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22 | 精選書摘
人肉一磅一點二美元,十六萬平民餓死的「長春圍困戰」
一名解放軍的部隊作家張正隆在其書中寫道:「長春和廣島,死亡人數大致相等。廣島用九秒鐘。長春是五個月。」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平如美棠》推薦序:海並不深,懷念一個人比海還要深
「⋯⋯反正是人生如夢,人生如夢,我今天戴來了,讓她也看看。我的故事,就是這一段。人人都要經過這一番風雨,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白居易寫『相思始覺海非深』⋯⋯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海並不深,懷念一個人比海還要深。」
2018/04/14 | 李秉芳
敘利亞內戰打不完:川普下令空襲,普丁稱「侵略」,土耳其認「適當」
敘利亞四月初再次發生造成至少60人死亡和千人受傷的毒氣攻擊,英美法則在今日空襲轟炸敘利亞作為「嚴懲」,長達7年的血腥內戰出現新篇章。
2018/04/09 | 張宇韶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源:權力的觀點
1888年德國國會通過一個決議案決定擴充海軍,明白指出:「這種大海軍的目的,是要使最偉大的海權國家,都不敢向它挑戰,否則就必須使其自己的優勢有受到破壞的危險。」
2018/03/06 | 精選書摘
《日本邊陲論》:「受害者意識」的邏輯
我們總是要等「對方」出手,遊戲才會開始。從來不曾想過其實自己也有「主動出擊」的可能。因此我必須說,現代日本軍國主義者的思維非常忠於長期以來的「邊陲」傳統。
2018/02/24 | 吳蚊蚊
城市遊棄︰子彈孔處處的波士尼亞小城
到達一座建築物頂層,看盡整個莫斯塔爾。雨後天青,就是劫後餘生的小城模樣,還看到遠處山上的十字架。
2018/02/15 | 精選書摘
滿洲日人錯過返鄉火車,從「遣返者」變「無籍者」
在滿洲的日本開拓移民最後幾日的故事,是由一連串惡夢拼貼而成的──結合了逃亡、饑餓、恐怖、疾病與死亡。
2018/02/15 | 精選書摘
日本鼓勵移民滿洲的真正用意:把礙眼的人處理掉
為了緩和日本貧農人口過多的壓力,以及鞏固滿洲國與蘇聯之間的邊界,日本政府提出兩項計畫,一項針對十幾歲的青少年,另一項針對農民家庭,鼓勵他們移民滿洲與蒙古。
中國會打台灣嗎?中國領導者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總統蔡英文接受電視專訪,被問到中共是否可能對台動武時,表示「理性的領導人」會審慎評估,然而,若以宏觀的角度看待中國內政與國際關係,「開打」對解放軍或許反而是最「理性」的選項。
2018/01/31 | TJ
專訪《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解放軍上岸後,弱勢的是誰?
近來解放軍計畫攻台的傳言不斷,根據內部文件甚至傳出2020拿下台灣的計畫,然而戰爭到頭來也只是利益談判的一種手段,在中國經濟領先政治的今日,只量化看待這份「軍內發行、不得外傳」資料的結果,可能反而忽略解放軍的核心考量:領導鞏固。
2018/01/15 | 觀念座標
中國就算想武統台灣,恐怕也沒這個能力
美國的分析家與官員,近年來逐漸意識到中國的興起並非無止盡,並且開始質疑中國能夠併吞台灣的假設:中國是否有能力、甚至是否有意願,去攻打台灣。
2017/12/19 | 精選書摘
一名人權律師,為何最終決定成為「咖啡旅人」?
文化與習俗、生態與經濟、衝突與創造,這些兩難的問題都糾結在你手中的這杯咖啡裡。最終,各個咖啡社會之間的差異,以及「我們和他們」(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的距離將超過這些議題的總和——正是這一切吸引我踏進咖啡的世界。
2017/12/13 | 男性解放
希拉蕊到底說了什麼?女性是戰爭中的「主要」受害者嗎?
指出事實,例如「戰爭中男性若犧牲了,可能英勇長存,但女性往往從此默默無名地消逝」,這是一回事;用「可能英勇長存」推論出「活下來才是『真的』慘」,則有否認對方傷痛的比慘之嫌。
2017/11/26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一):慰安婦不幸成爲國際政治鬥爭的工具
2010年代之後,美國用「慰安婦屬性奴」為定性,論證為何「慰安婦」屬於國家的戰爭罪行:無論慰安婦在最初是否為日軍所強迫,只要日軍通過買賣而後來又限制了婦女的人身自由,那麼她們的地位就是「奴隸」,這就是現代法律所不允許的。
2017/11/11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回顧宮崎駿的一生,他多次議論自己的父親(宮崎勝次),其心境跟談論動畫意境一樣複雜。這方面,必須回顧《半藤一利與宮崎駿的不負責愛國漫談》的一段話,當時宮崎駿72歲,他才正式承認對父親還是有些好感,為什麼?
「當戰爭不幸來臨時,台灣民眾會支持作戰嗎?」透過學術民意調查一窺潛在趨勢
至少透過有代表性的學術民意調查,我們可以一窺潛在的趨勢:到底,當戰爭不幸來臨時,台灣民眾會支持作戰嗎?
2017/11/03 | 精選書摘
水木茂《漫畫昭和史》導讀:妖怪博士畫下「昭和的自我肖像」
在《漫畫昭和史》裡,時代的巨流和水木茂個人私事相互共鳴,巧妙地編織成一篇史詩,讀者透過水木茂的視線,也可踏入當時日本庶民的感受和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