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0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X王赦:即使備受質疑,也要為人權燃燒
「到底要如何詮釋王赦這個人?」成為我開拍前滿苦惱的一件事⋯⋯最後,我決定不要過於形塑王赦的特別之處;因為他所做的事、身為法扶律師的堅持就已經夠特殊了。
2019/04/20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X宋喬安:只有偽裝,她才有活下去的勇氣
有段時間晚飯後,我需要暫時離開與孩子玩耍的歡樂時光,倒杯紅酒一個人躲到廁所的空浴缸中看劇本,那是我最放鬆、最能專注的時刻,所以讀劇本時花很多力氣把屬於賈靜雯的「我」拉出來,進一步去探索:宋喬安會怎麼想?宋喬安會有怎樣的反應?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和《國際橋牌社》看台灣的過去與未來
我們生活在台灣,我們承認每件正確和錯誤是都是整體社會的一部分,我們願意用整體而不是局部來思考問題。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也許答案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與惡的距離》整齣戲把殺人效應、媒體亂象、精障汙名化,精準且深刻做出批判,不避諱採用敏感社會話題作為故事藍本,赤裸呈現我們不願思考面對的問題。
2019/04/17 | 讀者投書
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她的真誠,她的欲望,導演傅榆的青春暢所欲言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讓我觸動的是記錄者(與其對學運更是對學運明星的)告白和失落。她失落得刻意、反省得刻意,但就觀眾角度結果論的刻意,其實是她傻傻的努力,直到成為一種倔強的真誠,成就這部十分動人的成長電影。
2019/04/17 | Abby Huang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國爆紅,還沒播完對岸已有全劇「簡體高清版」
《我們與惡的距離》並沒有在中國上映,但是自3月底在台首播後,引起中國網友的關注,透過各種途徑同步追劇,更在豆瓣拿下今年華語劇最高評分9.3。
2019/04/14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恐怕沒人知道出路在哪裡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對於自家「無良」媒體的自嘲與挖苦,恐怕反應的是幾個值得社會深思的問題:若好內容都從大眾媒體當中被「分眾」出去,並且以另外一種方式被社會菁英壟斷,那麼一般民眾真的「選擇」了他所見的世界嗎?當有能力選擇好資訊的人,因為他所選擇的媒體而獲得更多的好資訊,對於那些不具備此能力的人來說,這是否可能加深了知識的不對等,進一步加劇了社會的極化?
2019/04/13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馬欣導讀:通往地獄之路,常由自命良善的人所鋪成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這疏離社會下的附魔狀態,一如書名本身就是個提問,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近,因為我們往往假善惡之名,行自我證明之實。只要是快意恩仇都是充滿了一念無明,哪裡來的善惡。
2019/04/1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2019/04/09 | 讀者投書
從小燈泡到鄭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有多遠?
鄭捷是加害者、小燈泡是受害者、高姓男子曾經是旁觀者,每個角色完整重疊在一起,加害者是從前的旁觀者,因為成為體制的受害者,而漸漸轉變為加害者,三隻鳥來自於同一片森林。鄭捷這個名字,也漸漸成為另外一個嶄新名詞,也就是整個台灣社會需要「共同承擔的惡」。
2019/03/27 | 半個比爾
【台劇追追追】《我們與惡的距離》: 被埋葬的家庭與媒體的再次謀殺
眼前的悲傷場景,正是一手養育的兒子親手造成的,這要如何賠償、如何填補、如何鼓起勇氣一一向家屬道歉?對於父母來說,無論如何都沒法挽回人命,更無法撫平傷痛。比起兒子犯下的罪更可怕的,卻是連一聲道歉都難以啟齒的鬱悶與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