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遊戲

手機遊戲(英語:Mobile Game),簡稱手遊,是指執行於手機上的遊戲軟體。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1/15 | Esor Huang

Wordle:簡單有趣的「每日一單字」益智猜謎遊戲,為什麼風靡全球網路圈?

遊戲機制很簡單,但玩起來很有動動腦的樂趣,結合了單字的練習,也有1A2B經典遊戲的推理。

2021/07/21 | 莊貿捷

Netflix公布財報:新訂戶增長十年來最差,將瞄準中老年人製播內容,進軍遊戲市場開拓新客群

7月20日Netflix公布財報,每股收益2.97美元符合市場預期,不過訂戶成長率面臨卡關,為了解決窘境,Netflix將針對55至64歲的觀眾,制定新的製播計畫,未來犯罪和紀錄片類型影集,將成為熱門製播目標;並集團宣布前進軍電玩遊戲事業,開拓新客群替集團挹注營收活水。

2021/02/21 | TNL 編輯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疫情下的台灣電玩產業,遊戲玩家發生了什麼改變?

在疫情當中,遊戲能扮演什麼樣的積極角色,提供紓壓娛樂?設計在隔離期間能建立不同人之間關係的遊戲?這些都顯示出遊戲產業的無限可能性。

2019/12/30 | 優新聞

全球超過2千5百萬下載量!2020年必備三款好用App

新的一年,下載由台灣玩心設計開發團隊Fourdesire四合願所開發的有趣好用App,無痛養成生活好習慣,2020年不再重蹈覆轍一事無成,順利達成新年新希望!

2019/05/23 | 《新生代》月刊(NEW GEN. Monthly)

滿載童夢之地 澳門孖寶玩具店

梁建業說:「當年那些孩童現已成家立室,還帶著小孩回來跟我買遊戲,一家大細樂也融融。」

2019/02/14 | 精選轉載

一名老師的人體實驗:寒假沉迷遊戲《傳說對決》,快速成癮後急速勒戒

也許你會好奇,《傳說對決》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這麼有自制力的歐陽老師也淪陷了?直到我讀到《欲罷不能》這本書,我才明白一個道理:不是我們沒有自制力,而是在手遊背後,有上百人努力瓦解你的自制力。

2019/02/14 | 精選轉載

一名老師的人體實驗:寒假沉迷於手遊《傳說對決》,快速成癮後急速勒戒

也許你會好奇,《傳說對決》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這麼有自制力的歐陽老師也淪陷了?直到我讀到《欲罷不能》這本書,我才明白一個道理:不是我們沒有自制力,而是在手遊背後,有上百人努力瓦解你的自制力。

2018/03/20 | 林兆彬

《貓咪收集之家》由萌貓來治癒人生

改編自手機遊戲「貓咪收集」(ねこあつめ)的《貓咪收集之家》,是一部「療癒系」電影。

2018/03/19 | 林兆彬

《貓咪收集之家》由萌貓來治癒人生

改編自手機遊戲「貓咪收集」(ねこあつめ)的《貓咪收集之家》,是一部「療癒系」電影。

2018/02/04 | 讀者投書

養蛙麻痺疏離感的藥效退去後,「蛙奴」還剩下甚麼?

「養蛙」成為大眾最流行的活動,不論名人或普通人都愛上,熱潮不輸當年的電子雞。這些療癒小物反映的其實是現代人的自我投射,但熱潮結束,麻藥退去後,可能反而帶來更大空虛。

2018/02/02 | 精選轉載

《旅行青蛙》如何映照出「焦慮型依戀者」心魔?

很慶幸遊戲刻意設計成「你無法控制蛙蛙要做任何事」,無法決定牠的旅行方向、不能跟牠說話、也無法控制牠的行為。因為我發現如果能跟牠說話,可能會對牠情緒勒索。

2018/01/31 | 精選轉載

【插畫】如果「旅行青蛙」罹患了失智症

如果今天青蛙罹患了失智症,他會迷路,看起來跟一般的青蛙沒有什麼兩樣,他可能與你搭乘著同一班公車,可能說要去一個公車完全不會抵達的站。

2018/01/30 | 吳馨恩(壞情感)

我兒子都不出門旅行──為何「旅行青蛙」易被當成男生?

我並沒有要求禁止所有人能把青蛙視作男生。但是,多數人都把青蛙視作順性別異性戀男生時,並且現實中女孩獨自行動比較危險、男孩失蹤較少第一時間被通報,這就是我們需要注意的事。

2017/07/22 | TIME

過了一年,為什麼「精靈寶可夢」依舊熱潮不減?

一年前的夏天,Niantic公司推出了「Pokémon Go」,引發了一場沒人預料到的「抓寶」熱潮。其實結果可想而知,「Pokémon Go」是全世界銷售量第三名的手持回合制遊戲系列,也紛紛推出了相關周邊商品。

2017/05/24 | 精選轉載

【圖輯】我們雙手捧著錢,供養外國的企業——你我都是掏空台灣的共犯

最近看到一些新聞,一邊是說台灣每年花30億在手機遊戲上,一邊是年輕世代喊窮一天只能花400元。其實這可以看出結構上的問題——很多人把錢花在娛樂上,但卻沒有學到如何利用娛樂賺錢。

2017/04/03 | VY

王家衛與武俠片之外——配樂大師梅林茂的《陰陽師》

對於不諳手機遊戲的我來說,會注意到《陰陽師Onmyoji》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這款遊戲的音樂竟然請到了大師級的梅林茂。梅林茂雖然是道道地地的日本人,但我想應該有不少人跟我一樣,是透過香港導演王家衛的電影進而認識這位配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