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10/27 | TNL特稿

李屏瑤:請回答1999

許多年後訪問一位老年同志,對方說,一直到長大,都以為世界上只有自己是這樣的。對我來說,中間還有一個奇怪的卡頓,理智上知道還有其他人,但情感上並不能接受。即使知道自己是誰,會被歸納進哪個分類,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有種揮之不去的孤獨感,那不是出櫃或是找到同類就能夠立刻抹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