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


  • 確認
  • .

2017/12/29 | 精選轉載

《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台灣讀者跟曼哈頓貴婦差異很大嗎?

「公園大道的靈長類」,的確沒有《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來得傳神直接。對作者學經歷的「耶魯人類學家」奇怪總結,作為行為藝術,也成功地把書本想傳遞的「我們都躲不掉的諷刺」,從內文拉到封面,無聲無息地往讀者臉上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