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1/13 | 鍾喬

劇場是危險的:當戲劇美學形式的鋪陳,與冷戰/內戰/戒嚴肅殺的主題相逢時

作為戲劇創作者的這一代人,如何看待這樣的共同記憶與戲劇美學的辯證呢?如何在轉型正義的政治光譜下,不再一味環繞於普世人權價值觀,並釐清當代世界觀,重新看待劇場的左翼歷史意識再生產呢?

2020/10/05 | 鍾喬

《戲中壁》 如何從小說轉化為劇本?在禁錮中重構時間、記憶與敘事的旅程

我開始構思起一部小說:《戲中壁》,融合了記憶的真實與創作的虛構。真實,來自報導文學的田野踏查與閱讀;虛構,來自想像的場景與情境。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2/15 | 鍾喬

戲中如何有《壁》?走進劇場探索白色記憶的血跡

《壁》的主題,在免於二元對立的僵化處境下,被另類底處理成《戲中壁》裡,經常挑動觀眾當下觀念的一種行為。這齣戲一開始就不是為還原歷史真相而作,而是意圖經由劇場與觀眾對話;因此,一起進到劇場來探索或思考白色記憶的血跡,是一切的初衷與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