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戲劇(英語:drama)是演員將某個故事或情境,以對話、歌唱或動作等方式所表演出來的藝術。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4/09 | 精選書摘

《小艷秋回憶錄》:戲班的人都誇我很聰明,是天生吃這行飯的優等生

當時,一位外省戲迷喜歡上我的表演,說是要和知名的京劇旦角程艷秋致敬,幫我取了「小艷秋」這個藝名。我其實沒有很喜歡,但覺得反正好念、好記,也就笑笑接受了。

2022/03/20 | 芬多經

緬懷資深演員顧寶明:與金士傑和李立群並稱「劇場三寶」,靠著苦練與熱情榮獲多項影劇大獎

顧寶明是個非常嚴肅的演員,十分敬業,曾經犧牲色相穿著肉胎裝,瘋顛搞笑裸奔,完全不怕走光,每次的表演,都會再把位置走過一遍。

2022/03/14 | 藝遊嚮導

【藝遊嚮導】3/15~3/21:這一夜誰來說相聲、B Festival、新能祭,本週還有哪些不容錯過的藝文活動?

在資訊爆炸的日子裡,藝遊嚮導帶你在分秒間輕鬆掌握各類活動,舒服的替自己安排好觀賞演出、展覽的時間!

2022/03/13 | 精選書摘

《戲劇藝術之發展及其原理》:從希臘時代至今,一切戲劇題材都是描寫人類意志的鬥爭

一切戲劇的題材都是描寫人類意志的一種鬥爭。從希臘時代起直至現代為止,一共創造了四種型式。這幾種型式,就其與人物意志對抗的勢力之性質,而生出區別。

2022/01/27 | TNL Research

「台灣製造」影劇內容進軍東南亞,OTT成為矚目新戰場

OTT串流平台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台灣製作的戲劇節目也正進軍東南亞市場,多元的題材和瞭解不同觀眾的口味將是未來重要的發展趨勢。

2022/01/05 | 洪銘謙

台劇如何在泰國打開市場?或許「配音」比「字幕」更重要

無論是哪一國的戲劇進入泰國,多半都會配上泰語發音。至於「配字幕」模式,儘管較能吸引到的是學習華語的泰國人,但無法吸引到對華語一竅不通的泰國人,會限縮了台灣戲劇在泰國的發展,畢竟學華語的泰國人並非多數。

2021/12/31 | 傅紀鋼

【劇評】《茶金》:隱晦處理黨國陰影,台灣影視圈的「多力多滋人文主義」可惜了一齣好劇

《茶金》從第一集就爆出的四萬換一元爭議,到劇末的夏老闆與KK被抓走、日光倒閉,這些應該被重點處理的黨國體制下的歷史悲劇,都被導演及編劇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2021/11/23 | 社企流

台灣女孩勇闖柬埔寨馬戲團,扛下在金邊拓展據點和開發華語市場等重任

40年前的紅色高棉(註1)時期,經歷了一場大屠殺,全國約有300萬人遭殺害,許多人逃往泰柬邊界,或離開柬埔寨成為難民,而「法爾馬戲團」(Phare The Cambodian Circus)的創立,讓失去依靠的街童有安身之處,並且習得一技之長,成為專業表演者

2021/11/07 | 鍾喬

緬懷台灣劇場導師姚一葦:「敘事詩戲劇」正是我國冷戰文化下特殊的劇場

這種人文主義的人道精神,幾乎是姚老師一生劇本創作與做學問的根源與終極「德性」。從這樣的角度,我們比較能體會為何他視亞里斯多德的「詩學」為戲劇圭臬的原因了!

2021/10/04 | 鍾喬

台灣劇場導師姚一葦先生百歲誕辰:即使在白色恐怖之中,創作也是影響最長久的武器

明年是姚一葦先生百歲誕辰,謹以此文,緬懷始終於我內心深處,激起無限平靜中波瀾的老師。

2021/09/26 | 精選轉載

【專訪】顛覆傳統並非粗暴破壞,「國光劇團」王安祈洞見京劇裡的人性陰影與光輝​​​​​​​

從小傾心京劇的王安祈早就開始思考:傳統戲劇面對現代觀念,該如何搭起橋樑?「我所強調的現代化不是加佈景、加燈光,也不是要否定價值觀。」在王安祈筆下,傳統價值沒有被否定,但不再如傳統的忠孝節義那樣理所當然。

2021/09/26 | 傅紀鋼

【劇評】《斯卡羅》:敘事支離破碎、剪輯混亂失焦、劇情比重失衡,成就一部有正面意義的爛劇

《斯卡羅》原著《傀儡花》主要在談的羅妹號事件本身是個好題材。導演曹瑞原既然已是改編,按理應當可以表現得不錯,不過卻拍成爛劇一部。而本劇最大的問題是導演抓不準重點,造成敘事結構支離破碎。

2021/07/09 | TNL 編輯

文化部微解封激起表藝界正反輿論,「無觀眾怎麼表演」、「線上配套措施」成關注焦點

開放表演、卻不開放觀眾進場,是文化部針對表演場館「微解封」推出的配套規則。電影院將能重啟售票入場,表演場館卻只能進行閉門排練,引發不少表藝界人士批評。文化部也回應,將擬定觀眾入場方案,並獎勵線上直播售票演出,盼維持表演團隊營運與動能。

2021/07/03 | 讀者投書

疫情冰河期重創藝文工作者:紓困不等於布施,而是倍增藝術價值的開端

COVID-19之下,對於藝文工作者來說,要如何提升職業免疫力與自我修復的能力?真的只有消極的防患未然與紓困振興嗎?是要重新凝視藝術的本質與傾聽所有的對話嗎?那要又怎樣超越生存,並且再次創造藝術的價值呢? 

2021/06/26 | 鍾喬

大潭村仍然鬼影幢幢——33年前是鎘米污染,現在則是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

回首當年,相關大潭村鎘米汙染事件,屈指一算,時間已過33年,然則,備受依賴發展下荼毒的生態環境;仍然,在大潭村鬼影幢幢,只不過以前是鎘米;現在?則是 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與汙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