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

土地主(英語:Landlord),又名地主或房東,他們是土地、地皮的業權持有人,通常也是土地使用權的出租者。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7 | 精選書摘

【散文】《流浪巢間帶》:那兩個月我過得戰戰兢兢,夜夜失眠,從此拒斥與房東同住

和房東一起住,原本對等的朋友關係立刻傾斜。那兩個月我過得戰戰兢兢,夜夜失眠,從此拒斥與房東同住。

2021/03/11 | 李秉芳

「打炒房」暫不推囤房稅,政院推房地合一稅2.0:2年內賣屋課45%重稅

財政部主張,推出囤房稅首當其衝的就是手上擁有多屋的「包租公、包租婆」,但房東不會因為囤房稅上漲1至2%就賣掉手中多餘房屋,反倒有可能會把成本會轉嫁到租屋族身上。

2021/02/26 | 精選書摘

《成為1%的創業存活者》:瞭解客戶、分析區域、小心房東,別在租店面時死不瞑目

從創業前的自我體檢開始,王繁捷將犯過的錯提煉出一道道你該做的心理準備;進入實作階段,不論產品開發、市場定位、定價技巧,一路延續品牌生存的行銷操作、文案撰寫、用人訣竅、廣告策略……每一步都是你即將面對,但沒人教過的的魔鬼細節。

2021/02/20 | 海森飽嗝

【街頭產業觀察】還在期待東區商圈復甦的房東們,恐怕沒剩多少時間可以任性

不同背景、不同類型的房東,都有他們不想降租的理由;而這些理由不外乎就是想持續維持物件的市場價值,以及身為東區商圈房東的面子。但「市場結構」的轉變與趨勢,並未站在東區房東這一方。

2020/12/25 | 法操FOLLAW

如果房東突然變成張淑晶,房客可以終止租約嗎?

如果租屋遇到惡房東,大家應該都會避而遠之,但是如果承租期間中房東突然換人的話,有沒有辦法終止或撤銷契約呢?

2020/12/19 | 海森飽嗝

【街頭產業觀察】疫情下的「短租特賣會」:消費者的福音,業者的救贖,商圈的隱憂

在疫情中的2020年,台北的熱鬧商圈中(像是台北市的東區和信義區、新北市的府中商圈)開始出現一檔接一檔的「品牌特賣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經濟不景氣,讓快閃特賣會找到更多生存的利基?

2020/10/08 | TNL特稿

主計處沒說的秘密:在台北市「有沒有房」會走向完全不同的命運

從數據上來看,比起其他國家台灣的所得分配好像相對「平均」,但若將「可支配所得」、「薪資」、「租屋開支」等統計相互對照,會發現在台北有房或無房,在財富累積上會走向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2020/06/16 | 精選轉載

【插畫】老闆,你生意那麼好,小心招來「吸血鬼」!

看過太多店家被漲價後的租金,逼的要歇業或搬家。漲到沒人要租後,房東再罵政府沒作為!再罵不租的老闆身在福中不知福,黃金店面耶!你賺那麼多加一點房租會死嗎?

2020/02/16 | 精選書摘

《租事順利》:租約分為「包租代管、個人房東、企業房東版」三種類型,都是拜張淑晶所賜

雖然法律沒有要求租約一定要簽書面,但是為了有憑證不要產生爭議,也不要變成不定期租約,所以通常會簽訂一本租約。其中,租約還分成三種。

2020/01/30 | 劉威良

德國租房大不易:絕不要預付費用,否則很容易遇到「慣房東」

當初這位台灣房客就是經人介紹,輕易地就得到在實習的奧迪公司附近空房,所以未多做考慮就租了。沒想到,容易租到的住處,卻成了前房客要趕快找下個房客來脫身的可能。

2019/12/22 | 劉威良

租約未到期先還房東鑰匙,在德國意味著「自動放棄」

聽我陳述過後,律師的秘書非常無法理解地反覆地說:他根本不應該交出鑰匙,鑰匙是關鍵,一旦鑰匙交出去了,他什麼權益也沒有了。

2019/10/24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才剛裝潢完就被房東趕走」,能不能叫房東賠償費用?

租約結束以後房子也要還給房東,附加在房子上的所有好處都由房東收回享受,因此法律房客針對屋子所支出的「有益費用」,在租約結束的時候可以請房東負責,但這也是有條件的。

2019/10/18 | 財訊

用低稅引出大房東後,政府下一步應該引導「空屋出租」

內政部統計,全台有租屋需求的人口有285.8萬人,占全台人口的1/8,而業者認為數字低估,台灣其實是個「市場缺房東,不缺房客」的地方,但若要將空屋引導進社會住宅,房東也有另一層疑慮。

2019/08/22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租到「抵押宅」,可能比凶宅更可怕

不管短租、長租,你一定都不想住在一個隨時會被趕走的「危樓」裡面,如果在租賃前就得知房子上有抵押,從法律上來看,最好是不要住進去比較好。

2019/08/15 | 精選轉載

【插畫】年輕人活不下去,是因為台灣吸血比輸血的人多

對於某些既得利益的階級而言,他們不會看到年輕人的辛苦,只會認為他們努力不足,房租不降,年輕人租不起我的房,那是你們自己不夠努力。

2019/06/15 | 孫婕

跟錢過不去的故事:首次當房東,就遇到一對「人生勝利組」房客

我們的單位現在仍然空著等待有緣人。說也奇怪,房子沒租出去我們反而鬆了一口氣,單單想像應付這對夫妻的要求,就覺得壓力重重。也許是搬到火山腳下的小鎮,感染了「隨遇而安」的氛圍,對於「金錢」的看法也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