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8 | 珮姬
「童年情感忽視」之後:原生家庭如何扭曲了孩子的自我
純如的故事,是一個投射性認同的過程。別人把他們的喜好、價值觀投射在她身上,每個人看到的其實是他們自己討厭自己的部分,比如自己內在的驕傲,只要說是別人在驕傲,就不用面對自己不好的感覺。而她吸收了這股厭惡,以為自己就是這樣的人,並且無力抵抗。
2018/01/22 | 珮姬
歧視,是我的投射還是他的認同?
談歧視這件事,應該討論的是歧視的背後,有個投射作用在運作,而那些說人歧視的人,往往也是內化歧視價值觀的人。價值觀上沒有分先將人分高低的人,就不會做出歧視的行為,但談到這一點,又要先解釋投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