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台灣女作家林奕含唯一的長篇小說,出版於2017年2月。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10/02 | 李修慧

【接地氣的現代詩】王天寬〈林奕含〉:思琪注定終將走向毀滅,正是因為她心中有愛

作為第一槍的林奕含,也因此飽受折磨。她必須面對鄉民的嘲弄與質疑、必須承受巨大的媒體壓力,還得與自己的病症共處。第一槍的代價,實在太高,所以王天寬寫道:「倖存者在哪/她問/問得太早」。

2022/09/12 | 《思想坦克》

反思台中黃姓校長性侵案:升學主義、資優教育,讓狼師有源源不絕的受害者

黃姓校長的受害者顯然跨時代,也不會僅止3、5人。為什麼呢?難道不是台灣社會的升學主義下對「數理資優」趨之若鶩使「桃李滿天下」的黃姓狼師有源源不絕的潛在受害者?

2022/09/03 | TNL特稿

房思琪的集體創傷:從《俗女養成記2》到《滴水的推理書屋》,台灣影視如何面對性侵議題?

接下來也將有旗艦台劇將正面處理權勢性侵,希望透過這些案件與再現,社會對於性侵能夠有更完整的認識,意識到其中的複雜性和難以治癒的創傷,以及還有許多人可能正在黑暗角落裡還隱藏著創傷記憶,不敢言說。

2022/09/02 | TNL 編輯

台中市資優班性侵案:性平會決議解聘黃姓教師、沒收退休金且永不錄用

教育局5/5召開性平會臨時會,組成調查小組,暫緩黃師退休申請,6/13、6/28、7/13、8/16、8/29調查小組至少5次約談。

2021/11/07 | 貓心(龔佑霖)

被性侵後「放飛自我」到處約砲?深究她們的心理狀態,其實沒那麼簡單

在社會上,時常看到有些人被劈腿後就放飛自我,從原本的乖乖牌形象變成夜店咖,大家會說她是在報復前男/女友,但這種心態又是怎麼來的呢?作者從佛洛伊德的「死亡本能理論」來解釋。

2020/07/18 | 精選轉載

心理師破解性侵常見迷思:愛上強暴我的人,這是什麼心態?

當被信任的人傷害,痛苦太過巨大,世界毀滅、所有的人都說是自己的錯、人際被孤立,更讓人自我懷疑。最後,價值感全無。這時候,信任、依靠那個侵犯自己的人,可能成為較不痛苦的選擇。

2017/08/13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林奕含文筆好,才情高,心思敏銳,筆調冷靜,很多時候會讓人想到張愛玲。或許在聽故事之餘,偶爾分神欣賞她詩化的句法,感覺文字的魅力,可沖淡書中彌漫的悲愴氣息。

2017/08/13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林奕含以早慧的文字才華,如詩的意象,描述房思琪心中似為樂園實為荒原的蒼涼。書中寫到她的孤獨,「她的孤獨不是一個人的孤獨,是根本沒有人的孤獨。」整部小說的蒼涼就壓縮在這一句裡。

2017/06/23 | 讀者投書

爸媽,請和我們「談情說愛」——讓兩性教育從家庭裡扎根

在儒家文化中「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催化下,「升學主義」使校園成為權力的場域,過度重視「學科成績」卻輕忽「情感判斷」能力。

2017/05/19 | 珮姬

性侵害後遺症:我們應該檢討的還有女性教育

我們怎能只是檢討有隻狼去咬了一隻羊、是狼壞壞呢?理解狼和羊是如何養成,才是更重要的課題。

2017/05/14 | 讀者投書

房思琪式的強暴,你擔任了什麼角色?

即使法律能懲罰加害者,受害者的心靈永遠無法真正被撫平,我們應該做的,除了杜絕性侵,更要創造一個能夠友善包容所有人的社會。而能夠防範的根本,正是讓可能成為加害者的人有所顧忌,也讓可能成為受害者的人知道,不管是崇拜還是懼怕,都不是使其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原因。

2017/05/07 | 讀者投書

從才女作家事件中,反思台灣教育裡考試和補習的「毒癮現象」

利用統一的成績量化方法去試著界分出「優劣」的學生,使得學生人格受到貶抑,扼殺了無數的潛在可能,同時也使人「成癮」,這就是一種「毒」,台灣的考試文化正是最大的毒梟!

2017/05/06 | 讀者投書

房思琪留下的兩難:案件報導、評論是促進公共利益抑或消費受害者?

當女作家家屬藉公開女兒的受害經驗,期社會發揮公平正義,官方、媒體及社會大眾肯認報導此案的公益性後。民眾的評論方向理應自女作家的生平追蹤、女作家的照片曝光中離開,轉而進入到公共議題的討論中。

2017/05/03 | 長腿地瓜

【插畫】別讓你的揣測,補上傷害的一刀

逝者已矣,我們不是全知的上帝,難以透過當事人留下的隻字片語,完整的猜測整件事情的脈絡。年輕的生命逝去固然可惜,然而尊重她的決定,保留他們最後的尊嚴,應是活在世上的我們,所要抱持的態度。

2017/05/03 | 長腿地瓜

【插畫】別讓你的揣測,補上傷害的一刀

逝者已矣,我們不是全知的上帝,難以透過當事人留下的隻字片語,完整的猜測整件事情的脈絡。年輕的生命逝去固然可惜,然而尊重她的決定,保留他們最後的尊嚴,應是活在世上的我們,所要抱持的態度。

2017/05/03 | 朱翊瑄 Olivia Chu

如果這不只是一個故事,那麼是誰壓著房思琪?

我們都是平凡人,但我們都可以是房思琪情感上的雙胞。「那個人」去樂園了,她沒辦法重新活過,但我們有辦法重新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