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31 | 張宇韶
走過那個革命與嬉皮並存的年代——1968五月學運
學生從不是進行階級鬥爭的「主體」,雖然學運能使國家與社會陷入癱瘓與停擺,揭露社會穩定下的矛盾與假象,但這樣的一個全面性事件,最後卻輕易被戴高樂政權所瓦解。這又說明了什麼意義?
法國的平民英雄主義:每當國家陷入危難,政府和媒體一同塑造「聖女貞德」
在國家陷入危難最好激起人民團結意識的做法,就是塑造一個共同英雄。這個英雄最好能出身平民,讓人民一方面感受到被保護,一方面也能將英雄的行為投射在自己身上。
2017/11/08 | 精選書摘
電視選舉擂台的勝出關鍵:辛辣又不失尊重的駁辭+洋溢著同理心的演說
不管怎樣,勝利都屬於那位懂得運用以下兩個要素的人:辛辣又不失尊重的駁辭,還有洋溢著同理心的演說。密特朗要到後來才了解到,與其說選舉是政見的問題,不如說是群眾情感的問題。
2015/01/09 | 精選轉載
恐怖份子為何血洗法國「查理週刊」?從一則丹麥的諷刺漫畫談起
你說,歷史跟小學數學課中的蝸牛問題是不是很像?牠努力往上爬了一丁點,卻還是往下滑一寸。接下來,牠會往上爬多一點,還是往下滑?牠最後終能爬上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