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

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巴契夫(俄語:Михаил Сергеевич Горбачёв,羅馬化: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yov,俄語發音:[mʲɪxɐˈil sʲɪrˈɡʲejɪvʲɪtɕ ɡərbɐˈtɕɵf] ( 聆聽);1931年3月2日-2022年8月30日),蘇聯與俄羅斯政治人物,社會民主人士聯盟主席,諾貝爾和平獎得主,1985年出任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1990至1991年間當選唯一一任蘇聯總統,也是唯一一位在十月革命後出生和在任期內辭職下台的蘇聯最高領導人,領導蘇聯期間蘇聯因為多種因素解體。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0 | 讀者投書

戈巴契夫是冷戰終結者嗎? 殺死蘇聯的是改革開放還是經濟危機?

戈巴契夫的性格呈現出在外交上的魅力,以及在國內事務上的失誤與無能,這是極為獨特的結合。

2022/09/08 | 《思想坦克》

「歷史的終結」:戈巴契夫的時代落幕了,新的威權幽靈與民主危機捲土重來

緬懷戈巴契夫的逝世,回顧1980年代末因為他對於民主改革的一股信念,推波助瀾全人類長達30年追求民主與自由的夢想,這是紮紮實實的一次時代革命,是他與他同時代的政治領袖──包括台灣的李登輝──所共同完成的不可能任務。

2022/09/04 | 賴冠伶

普亭未出席戈巴契夫告別式、也不採國葬禮遇,學者認為年輕人到場致意是對當前局勢的抗議

哀悼者中有許多在蘇聯解體時,還未出生的俄羅斯年輕人。對此,認識戈巴契夫的歷史學家安德烈・祖博夫(Andrey Zubov)則指出,年輕人的出席是對當前政治制度的無聲抗議。

2022/09/01 | BBC News 中文

BBC俄羅斯主編回憶與戈巴契夫的五次專訪:那個古道熱腸的慷慨老人,失去權力也不改風趣幽默

米哈伊爾・戈巴契夫不是完人,沒有任何領導人是完人。但他是個曾致力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人。他也深切關懷他的家人。就憑這幾樣事情,我會懇切懷念他。

2022/09/0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蘇聯改革推手碰到帝國野心家,戈巴契夫對普亭態度曖昧、愛恨交織

在許多人擔憂冷戰可能永遠不會結束時,戈巴契夫因為支持自由與改革而受到西方的推崇。相形之下,他在國內成為許多俄羅斯人唾棄的對象,他們認為曾經強大輝煌的蘇聯帝國瓦解,是戈巴契夫一手造成的。

2022/08/3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前蘇聯領袖戈巴契夫病逝享耆壽91歲,改變冷戰世界秩序成為20世紀最偉大政治領袖之一

這位克里姆林宮領袖終於被他一手主導的改革風潮吞沒,不過,他將名留青史,成為20世紀最偉大政治領袖之一。戈巴契夫在執政不到7年時間內,即領導這個世界最大的國家從共產主義步入民主政治,結束40多年來的東–西方冷戰。不過,他卻未能駕馭橫掃舊政治體制,摧毀這個超級大國的那股力量。

2022/06/02 | 精選書摘

《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柴契爾夫人覺得一個沒有核武的大不列顛國,在世界排名中將流於二等國家

在這之後,我跟柴契爾夫人又見了好幾次面,我們討論過這件事,也爭論過無數次,每每爭得面紅耳赤,但有一點是我們一直認同的,就是我們這一代政治家的重任——終結冷戰,而這個使命,我們已經圓滿完成。

2022/06/02 | 精選書摘

《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統一後的德國是否加入北約?這個問題我仍然要與美國人一對一解決

我講過了,德國統一——不僅是過程的節奏,而且這是在歐洲地圖上出現潛力十足的強大德意志——招惹了許多國家的疑問與不安。蘇方有些人也有疑慮,所以我們一定要對民眾公開、誠實地訴說進行中的事件,詳細解釋蘇聯領導人的立場。

2021/12/25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蘇聯解體30週年:中共領導人無不戒慎恐懼,習近平要黨員「個個是男兒」防理想信念動搖

2012年12月,剛就任總書記才一個月、還沒當上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就前往深圳「南巡」,展開他的第一場外地視察行程時,除了談經濟,更談到了當時已經解散近21年的蘇聯。

2021/06/21 | 陳家韡(Mila)

「計畫經濟」最終導致蘇聯政權崩潰,中共正走在相同的老路上

習近平接收掌權後,必須以中央極權政治藉口,收回這些經濟諸侯的權力,這造成如同蘇共歷史一樣,經濟問題與政治鬥爭混在一起的無解習題。

2021/06/07 | 精選書摘

《索羅斯談索羅斯》:聯合國扮演著「作為性邪惡」的角色,主要責任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但我也必須說明清楚,我並不是真的怪罪聯合國這個組織。最主要的責任落在安理會理事國頭上,尤其是有反對權的常任理事國,因為安理會就只是他們手上掌控的工具。

2021/06/07 | 精選書摘

《索羅斯談索羅斯》:太有趣了!我絕對想不到要把蘇聯拿來與美國銀行體系相比

蘇聯體制與美國銀行體系本身都夠有份量,獨立性也夠高,才有辦法彰顯出一套完整的盛/衰循環特質,他們的相似之處就在這裡。

2021/02/27 | 精選書摘

《意外的和平》:北京的大屠殺震驚了莫斯科和華府,但美國比蘇聯更在乎中國的巨變

國際政治的變化有時是巨大的歷史潮流緩緩積累、滴水穿石的結果。但《意外的和平》告訴我們,少數領導人透過精心謀劃的運籌帷幄,也是可以發揮重組全球政治板塊的巨大力量。

2021/02/27 | 精選書摘

《意外的和平》導論:冷戰本可輕易以災難收場,這場巨變是如何、為何發生的呢?

牛津大學院士羅伯・塞維斯是享譽全球的蘇聯史專家,《意外的和平》記錄了從1985至1991年之間,雷根、戈巴契夫、美蘇政府官僚、北約與華沙盟邦首領之間的爭執與談判、分歧與妥協。

2019/10/28 | 精選書摘

《俄羅斯史》:戈巴契夫總統以最小代價,徹底摧毀了蘇聯舊體制

戈巴契夫的改革最終導致蘇聯解體,促成近半世紀冷戰的終結,但是僅八一九政變並不能導致蘇聯解體,蘇聯政府長期累積的弊端,加上戈巴契夫進行六年來的改革,激勵了蘇聯的民族主義和民主革命,正是這些摧毀了蘇聯的舊體制,促使它倒塌。

2019/06/02 | TNL特稿

「兩個太陽」的鬥爭: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間接成為六四事件推手?

1989年戈巴契夫訪華,是中蘇交惡30年後,中國從以前權力不對等的「小老弟」成為與蘇聯平起平坐的強國,這可不謂是中共對蘇外交的一大勝利,而關乎國格的一大勝利卻被天安門事件模糊了焦點!

2018/12/26 | TIME

戈巴契夫:那一年,我與老布希一同結束冷戰

老布希跟我在離開政府後,經常討論威脅世界和平的危險態勢。有時我們對事件會有不同評估,但我們都同意的是:冷戰的結束並不是某一方的勝利,而是共同努力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