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26 | 健康醫療網
想在社群「曬小孩」?請尊重孩童意願與資訊安全
孩子的資安問題不可忽視,澳洲兒童網路安全專設組織於2015年曾指出,大量戀童癖網站的照片,都是自父母Facebook或Instagram的發布內容竊取而來。
2019/04/27 | 張孟仁
崩壞的上帝之城:教廷35年「罪與惡」,三任教宗為何無法解決性侵醜聞 ?
儘管許多人士抨擊教宗包庇視而不見,但教宗對真正被定罪者做出絕罰,召開高峰會訂立指導原則,這就是現任教宗的魄力。
2019/04/25 | 張孟仁
崩壞的上帝之城:教會35年「罪與惡」,三任教宗為何解決不了性侵醜聞 ?
現任教宗勇於處置犯了罪的神職人員,但必須證據確鑿,縱使流言、中傷、毀謗滿天飛。擔憂神職人員受到誣陷,在罪證不明之前,力挺他們,甚至讓他們有機會在教宗所設立的「專門處理被控性侵案」的法院上訴。
2019/04/17 | Abby Huang
被控為戀童癖的「獵場」,中國爆紅影音app「抖音」遭印度下架
雖然抖音規定13歲以上才能使用,但其實任何年齡的兒童或青少年,都能上傳短片。英國、美國、中國各地學校近來向學生家長發出警告,提防抖音令子女成為戀童癖的目標。
2018/09/01 | 精選書摘
《外科醫生與瘋狂大腦決鬥的傳奇》:晚節不保因戀童癖鋃鐺入獄的諾貝爾得主
蓋達謝克本人幾十年前就曾暗示過庫魯症與阿茲海默症之間的關聯,但他並未深入研究。事實上,贏得諾貝爾獎後,他變得越來越沒生氣......他把越來越多時間花在家裡陪伴他收養的孩子。或者該說,他收養的男孩,因為圍繞在他身邊的年輕人絕大多數是男性。
2018/08/07 | 周雪君
德國夫婦性侵兒子並把他賣給戀童癖者,判囚12年
案件轟動德國,兒童福利部門備猛烈抨擊。當地社工於去年3月曾成功把男童從其母親家接走,但數星期後地區法院判決男童要歸還母親,令他再次受到性侵。
2018/07/16 | 周雪君
Elon Musk稱一名泰國拯救行動的英國專家有「戀童癖」
馬斯克(Elon Musk)在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下,在Twitter指控英國救援人員Vern Unsworth是戀童癖,遭大批網民投訴,他其後刪除帖文。
2018/05/21 | 周雪君
教宗:同性戀者沒有問題,是天主讓你如此
「我不認為教宗是要完全改變天主教的教導,但他展示了天主教對同性戀信徒的肯定,這正是羅馬教廷多年來都沒有做的事情。」
2017/09/06 | Abby Huang
那些被臉書「出賣」的童年(上):糗照、裸體、網紅小孩
你身邊也有「曬娃」族嗎?透過社群網站,原來屬於家庭成員間的照片,漸漸被散播在網路上。但這些影像的主角是不是同意被拍攝?這樣私密的日常,是不是同意被分享?
北車女童裸體事件:尊重或保護?《神奇大隊長》的抉擇
針對「北車女童事件」,切入點有千百種,我自然認為父母的本意應是良善,而非炒作,也不見得同意圍觀民眾的處理方式。但我絕不認同其父母所言:「她的身體她自己決定吧!」
2017/05/31 | 關鍵77秒
【影片】薩德發射車「多」4輛,文在寅震驚|美首度測試,成功攔截洲際飛彈|全球首例,澳戀童犯禁出國
南韓總統文在寅發現,有4輛發射車在他上任前就入境,自己卻不知情,於是下令徹查;美國首度針對洲際彈道飛彈,測試「陸基攔截器」成功,證明有能力抵抗北韓或伊朗的飛彈威脅;澳洲政府30號計畫立法,要禁止有「戀童癖」定罪紀錄者出境,藉此保護東南亞地區的兒童,遠離性剝削。
2017/01/12 | Project Syndicate
言論自由和假新聞:謠言如何傷害民主體制?
在大選期間指責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親手殺害兒童絕非小事,而民事誹謗法沒有提供任何充分的補救。在網路時代裡,法律的鐘擺再次回歸刑事誹謗罪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
2017/01/12 | Project Syndicate
言論自由和假新聞:謠言如何傷害民主體制?
在大選期間指責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親手殺害兒童絕非小事,而民事誹謗法沒有提供任何充分的補救。在網路時代裡,法律的鐘擺再次回歸刑事誹謗罪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
2016/08/25 | 觀念座標
「童婚」習俗隨難民落腳歐洲,德國面對燙手山芋
歐洲移民政策研究所的科列特女士(Elizabeth Collett)表示,歐洲各國政治人物目前面臨的兩難是,他們應該捍衛歐洲的法律?還是改變自己的法律以遷就新移民?
2016/08/25 | 觀念座標
「童婚」習俗隨難民落腳歐洲,德國面對燙手山芋
歐洲移民政策研究所的科列特女士(Elizabeth Collett)表示,歐洲各國政治人物目前面臨的兩難是,他們應該捍衛歐洲的法律?還是改變自己的法律以遷就新移民?
2016/06/12 | 島國連線INA
聖堂教父的秘密:澳洲天主教神父孿童秘史連環爆,竟達半世紀(上)
佩爾本人並未涉及性侵案件,但可能犯下了嚴重的職權疏失,很多當時的受害者在被性侵後,選擇以自殺結束生命,許多申訴可溯及至197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