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5 | 譚蕙芸
記者採訪陳同佳,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多名在現場採訪陳同佳的記者均表示,採訪時不斷想起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相關劇情,無論是追訪犯人的道德爭議,還是反思更宏觀大結構的操弄上,記者又何嘗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
2019/10/10 | fanny
第54屆電視金鐘獎評析: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台劇的潮起潮落
《與惡》突破性題材打開台劇視野,走向精緻化與國際化,以多元豐富的題材獲得好口碑,將台劇久違的榮景推向新的高潮。這是一部改變台灣戲劇體質的作品,而台灣等待這個衝擊真的等太久。
2019/07/05 | 讀者投書
台鐵殺警案:「公平世界」的信念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復原?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意義。也許不一定是對著有著精神疾患的人,而是對著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看見每個人背後藏著的痛苦與努力,然後去傾聽去理解。
看起來正常的人生,也許與瘋癲的距離並不遙遠——讀《瘋癲文明史》
或許,我們與瘋癲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遙遠,依據DSM的標準,搞不好我們也沒多少人是完全的正常。或者說,那樣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是否就比心靈受過苦的人精彩了呢?
《瘋癲文明史》:看起來正常的人生,也許與瘋癲的距離並不遙遠
或許,我們與瘋癲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遙遠,依據DSM的標準,搞不好我們也沒多少人是完全的正常。或者說,那樣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是否就比心靈受過苦的人精彩了呢?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5/16 | 讀者投書
公視戲劇技驚四座,但離「公共媒體」的目標卻還很遠
公視近期數個優質的影劇節目得到觀眾群的一致讚賞,但這個以「公共利益」為設立目的的電視台,至今卻仍大量的參與政府標案,與製作團隊的合作模式也多以「買斷」而非「分潤」的方式進行,恐有造成在內容中無法中立,國家資源無法下放茁壯創作能量的疑慮。
2019/05/16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症」八大迷思:得這種病會產生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汙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症患者就愈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症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的了解和接納,我們能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5/12 | 陳睿穎
《我們與惡的距離》:我們與好台劇的距離,真的沒那麼遠
《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勇敢的事情,就是挑了一個大家都會有感覺,但卻一定感覺不良好的題材來開展故事⋯用五個家庭,上下三代,總共20位角色的龐大陣容,交織成一個有著化學作用的社群,試圖近距離描繪出這個故事中的眾生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應思聰的「思覺失調症」應該如何治療?
醫師對於藥物的選擇方向,不只是依照藥物的學理,更多的是依照臨床經驗,或是病患對於藥物的反應而進行調整,如同鐘國軒主任所強調的,「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醫師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
2019/05/11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死刑的距離:當社會多元對話的典範,變成網路群毆
事實證明,網路的輿論聲討還是很有影響力的,甚至有時候還能幫助弱勢群體。只是,認定「殺人償命」的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死刑對那些殺人犯來說,是否意味著求仁得仁。
2019/05/07 | 法操FOLLAW
執行死刑變相剝奪受害者人權?談損害賠償的請求困難
大多數討論死刑議題時,會從人權公約、死刑犯人權等「公法」角度來討論。這次我們從「民法」的角度來和大家談談,究竟火速執行死刑會有什麼問題。
七大面向看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有多遙遠
最近一部爆紅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總算能夠比較寫實跟正面地討論精神疾病,雖然有人撰文批評膚淺,但是個人覺得已經算是台灣社會跨出的一大步。我一直在想精神疾病一直無法被社會所了解,治療一直被社會所質疑,醫療從業人員是有不可推卻、怠忽的職責的。
2019/05/04 | TNL特稿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本書座談會精華整理:與觀眾一起走在尋找答案的路上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播出前一天,呂蒔媛出席在水牛書店舉辦的新書分享會,與書店主人劉昭儀、演員吳慷仁和施名帥深度座談,和大家近距離分享,關於這個劇本、這齣戲的背後,有哪些精采創作細節。
2019/04/29 | 讀者投書
看完《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還有七個專業提醒要給你
《我們與惡的距離》做足功課,讓我們終於可以切換各種不同的視角,看到每一個人在生命夾殺處的苦衷,精彩之處不用多說,請記得收看正版。做為一個精神科醫師,這邊有幾個專業上的提醒,會牽涉到一些劇情小雷,請審慎服用。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心理學,讓我們多想一下別人處境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情雖是在描述社會重大刑事案件中,加害人與被害人家屬的心理狀態變化,但卻也讓我們透過戲劇,更了解人性以及主客觀之間的差異。
《我們與惡的距離》與心理學:「正義世界信念」是一種認知偏誤
個體不糾結於過去,讓未竟事宜能夠好好的處理,人才可以繼續向前,所以當人想躲的時候,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因為人生本來就很難,有些事情並不是不知道怎麼處理,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2019/04/28 | Madeleine
《我們與惡的距離》:「換位思考」很重要,但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追求自己認為正義的過程中,是否傷害到別人?除了看媒體的報導跟著評斷之外,我們有沒有收集資訊,查證,並且整合的能力?又能不能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思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