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們與惡的距離》(英語:The World Between Us),簡稱與惡,是台灣公共電視、CATCHPLAY與HBO Asia於2019年推出的社會寫實電視劇,由林君陽執導,呂蒔媛編劇,賈靜雯、吳慷仁、陳妤、溫昇豪、周采詩、洪都拉斯、曾沛慈、林哲熹、林予晞、施名帥、檢場和謝瓊煖主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10 | ELLE Taiwan

專訪賈靜雯:在妻子、母親的角色之前,別辜負自己是個女人

一晃眼,賈靜雯已經出道三十年了。很多年輕觀眾大概都不知道,才15歲的賈靜雯,初出道時在螢光幕前就非常活躍。

2020/08/14 | TNL特稿

專訪《我的兒子是死刑犯》導演:台灣人的正義感是一種膝反射,缺乏共同體的想像

李家驊從拍攝紀錄片《起點》到《我的兒子是死刑犯》於院線上映,為什麼他這麼執意地掌持攝影機,步步逼近這個龐雜又艱難的提問:「人難道能殺對人嗎?」

2020/05/04 | 讀者投書

污名化「思覺失調症」不該成為恐懼的情緒出口

對筆者而言,真正的「去污名」恐怕是要面對目前真實的社會中就是存在風險,標籤思覺失調症為危險者進行管控甚至排除並不能完全避免危險。

2019/12/18 | 精選轉載

輔導少年縱火案,燒出台灣社會安全網三大問題

我們的社會安全網建置在鋼索上,其他國家人力在正規編制,具有系統化、標準化的處理機制,我們都是以計畫案或約聘人力執行,而且是各做各的,到時候一定會產生人身安全的問題。

2019/12/11 | TNL 編輯

Google 2019台灣關鍵字:《我們與惡的距離》奪冠,韓國瑜蟬聯最快速竄升人物

2020年總統大選在即,相關人物也獲網友高度關注。「韓國瑜」從九合一選舉到總統大選,連續2年蟬聯快速竄升人物及快速竄升政治人物雙榜第一。

2019/10/25 | 譚蕙芸

記者採訪陳同佳,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多名在現場採訪陳同佳的記者均表示,採訪時不斷想起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相關劇情,無論是追訪犯人的道德爭議,還是反思更宏觀大結構的操弄上,記者又何嘗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

2019/10/10 | fanny

第54屆電視金鐘獎評析: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台劇的潮起潮落

《與惡》突破性題材打開台劇視野,走向精緻化與國際化,以多元豐富的題材獲得好口碑,將台劇久違的榮景推向新的高潮。這是一部改變台灣戲劇體質的作品,而台灣等待這個衝擊真的等太久。

2019/07/05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台鐵殺警案:「公平世界」的信念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復原?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意義。也許不一定是對著有著精神疾患的人,而是對著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看見每個人背後藏著的痛苦與努力,然後去傾聽去理解。

2019/06/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瘋癲文明史》:看起來正常的人生,也許與瘋癲的距離並不遙遠

或許,我們與瘋癲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遙遠,依據DSM的標準,搞不好我們也沒多少人是完全的正常。或者說,那樣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是否就比心靈受過苦的人精彩了呢?

2019/06/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看起來正常的人生,也許與瘋癲的距離並不遙遠——讀《瘋癲文明史》

或許,我們與瘋癲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遙遠,依據DSM的標準,搞不好我們也沒多少人是完全的正常。或者說,那樣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是否就比心靈受過苦的人精彩了呢?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5/16 | 讀者投書

公視戲劇技驚四座,但離「公共媒體」的目標卻還很遠

公視近期數個優質的影劇節目得到觀眾群的一致讚賞,但這個以「公共利益」為設立目的的電視台,至今卻仍大量的參與政府標案,與製作團隊的合作模式也多以「買斷」而非「分潤」的方式進行,恐有造成在內容中無法中立,國家資源無法下放茁壯創作能量的疑慮。

2019/05/16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症」八大迷思:得這種病會產生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汙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症患者就愈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症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的了解和接納,我們能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5/12 | 陳睿穎

《我們與惡的距離》:我們與好台劇的距離,真的沒那麼遠

《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勇敢的事情,就是挑了一個大家都會有感覺,但卻一定感覺不良好的題材來開展故事⋯用五個家庭,上下三代,總共20位角色的龐大陣容,交織成一個有著化學作用的社群,試圖近距離描繪出這個故事中的眾生相。

2019/05/12 |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

《我們與惡的距離》:應思聰的「思覺失調症」應該如何治療?

醫師對於藥物的選擇方向,不只是依照藥物的學理,更多的是依照臨床經驗,或是病患對於藥物的反應而進行調整,如同鐘國軒主任所強調的,「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醫師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