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1 | 羊正鈺
除了派上萬美軍到美墨邊界,川普又揚言要廢150年的「出生公民權」
11月6日期中選舉攸關美國國會控制權。川普已下令增派美軍駐守美國和墨西哥邊界,阻止大批中美洲移民朝美國挺進;現在更承諾動用總統權力來終結在美出生民眾自動享有的公民權。
2018/10/31 | Abby Huang
韓國瑜的「不准政治抗議」改口了:市長再怎麼厲害,也不能超越《憲法》
韓國瑜強調,「高雄的政治0分、高雄的經濟100分」,從今以後高雄不會再有意識形態爭議,未來凡是主張統獨的遊行集會一律不准。
2018/10/21 | 精選書摘
《道德去哪裡找回公平》:憲法的基礎不是他律,而是自律!
作為美國憲政史上開創司法審查權第一案的馬伯里案,是馬歇爾大法官在政治上的左右為難以及憲法條文與國會制定法的明顯衝突下所完成的。
2018/08/03 | TIME
闊別舊時代!古巴修憲限制元首不得終身執政
古巴領導階層堅稱,他們並未「揚棄他們的思想」,即以轉型為日漸進步的「繁榮」社會主義為目標,而非成熟的資本主義社會。古巴正在改變,但改變的速度將掌握在共產黨的手中。
2018/05/27 | 李修慧
17萬人跨海墮胎後,愛爾蘭公投廢除施行35年的「墮胎禁令」
66.4%選民支持廢除憲法墮胎禁令,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表示,「人民已經發聲,告訴大眾,我們是一個信任女性並尊重她們意願的國家。」
2018/05/14 | 李修慧
聯合金門縣長提「年改釋憲」,花蓮縣長傅崐萁:「國家怎麼可能破產?」
傅崐萁說,台灣經濟實力在世界前十名,這是軍公教與台灣人民共同打造,才會有龐大的外匯存底,甚至高居世界第五名。
2018/04/18 | Abby Huang
「最黑暗的決議」?反同3公投審議全通過,為什麼不全是中選會的錯?
政大教授陳芳明表示,中選會把人權議題拿來當公投選項,這是「最黑暗的決議」,如果同志婚姻必須公投,「那以後有許多人權議題都會被拿來公投了」。
2018/03/28 | 區家麟
喊聲「結束一黨專政」就是違憲?憲法是怎麼寫呢?
還記得九七回歸前,很多香港人擔心回歸後自由褪色,問過這樣的問題:回歸後還能喊「結束一黨專政」嗎?今日有人說不行。
2018/01/04 | 羊正鈺
【影音】西門町大螢幕首次上架央視「信中國」廣告,陸委會要求停播
這是央視首度進入台灣打出的廣告宣傳片,特別定格「2018信中國」這幾個字,而選在統派經常聚集的西門町圓環投放廣告,似乎有一定意涵。
2017/12/25 | 法操FOLLAW
警方強制驅離想離場民眾,真的沒問題嗎?
律師出示律師證表明自身身分及離場訴求,警方不僅未讓他們離開,更以優勢警力將他們團團包圍,之後在未說明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僅以「憑警察執行職務」一句話,就強制將現場民眾及律師送上警備車並丟包於內湖郊區,無端拘束相關人等人身自由長達兩小時。
2017/12/19 | 法操FOLLAW
什麼是「歧視」:警察可以叫越配滾回自己國家嗎?
所謂的歧視,簡單地說是指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對於特定族群給予不平等的對待。而這樣的行為,又可以區分成「直接歧視」及「間接歧視」兩種類。
2017/12/12 | Abby Huang
過去有4件公投其實能過關,一張圖看《公投法》三讀改了什麼?
立法院三讀通過《公投法》修正草案,朝野立委皆表示支持,但仍有兩點受到部分立委質疑,包括敏感的領土議題未納入公投範圍、以及行政院有權發動公投。
2017/12/11 | 法操FOLLAW
拆公園遮蔽物趕街友,為什麼政府不能強制驅趕「低端人口」?
我們對待的是與我們相同,有血有淚、會生病、有自由思想的「人」。只是這些人可能是因為社會結構、個人特質、先天環境的弱勢等等,才讓他們過著不同於大眾的生活。而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有自由思想、自我決定的權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有基本人權。
2017/11/24 | 精選書摘
全世界大概只有桑斯汀可以從《星際大戰》談到憲法解釋理論
透過《星際大戰》,桑思汀希望我們相信,只要人民「可以選擇不做決定」(to choose not to choose),可以控制第二階的欲求層次,就擁有了選擇自由,不會被政府剝奪,不會只剩下家父長主義。
2017/10/27 | Lo
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建國」,然後呢?
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議會今天展開投票,要啟動憲法程序脫離西班牙政府,剛剛正式宣布獨立。
2017/10/20 | Lo
西班牙「接管」加泰隆尼亞的7個步驟
西班牙憲法學者說明,《西班牙憲法》第155條的內容不清楚,雖然賦予政府接管權力,但沒收自治權的具體內容又是什麼?無法從《憲法》上得到更多訊息。
2017/10/12 | 羊正鈺
加泰隆尼亞「暫緩獨立」有用嗎?西班牙要求5天內澄清立場
在具有爭議性的獨立公投後,普伊格蒙特昨天在議會中宣布,他已接受「加泰隆尼亞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的付託。但稍後他又表示暫停獨立,以便與西國中央政府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