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7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神隱少女》(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神隱少女》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8/05/23 | 精選書摘
《好音樂的科學II》:流傳百年的〈生日快樂歌〉還有版權嗎?
如果你想抓出抄襲的音樂,就會發現到處都有跡可循。但要想堅持每首曲子都必須是百分之百原創的話,不但毫無意義,而且也會處處受限。正因新樂曲和新類型乃是衍生自以往風格,音樂才得以不斷演進。
2018/04/30 | 陳方隅
台大校長遴選案:為何「拔管」?誰又應該負責?
台大今年初選出管中閔為校長,但為什麼他當不成?這四個月以來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這件事情真的傷害了所謂「大學自治」嗎?
2018/02/28 | 公務門小三
藝術家哭訴集體詐騙,但輕忽著作權的風氣才是世紀大災難
全球華人藝術網藉文化部補助案名義令藝術家簽訂不平等合約的事件沸沸揚揚,但除了長期忽略規範的文化部失職外,久不「了解司法」的藝術家也應該正視問題,否則著作權的概念,可能永遠難以普及。
2018/02/25 | 精選書摘
創意像炒菜,你抄我、我抄你?——如何透過《著作權法》保障著作?
著作權所保障的著作類型相當廣泛,侵權的態樣也相當多。本篇主要針對網路上常見的著作類型和侵權的態樣作介紹。
2018/02/04 | 李修慧
管中閔論文抄襲案再受質疑,教授協會:會議論文也必須規範
針對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台大內部也出現兩派不同的聲音,且這兩派也都以「大學自主」為名,各自發起連署。
2018/02/01 | 公務門小三
政府標案養出「福祿猴」和「有你熊讚」,問題不只是美學
我們的政府常養出福祿猴、Go Go Bravo這一類的「怪物」,很多人認為是美學素養是主因,但公標案的審理程序也是一大問題,各種「人治」的因素,加上缺乏彈性的著作權規定,民眾看了當然總是一臉「台人問號」。
朱家安:農村行銷、櫻木花道和瀉藥
「不道德的消費」強調抄襲有道德問題;「有那個屁股才能用那個瀉藥」強調抄襲常伴隨美學錯誤。這兩件事情的結果,就是藉由抄襲而促成的展演不上道,它一方面違反創作圈的規範,另一方面通常也不好看。
2017/06/19 | 智由博集
抄襲不等於侵權?解析時尚產業設計師的權利維護與策略
設計圈的元素很多元,但是在產業中每年會有流行的主色與元素,因此每位創作者創作前參考的資料往往會有雷同之處,如果因此創作出極近似的作品,著作權法也將此視為「平行創作」。
2017/06/18 | 陳慶德
論文造假的黃禹錫現在下場如何?韓國的學術倫理有因此記取教訓嗎?
之所以會提到黃禹錫事件,除了重溫世界級造假論文風波之外,讓我也好奇的,韓國是否有從這事件學到教訓呢?
2017/01/10 | 夏貝目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談《老夫子》抄襲事件
我覺得抄襲是定案的了,沒甚麼好反駁的,但這並不抹殺了王澤的所有功勞,只是他不是《老夫子》的原創人而已。
教授的論文都是用抄的?台大校長倫理爭議的分析
台灣如何製造出這麼多轟動國際的不倫理案件?科技部的研究計畫審查機制是否有什麼問題?未來學界該如何回應研究倫理的議題?
2017/01/04 | 精選書摘
競爭排名灌輸了學生錯誤的觀念:我想贏,你就非輸不可
考試把每個孩子變成彼此的競爭者,偏偏那個年齡正好是培養社群認知的階段。從小就把成就定位成唯一的活動,其實有礙未來的職涯發展,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的工作都需要團隊合作。
2017/01/03 | 李修慧
《老夫子》「作者」王家禧於美國辭世,抄襲爭議再度引發討論
老夫子哈媒體今天證實,第一代「老夫子」漫畫家王家禧在美國時間元旦清晨5時57分,因年老器官衰竭安詳離開人世,享壽93歲。
2016/09/26 | 拉裘立蓓爾
【插畫】不是把東西做醜就不叫抄襲
台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於官方網站發表道歉聲明,未來將會更嚴格審查影片內容,希望更多影像及藝術創作者加入世大運。又遭網友揭露一部城市宣傳影片成本僅9萬,編曲、編舞到拍攝一條龍做完,未來誰敢跟政府單位合作?
2016/09/26 | 精選轉載
世大運抄襲影片》台灣最恐怖的觀念,就是認為需要動腦的事情不值錢
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在不經意之間,說出了一個很恐怖的資訊:這支影片的預算竟然只有九萬元!台北市政府真的很摳,如果只有九萬,會做出這種影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2016/09/25 | Sid Weng
世大運宣傳片疑抄襲日本MV 北市府下架道歉
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表示,本支影片經費新台幣9萬多元,為舞台劇導演及其音樂界朋友創作,大眾化簡單舞步搭配城市景色。網友對影片有疑慮,已先將影片從網路下架,再進行了解。
2016/09/20 | 圖話國際
【影片】美獨立插畫家控ZARA抄襲設計,十多名創作者也宣稱受害
一位美國獨立插畫家,突然發現好幾件自己的作品似乎成了ZARA的架上商品,問題是,她與ZARA並沒有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