防措施。」

2021/02/03 | 精選書摘

《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看來兒子的死對頭,是個極端種族歧視主義者

或許他覺得能談種族歧視這種事的對象,不是身為白人的父親,而是東方人的母親。我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這麼想,但他似乎覺得自己有著「白人」與「非白人」的雙重身分,而且這兩者無法合而為一。

2019/11/14 | TNL特稿

《慍怒》推薦文:法令與宗教束縛,如何對個人生命產生傷痕與影響?

愛爾蘭在2015年則是全球第一個以公投方式決定同性婚姻合法化,成為第19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這些看似緩慢卻仍繼續前行的性別法令修改,對一個人到底有什麼影響呢?從《慍怒》一書,讓我們可以更深刻理解法令與宗教束縛對一個人生命銘刻下什麼樣的傷痕與影響。

2019/11/09 | 潘柏翰

《慍怒》書評:在幽默與荒謬同等哀傷的酷兒離散中,拾獲航向未知的勇氣

歲月贈與主人翁的禮物即是有足夠的勇氣能夠重返故事開場的悲劇事發地,回顧過往之後擁有繼續面向未知的勇氣。這令我將約翰波恩在這本書的敘事風格與喜劇演員崔佛.諾亞《以母之名》連結,同樣都是在一串狗屁倒灶的悲劇與荒謬中,如何重新拾獲力量站起的故事。

2019/10/11 | 精選書摘

《慍怒》小說選摘:我在滿地鮮血、胎盤與黏液中出生,我與那一場災難密不可分

這是愛爾蘭同志西羅爾的成長故事,一段追尋自我原生背景的旅程,從四○年代的愛爾蘭劃開序幕,心境飽受顛沛流離至今,隨著時間流逝,他挖掘到的是源自身分、家庭、國家,乃至更多與己有關的人事物。

2019/07/13 | 翁 稷安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導讀:「不復存在」又「無所不在」的西方文化伏流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裡的凱爾特,或許想表達的就是這樣的一則故事,只有大地仍在,只有生活其上的歷代人們有著相同、普世的需求,那麼某一個文化即使消退,也不會真正的滅絕,而會以不同的方式再現,呼應著土地和人的需求。

2019/07/13 | 精選書摘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亞瑟王傳說最初如何流傳?

十二世紀初期,在阿莫里凱、寇諾威伊、瓦利亞的布立吞民眾間,繪聲繪影地流傳著「亞瑟王將要歸來」的傳說。此時,亞瑟王傳說已經在凱爾特布立吞語文化圈中廣為流傳;在它的背後,隱藏著民眾熱切渴望英雄的心情。

2019/07/12 | 精選書摘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擴及全歐的亞瑟王傳說是如何流傳開來的?

十二世紀初期,在阿莫里凱、寇諾威伊、瓦利亞的布立吞民眾間,繪聲繪影地流傳著「亞瑟王將要歸來」的傳說。這個時候,亞瑟王傳說已經在凱爾特布立吞語文化圈中廣為流傳;在它的背後,隱藏著民眾熱切渴望英雄的心情。

2019/07/12 | 精選書摘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伴隨異教色彩、民俗印象的凱爾特文化復興運動

從新凱爾特運動喚起的古代凱爾特一面來看,包括妖精與魔法師的強烈印象、中世紀亞瑟王傳說的要素、乃至於安寇和守護聖人等,表面上是附隨著基督教,實際上卻夾雜了很多基督教之前的異教感,以及民間信仰意象。

2019/07/05 | 林九黎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書評:凱爾特人,遍佈歐洲卻身世成謎

本書運用了極其豐富的材料及學術成果,向讀者展示出在我們熟知的希臘、羅馬以前,歐洲世界的住民是什麼模樣,而凱爾特文化又是如何在歷史洪流中潛行於基督教羅馬社會,直到後人再次發現他們的蹤跡。

2019/07/05 | 林九黎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書評:遍佈歐洲卻身世成謎的凱爾特人

本書運用了極其豐富的材料及學術成果,向讀者展示出在我們熟知的希臘、羅馬以前,歐洲世界的住民是什麼模樣,而凱爾特文化又是如何在歷史洪流中潛行於基督教羅馬社會,直到後人再次發現他們的蹤跡。

2019/06/09 | 精選書摘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導讀:邊陲文化之於中心文明——從血脈、水脈到文脈

亞瑟王傳說的發展便充分表現中心與外緣、文明與野蠻、大陸與海洋、正朔與悖逆、分離與返合間複雜的矛盾糾葛,而西歐不列顛與凱爾特的故事,正提供位於東亞、處境類似的台灣一面歷史想像與文化再造的明鏡對照。

2019/06/05 | 董恒秀

【董恒秀專欄】利莫里克,是一種詩的形式也是一座文化城

發端於18世紀初的這種五行打油詩為何會取名limerick?其由來仍具爭議。不過一般是認為與愛爾蘭的利莫里克城有關,特別是與一種室內遊戲玩的胡謅詩有關,這種詩的反覆疊句包括有「你會來利莫里克嗎?」

2019/05/09 | TIME

不安定的北愛:阻撓和解的民族主義政黨,為暴力分子提供舞台

儘管達成了和平協議,然而北愛爾蘭內不同政黨及宗教派別的緊張關係仍在持續發燒,令該地區隨時瀰漫著一股緊繃氛圍。新教徒及天主教徒之間一直沒有達成真正的和解,也因此背後留下的敵意憎恨仍無法連根拔除。

2019/05/09 | TIME

不安定的北愛爾蘭:阻撓和解的民族主義政黨,讓暴力分子有極大舞臺

儘管達成了和平協議,然而北愛爾蘭內不同政黨及宗教派別的緊張關係仍在持續發燒,令該地區隨時瀰漫著一股緊繃氛圍。新教徒及天主教徒之間一直沒有達成真正的和解,也因此背後留下的敵意憎恨仍無法連根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