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6 | 精選書摘
文壇教母葛楚史坦「偽自傳」:窺見孤獨而浪漫的水仙倒影
一心不讓鬚眉的葛楚,努力希望自己在文學上闖出名堂,如同繪畫上出現了立體主義,她也似乎致力於開創文學的立體派,但是最後都顯得徒勞。難道這不是因為葛楚再怎麼激進前衛,仍是被打入了次等性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