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0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安全為名的剝奪,誰與「惡」更為接近?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賺人熱淚的一幕,是應家一家人來探望應思聰,而他從醫院走出來,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姊姊思悅告訴他,等你穩定下來就可以回家了。他卻只是一直重複:「我不會再打人了。對不起。我要回家。」然而,就算誠心悔改或是予以承諾,他仍已被關住了──在醫院裡,在新聞的標題裡,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
2018/04/23 | 讀者投書
天照大神之死:房思琪引出的是怎麼樣的文學傳統及其變體?
當《今生今世》推薦列除了一定會有的張愛玲之外,還出現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我們方驚訝於此二書如今之被「市場」並置,是否諭示了兩造互文,並重新喚起近代華文文學中一個常常被刻意遺忘的、危險的幽魂。
2018/02/18 | queerology
2017 性別新聞回顧(中):直視性別暴力,建造一個更為平等的性文化
性別暴力是一個看似直觀卻也複雜的議題。討論性別暴力的目的並非讓「性」-包括各種與性相關的討論和互動-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相反的,直面性別暴力,正是因為我們需要性,而且應該要享受性。
2017/11/03 | 讀者投書
詩與欺騙: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到中國詩學的反思
中國五千年的文學傳統浩浩湯湯,值得細讀品味的作品所在多有,但在閱讀的時候請記得林奕含的提醒:詩有可能不過是「巧言令色」而已。
2017/10/28 | 讀者投書
林奕含看穿了李國華,但沒有看穿他們賴以遂行其獸行的「中國文學」
我想要談的問題是,冰雪聰明的林奕含,無論是在書中做為敘事者,還是做為真實生活中的自己,早就把一切都看透透了,為什麼終於沒有能走出來?我猜想,一個根本的關鍵是:她雖然看穿了李國華,但並沒有看穿李國華們所賴以遂行其獸行的「中國文學」!
2017/08/22 | Abby Huang
沒有當事人的處分:「林奕含案」陳國星不起訴的5點理由
女作家林奕含疑遭補教名師陳星(本名陳國星)誘姦案,台南地檢署經過113天偵察,今天宣布「不起訴」處分,檢方公布原因如下。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林奕含文筆好,才情高,心思敏銳,筆調冷靜,很多時候會讓人想到張愛玲。或許在聽故事之餘,偶爾分神欣賞她詩化的句法,感覺文字的魅力,可沖淡書中彌漫的悲愴氣息。
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林奕含以早慧的文字才華,如詩的意象,描述房思琪心中似為樂園實為荒原的蒼涼。書中寫到她的孤獨,「她的孤獨不是一個人的孤獨,是根本沒有人的孤獨。」整部小說的蒼涼就壓縮在這一句裡。
2017/06/19 | 讀者投書
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誰活在誰的小說裡,而誰又代替了誰
「文學」到底是什麼?或許,對於文學、對於書寫的探問,就是對於生命、對於存在這件事本身的探問。於是所有書寫都成為一種後設。在創作與閱讀的同時,我們真正企圖從中尋求的,是「書寫還可能如何」,以及「生命還有怎樣的可能」。
狼師的異常性偏差:除了戀童癖外,你不可不知的「戀青少年癖」
是否有異常性偏好或心理病態,其實很難從外觀去判斷。而且司法心理學研究發現:心理病態特質伴隨有異常性偏差的人,比其他個案更快再犯、再犯率也更高。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三):讓我們重讀房思琪,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
在上一篇,筆者討論了為何眾多的房思琪們需要孤軍奮戰,甚至到最後必須慘烈地愛上對她施暴的對象,似乎在台灣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無所逃遁。在這一篇,我將透過「回眸凝視」、「性別操演」、「陰性書寫」、「個人即政治展演」幾組女性主義的關鍵字,來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二):當一個女孩的生存之道,只剩下愛上那個誘姦她的老師
房思琪的「自我」生存之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慘烈。房思琪的自我在誘姦/強暴中受傷了,感覺被貶低、被侵占、被刪除,甚至被毀滅了,最後,被誘姦/強暴的被害人,自我認知逐漸崩毀,但在其掙扎、努力求生的過程中,卻是得出「必須愛上老師的結論」。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一):從「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談起
為何台灣女性主義運動,無法接住房思琪呢?本文首先將從臺灣女性主義運動「婦權政治」與「性權政治」的結構漏接開始談起。
2017/05/19 | 姜冠宇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從來不會嫌你孩子小
預防下一個房思琪主要有兩個面向,一是預防性侵,二是預防性侵後自殺。
從林奕含事件看精神疾病與法律的關係
精神疾病診斷之困難,不僅在於疾病本身是一個變動的過程,更在於情感性疾患(包含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乃至更多其他類型、不在本文中贅述的疾患,往往症狀上有大量的重疊與相似性,即使經過長時間的臨床觀察與用藥,精神科醫師也難以得出結論。
2017/05/12 | 讀者投書
「那是他自找的」:為什麼悲劇之中,總有人譴責受害者?
「公正世界理論」裡提到,會產生那樣的認知偏誤的人,是因為太期待「自己活在一個公正的世界」當中,所以無法客觀。在他們的理想國當中,世界是可測且可掌握的,只有壞人才會遭受懲罰,因為好人必然招致獎賞。畢竟要坦誠的認清自己活在一個未必總是落實公平正義的世界,實在太令人恐懼。
2017/05/11 | 沈政男
愁來無方:精神科醫師談憂鬱症與壓力事件的關係
這裡要提醒,絕大多數的憂鬱症,經過治療以後都可以獲得明顯改善,千萬不要因為林奕含的不幸而對憂鬱症的治療感到悲觀。
2017/05/09 | 楊之瑜
坦言與林奕含「交往約兩個多月」,陳星打破12天沈默發聲明
事情發生後的第12日,遭到林奕含父母指為誘姦者的補教界名師陳星,透過律師發表聲明表示,自己與林奕含曾經交往兩個多月,為婚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