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最後一個農人是怎麼死的:深化農業殖民體系的「植物工廠」
「擱碗捧去」便是植物工廠優雅之下的真實面容(惡性資本積累)。必須再次呼應的情況是:歷史上的台灣從未有農業政策,而是一連串更為細緻的滅農政策。
自創品牌不是台商的唯一出路》不希望台灣黑狗兄被K.O.,請培養更多的「隱形冠軍」
台灣與德國一樣都是以中小企業起家,我們也可以像德國的隱形冠軍那樣,企業規模不一定要大,但是專心在技術的深化,並且增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