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9/03 | 馬凌畫廊
【展評】王之博個展:後網路時代天真的人類學家
邏輯與敘事是觀者的遊戲,卻並不一定是創作者的道具,王之博尋求的是在「好畫」和「壞畫」之外的第三條道路:將荒誕隱藏在貌似古典的技法和圖像之後,畫面乍一看來是穩定的、秩序井然的,越細看卻越發矛盾百出而畫布和生活,都是王之博的田野。
每個故事都需要「第三人視角」:一位小男孩到離家千里的雅加達,才意識到自己是「黑人」
所有的寫作開始的原點都在「我」這個人身上──我看到了什麼、經歷了什麼、我想寫什麼、或我要做什麼,可是這個我,永遠有盲點。
每個故事都需要「第三人視角」:一位小男孩到離家千里的雅加達,才意識到自己是「黑人」
所有的寫作開始的原點都在「我」這個人身上──我看到了什麼、經歷了什麼、我想寫什麼、或我要做什麼,可是這個我,永遠有盲點。
每個故事都需要「第三人視角」:一位小男孩到離家千里的雅加達,才意識到自己是「黑人」
所有的寫作開始的原點都在「我」這個人身上──我看到了什麼、經歷了什麼、我想寫什麼、或我要做什麼,可是這個我,永遠有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