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09/12 | 德國之聲

主動放棄加拿大國籍的謝霆鋒「求生欲」越強,和趙薇之間的距離就越近

演員謝霆鋒宣稱 「已經在申請退掉加拿大國籍了」。時評人長平認為, 普通人也在參與專制機器的建設。謝霆鋒「求生欲」越強,他和趙薇之間的距離就越近。

2021/09/02 | 德國之聲

何韻詩演唱會場地被取消,改網上直播

香港歌手何韻詩的計劃一週後登場的演唱會因場地被取消無法按計劃舉行。這一情況引起人們對《國安法》之下香港演藝自由的擔憂。

2021/06/29 | 譚蕙芸

五夜燒鵝:蔗渣的價錢,交出燒鵝級作品

《五夜講場》錄製了多達逾六百集,不少最初生硬的學者,現在望着鏡頭眼神自然,能揮灑自如風度翩翩打圓場。正當學者主持們慢慢進化,像與觀眾閒話家常,又能把艱深的學術概念帶入百姓家的理想狀態,卻又遇上今次《港台》忽然叫停製作。

2021/06/23 | 留德趣談

曼寧日報——被極權禁了54年也可復刊的德國報章

1933年納粹黨上台,大部分報章被禁。三年後,這份當時已有87年歷史的報紙也避不過這個命運,宣佈結束;納粹倒台後,佔據東德的蘇聯也不讓這份報紙復刊。

2021/06/16 | TNL特稿

專訪黃嘉瀛:國安法紅線下,藝術家噤聲還是砥礪前行?

《國安法》即將生效滿一年,藝術家如何與紅線共舞?「我經常要和律師解釋,為甚麼我覺得件work好緊要、有咩藝術價值、點樣擺,那種溝通是前所未有,變到律師都一齊揀work,我還需要學習這個過程。」策展人與藝術家黃嘉瀛說。

2021/06/04 | TNL特稿

專訪莊梅岩:紅線、六四——如果決定留下來,如何延續好創作?

臨近六四,很多記者找她,她都侃侃而談,有話實說:「有乜不能直說?我覺得最不好的,是自我審查,那不只存在創作,而是日常生活。你自己都覺得講真話有危險,咁就真係好危險囉。」

2020/08/12 | GUT

盧卡申科五度連任,白羅斯永續鐵腕統治?

盧卡申科獲得約80%選票,迎來第五度連任。然而,今次選舉白羅斯並未有開放予外國觀察員或候選人的競選團隊監票,不少白羅斯群眾對選舉結果不滿,於投票時間結束後走上街頭,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

2020/06/08 | Y.t.Chan

給那些被無力感吞噬的人

教人洩氣的事多得很,抗爭又看不見盡頭,平常人欠缺戰士的豪情壯志,如何在漫長歲月中不被無力感吞噬呢?

2020/05/29 | 區家麟

整肅香港電台第一步

今天要鎮壓反對聲音,不需要出動坦克機關槍,太血腥太難看,現在出動法律武器,透過行政組織各種規章,就可以整治你。

2020/05/05 | 科豆 Scientific Papa

限聚令表面上為了抗疫,實際執行時明顯有政治目的

要是你問我限聚令是否對抗疫有幫助,筆者認為有,但政權及執法者所做的一切,我們看在眼裡,清楚知道這是否只為了抗疫。

2020/04/07 | 蕭家怡

如果有一日《頭條新聞》能重回TVB,你會意外嗎?

警隊的預算是百億天價、林鄭月娥可以繼續加薪時,何以港台就要削減經費,然後要求在裏面工作的人同甘共苦?就因為港台中的某些節目沒有「安分守己」、「拿了政府錢而鬧政府」?

2020/03/11 | 陳牛

香港的確可以更差,但梁文道是否知道中國也可以更差?

更需要深刻認識到「香港可以更差」的,其實不是示威者,而是當權者。可以說,示威者就是意識到香港會更差,才會去到盡,因為不想更差下去,所謂「攬炒」,也只是令更壞的情況加速到來而已。

2020/03/09 | 童成家

全球衛生治理機制失靈,台灣如何找到WHO不平等對待下的破口?

綜觀受武漢肺炎侵襲的國家,皆面臨防疫能量有限、防疫物資吃緊、民眾恐慌等問題,這些問題有賴於政府跨部門合作與公私協力,考驗社會韌性與總體動員能量,而台灣這次的防疫成效,受到了國際社會很大的肯定。

2019/09/25 | 蕭家怡

「澳門不能亂」?別擔心,澳門是不會亂(上)

「澳門是根本不會亂」這說法看似武斷,但其實有其歷史、社會背景,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是客觀得不得了的事實。以下,且讓我一一詳述。

2019/09/10 | 許樂絲

學生罷課無需學校、家長「批准」

有學校要求罷課學生展示家長信,以及刻意進「特別室」與其他同學分隔。然而學生運動本來就無需,甚至不應請求家長或校方同意。

2019/09/05 | 蕭家怡

All or nothing,缺一不可

當年《離補法》引起澳門人強烈反對,兩萬人參與遊行、七千人包圍立法會,結果,政府於幾日後宣佈撤回「法案」,事件更被形容為「光輝五月」。但其實,這只是故事的上半部,下半是甚麼?

2019/08/23 | 林彥邦

清算教師、機師、律師之後呢?

中產專業人士相比前線(當然可能也有中產是前線),有的是社會資源、知識、人脈,以及可能相對較佳的財政基礎,他們背後的聲援以至支援其實相關關鍵。但同間,這批人亦是非常脆弱的。

2019/08/05 | 新社會政策雜誌

對企業不滿的發聲管道:如何籌組企業工會與職業工會?

目前依法一個企業只能籌組一個企業工會,因此如果公司已經有工會了,就可以直接加入,勞工就能透過工會這個法定保障的地位,來參與企業的經營,尋求勞資之間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