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那些聲光轟炸的夜晚,九零年代的音樂頻道重開機
九零年代是我的黃金年代,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事,通通都在那十年發生了。九零年代你可以信奉任何信念,那時候的文青可能不像現在,九零年代是一個思想啟發很大的時代,有十分迷人的氣味。
馬世芳X陳德政:當音樂仍是危險的,談我們的「地下搖滾」年代
講座最後,陳德政對馬世芳丟出兩個提問作為整個講座的結尾。他問,九零年代至今,有什麼東西是至今仍存在於自己身體裡;另一則,若能有時光機返回九零年代,會重新做哪個決定?
2018/03/30 | 陳德政
我們告別的時刻——單車上的「春風少年兄」
《春風少年兄》裡我最喜愛的一首歌叫〈祝福您大家〉⋯每當聽見那首歌,我總會想起阿水,想起那個萬里無雲的夏日午後,我們在單車上各奔前程時,他轉過頭來和我說再見的臉龐,是那麼徬徨,卻又如此篤定,是那麼青澀,卻又飽經風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