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2 | 陳娉婷
黃之鋒與前少年犯們:投訴懲教署,路途有多崎嶇?
去年10月,黃之鋒被懲教職員要裸身、蹲在地上接受問話,向懲教署投訴無門後,他決定反客為主,另循小額錢債審裁處向懲教署索償。他和兩個前少年犯,揭露懲教署投訴機制的層層失效。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05/03 | Alvin
懲教職員問「撈政治有錢收?」 黃之鋒:有些公義值得我們付出
黃之鋒自參與社運以來,一直被抹黑收受外國資金,發動社會運動以搞亂香港、牽引中國。
談談長毛勝訴:男囚犯日後可留長髮的意義和影響
法庭裁決梁國雄提呈男囚犯可留長髮一案勝訴,作者以前懲教署主任的經驗,分享裁決多方面的意義和影響。
懲教署主任USB洩漏犯人私隱,USB存有這些影片以前聞所未聞
由於最近懲教署高級主任涉嫌有「USB手指」洩密,讓大眾得悉監房內犯人許多私隱與不當行為,事件令公眾嘩然,基於案情在調查當中,作者只方便分享往日懲教署的一些保安程序,對事件感到震驚,以往根本不可能洩漏這些記錄。
2015/02/12 | Alvin
謀殺犯獄中25年獲教育碩士:坐牢會不斷累積遺憾
現實中並非一人做事一人當,而是「一人犯罪,全家人受累」。
2015/02/12 | Alvin
謀殺犯獄中25年獲教育碩士:坐牢會不斷累積遺憾
現實中並非一人做事一人當,而是「一人犯罪,全家人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