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邱顯智問馮.席拉赫:直視了善與惡,才是了解「我們」的開始
「我認為美國的『陪審制』有點危險,」馮.席拉赫說明,「把『是否有罪』的判定完全交由素人陪審員,可能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而『參審制』讓公民和法官一起合作,由法律專業引導,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審判方式。」
2019/04/01 | 精選書摘
《什麼是暴力》:「非暴力」與「容忍」有辦法對抗暴力嗎?
「非暴力」能終結暴力嗎?應該要「容忍」的民主,如何能對抗暴力且不放棄其原則?「不寬容」是否可被容許?我們必須將自由賦予敵人嗎?而在什麼範圍內,公正可以使用暴力來結束暴力?
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2019/03/05 | 精選書摘
馮席拉赫《懲罰》小說選摘:她只是把他的頭壓在那條繩子上
她用手掌撫平鋪在桌上的塑膠布,直到再也看不見一條皺褶。忽然她說起她的婚姻、她的丈夫和她的兒子,說得很快。她說「他不再正常」,說她不明白原因何在,也許終究還是由於那沿著山坡往下吹的焚風。她描述她發現他的真實情況。絕對不能讓村裡的人知道,畢竟她還得繼續在村裡生活。
2018/11/01 | 幹幹貓
【插畫】投國民黨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藍的做不好,選一個綠的來懲罰他,綠的讓我們失望,再把藍的換回來,每八年憤怒一次,歡慶一次,再破滅一次,不斷的輪迴下去,
2018/10/31 | 黑波克
源自刑法的「究責」文化,讓日本社會付出一次又一次代價
嚴厲的懲罰制度對非故意型的人為錯誤不但沒抑制效果,甚至反而會讓做事的人感到恐懼和不安。特別是越認真的人越容易受到影響。
2018/07/14 | 精選書摘
《死者的審判》評析:對「戴著人類面具」的犯罪者來說,最好的懲罰是什麼?
死刑本身並非問題所在,更重要的還是我們從何種角度來認知。無論觀點孰是孰非,關鍵是:我們真正相信的是甚麼?真的確認過我們相信的事物?我們的做法是否真的回應了我們相信的東西?
2018/07/03 | Roxas 楊大輝
獎勵的惡果(下):活化內在驅動力的三大條件
一家公司是否有正確、真實、有進展的內在目標與良好願景,決定了管理層能調動多少員工的積極性。同理,你對自身的內在目標有多清晰、多堅定,決定了你能調動多少自身的積極性。
2018/07/03 | Roxas 楊大輝
獎勵的惡果(上):為什麼「胡蘿蔔與棍子」不是個好方法?
其實每個人都已經具備了內在動力,人們早已擁有了把事情做好的願望。而這正是為什麼,當我們給予個體外在獎罰時,嘗試干擾個體的行為時,他們的表現變得更糟糕了——因為當我們那樣做時,我們其實是在用外部動力來取代個體的內在動力。
2018/06/11 | 精選書摘
《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孩子不當行為背後的四大錯誤信念
家長和老師是成人,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控制自己的行為,那我們也應該學會控制我們的行為。我們可以有意識地擔起自己行為的責任,改變自己,好讓孩子能在不傷害自我價值的情況下,也改善他們的行為。
2018/06/11 | 精選書摘
《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既不嚴厲,又不溺愛,那會是什麼?
家長和老師最常採用的管教手段就是獎賞與懲罰。在這種教養方式中,成人必須在孩子表現良好時給予獎賞,在表現不佳時施以懲處。這時是誰在負責?都是成人。那成人不在場的時候呢?孩子就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五隻猴子和香蕉」的實驗,原來從未發生?
「科學家把五個猴子關在籠裏,噴水懲罰想去爬梯拿香蕉的猴子,久而久之牠們都不敢去取香蕉,新來的猴子即使未受過噴水懲罰,也從同伴身上學會了這件事。」這個網路流傳的實驗應是虛構的。
2017/12/28 | TIME
關於你家青少年態度很差的三個迷思&四個改進小撇步
懲罰本身並不會有你想要的改變,但如果你的小懲罰和前面對於正面態度的關注雙管齊下,那應該會有所幫助,也不會造成蹺家或是避而不見。
2017/12/18 | 精選書摘
《倫理學與教育》導讀選摘:教育與社會控制──權威、懲罰與民主
……未來的教育工作者可能會重溫皮德思及同僚們已經逝去的洞見、慧見及其他美好事物。如果他們真回首,他們將會驀然地發現皮德思的作品是如何巨大的形塑當代教育哲學的形式與內涵。
2016/11/05 | 精選轉載
獎勵與懲罰的分寸:這顆森永牛奶糖,代表老師的尊敬
獎懲是個雙面刃,獎勵用得不好是毒藥;如果懲罰用得不好,更慘。尤其處罰越重,反彈的焦慮和害怕,是沒辦法學習的。
2016/10/04 | 精選書摘
自由意志的哲學思考:精神病患要為自己的惡行負責嗎?
美國哲學家索默斯表示:「強姦犯與小偷是壞人。就算成為壞人不是他們的錯,但他們終究是壞人。」 而壞人受的待遇應該與好人不同。但我們在這麼做的同時可以不用責怪他們為什麼做壞事。
正義獲得伸張了,他那複雜的過去再也沒人聽見,而我們也錯失邁向更好世界的機會
我總要學生去思考這些社會問題背後的原因,很多時候,眼不見為淨的概念,只會造成更巨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