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5 | 楊俊業 博士
從禁忌英雄到觀光大使,蒙古人複雜的「成吉思汗情結」
上世紀蒙古在蘇聯「老大哥」70年的「監護」下成長,成吉思汗一度被蒙古執政當局視為「政治犯」看待,有關成吉思汗的一切事物均成為禁忌。
源義經傳奇:從落難貴公子變成「滿蒙之祖」
在當時的一些故事裡,義經又「被祖先」,成為了後金建國英雄.努爾哈赤的祖先!結合後來的成吉思汗說,義經在江戶至近代日本裡,由一個落難貴公子,搖身一變成為了大海彼岸的滿蒙民族之祖。
2019/05/30 | 林九黎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書評:為委屈受曲解的大汗獻上辯護
對台灣人而言,本書有助於擺脫舊認知的窠臼,同時也讓我們應當對自己的歷史記述有所警惕,威權政府時代對某些事物或歷史的負面評價,是不是經得起新近研究、史料的驗證?
2019/05/05 | 精選書摘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後蒙古時代和「近世.近代帝國」加諸的污名
關於蒙古帝國,從以前開始,中華文化人和穆斯林的知識份子就沒說過好話。這由來自認為自己是「文明」,他人是「野蠻」的既定模式,同時也想要強調自己是蒙古的受害者。
2019/05/05 | 精選書摘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蒙古」是人種、民族還是政治集團?
在成吉思汗命名大蒙古之後,隨著國土的擴大,「蒙古」逐漸擴大,最終歐亞各地出現各種自稱「蒙古」的人們。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呢?
2019/04/09 | 精選書摘
《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導讀:重新構築以「蒙古時代」為分界的歐亞世界史
台灣被納入世界史的時間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紀初期荷蘭與西班牙治臺的時代,不過如果我們以本書所提出的蒙古時代與後蒙古時代來做為世界史分期標準的話,其實台灣在蒙古時代也許就已經進入以蒙古為主的世界體系中了。
2018/12/18 | 精選書摘
《世界歷史上的蒙古征服》:「成吉思汗」直到20世紀仍然操縱著世界政治
俄羅斯人常常因為他們同蒙古人之間的關係而感到不安。所謂的「蒙古之軛」和「韃靼之軛」,是在抱怨蒙古人導致俄羅斯落後於西方,這已被證明是一種毫無依據的傳說。但傳說很難被遺忘。
2018/05/20 | 精選書摘
歐洲人渴望從馬可波羅口中,聽到有個充滿財富的中國
馬可波羅的遊記中充滿了商業資訊和地理資訊,這種類型的資訊正是貪婪的威尼斯商人感興趣的——他自己也是個典型的威尼斯人。
2018/04/05 | TNL特稿
《蒙古帝國三部曲》書評:最會說故事的人類學家,帶你參與成吉思汗的世界帝國
成吉思汗是世界級的歷史人物。對成吉思汗與相關問題的研究或是創作,從來沒有停止過,而隨著不同時代或不同觀點,成吉思汗的樣貌也有不同的呈現。
2018/03/27 | 精選書摘
比起頑強固執的兒子,成吉思汗更屬意愛亂搞女人的孫子
成吉思汗告訴他的部眾:「身體強者,征服數個群體,但心靈強者,征服眾多單群體。如果你們想在我之前或之後征服,就要先抓住身體,然後守住心靈。守住心靈,身體還能跑哪去?」
2018/03/27 | 精選書摘
蒙古人不講「死」,用「成為神」緬懷失去成吉思汗之哀痛
成吉思汗去世後不久,有位哀悼者說他那些此前從未見過這樣一位領袖的人民共有的哀痛。他哭喊道:「主上成吉思汗,你拋棄了你的蒙古人民?」
2018/03/26 | 精選書摘
蒙古人不講「死」,用「成為神」緬懷失去成吉思汗的哀痛之情
成吉思汗去世後不久,有位哀悼者向這位已逝的征服者講話,表達他那些此前從未見過這樣一位領袖的人民共有的哀痛。他哭喊道:「主上成吉思汗,你拋棄了你的蒙古人民?」
2018/03/26 | 精選書摘
比起頑強固執的兒子們,成吉思汗更屬意愛亂搞女人的孫子
成吉思汗告訴他的部眾,「身體強者,征服數個群體」,但「心靈強者,征服眾多單群體」,「如果你們想在我之前或之後征服,就要先抓住身體,然後守住心靈。守住心靈,身體還能跑哪去?」
2018/02/27 | 精選書摘
把少女當成性奴──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窩闊台這樁罪行,令此後他父親成吉思汗所締造的一切漸漸崩毀。沒有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
2018/02/27 | 精選書摘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才是實質統治者,嫁給誰毫不重要
正為侵略做準備的成吉思汗告訴女兒:「妳應矢志成為我的一隻腳。」他毫不含糊地表示這是重大的軍事任務:她嫁到那裡不只是去治理,而是去統治。
2018/02/26 | 精選書摘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才是實質統治者,嫁給誰一點都不重要
正在為接下來的侵略做準備的成吉思汗告訴女兒:「妳應矢志成為我的一隻腳。」他毫不含糊地表示這是一個重大的軍事任務:她嫁到那裡不只是去治理,而是去統治。
2018/02/26 | 精選書摘
把少女當成性奴,是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窩闊台這樁罪行標誌著一個起點,此後他父親成吉思汗為自己家族與國家所締造的一切便漸漸崩毀。沒有了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