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0/04/24 | 精選轉載

年輕人支持重啟抗爭,長者反對不及一半

抗爭者不宜以為所有的長者都是「藍絲」,其實「藍絲」在長者中的比例連四成都沒有,餘下還有不少是可以爭取的對象。

2020/03/18 | 方格子vocus

讀卡繆《鼠疫》:「縱然絕望仍繼續抗爭」,不知卡繆若生在當代香港會作何感想?

好的小說可容納各種詮譯,歷久常新。卡繆的《鼠疫》除了是關於鼠疫或戰爭的,或許也可以是關於運動的?內心絕望,仍積極行動,《鼠疫》中的Tarrou和Rieux的態度不是很眼熟嗎?每個參與過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此時讀《鼠疫》,必有一種奇異的共鳴。

2020/03/16 | 譚蕙芸

陳健民坐牢與哈維爾獄中選茶包

採訪反修例到後期,我的情緒一次又一次跌到低潮。但只要收到陳健民從獄中寄出來的信,或讀他在傳媒裡發表的《獄中書簡》,我就覺得像在烏雲中看到陽光,他的笑容躍然於紙上。

2020/03/04 | 蕭家怡

控制資訊就能控制思想,緊記2+2=4

也許終有一日,我們會被逼將2+2的答案說成5,但在此之前,必須要極力反抗。

2020/03/03 | 精選書摘

韓麗珠《黑日》:六月,他們說這是一場暴動

人們有時不得不去做一件渺茫但正確的事,而在這時候,所需要的其實只是理解。

2020/02/21 | 休班記者

烏克蘭革命六周年:反「隔離營」示威再現凜冬烈火,高官即落區調解

烏克蘭政府當地時間2月20日安排逾70人由武漢回國,並在波爾塔瓦(Poltava)地區的療養院隔離14日。數百名居民在被隔離人士抵達前,在道路設置路障,並築成人鏈阻擋車輛駛入隔離營。有人焚燒車胎及封鎖橋樑。幾百名警員在場戒備。

2020/02/21 | 清涼院

讀許煜《閱讀抗爭》:人的三個部分──To work、To live、To resist

當「時代革命」漸漸成為香港今個世代的精神,我們要做的就不只是一刻的抗爭,也要準備長期的抗爭,這才能徹底地改變時代。而能夠使抗爭得以持續,閱讀是其中一種重要的思想裝備。

2020/01/22 | 游家權

專訪《為什麼要佔領街頭?》作者何明修:中共與港府的失算,造就強韌的香港反送中運動

中共覺得香港之所以有反送中運動是因為管太鬆,所以它的作法就是管更緊,管更緊就導致香港人反抗更大。這種惡性循環,講白了是:中共不倒,香港不會好。而香港是國際的香港,中共也沒辦法直接把香港吞下去。

2020/01/21 | 讀者投書

蘇丹抗命階段性勝利,實現民主夢尚無寸進

由於國際社會未必長期重點關注蘇丹的局勢,加上蘇丹示威者和過渡文人政府缺乏足夠武裝力量與蘇丹軍人抗衡,後者隨時可以出爾反爾,所以蘇丹民主化進程仍然滿途荊棘。

2020/01/20 | 譚蕙芸

曾不滿佔旺影響生計,這位父親在721後「由藍轉黃」

L先生以往曾因社會運動影響生計,反對示威,轉行後慢慢接收更多不同資訊,直到出現元朗721白衣人襲擊事件,更完全改變過來。

2020/01/20 | Y.t.Chan

對抗政府否認警暴,打耐力戰守護真相

抗爭一旦無限延長,融入日常生活,寓抗爭於娛樂方可使人有持久的韌力。黃色消費模式便應用了相似道理:與其靠少數人一次過特大的犧牲,倒不如靠多數人長期連續少少付出,聚沙成塔,帶來大改變。

2020/01/14 | 休班記者

《乜代宗師》睇與唔睇:成個經濟圈俾你班人攪彎晒

要證明經濟圈價值與成果,不是靠一時三刻看一套電影,而是以可持續發展的長時間經營與努力。犯不著追求無用的數字勝利,又不合乎資源分配,畢竟香港有更多黃色小店需要支持。

2020/01/08 | 休班記者

印度「721」——親政府蒙面人闖大學施襲,與香港相似的抗爭軌跡

有媒體形容蒙面人襲擊大學是「印度版六四」,不過對作為香港人的筆者而言,還是「721」較貼切。

2020/01/07 | 讀者投書

2019的反送中如何把香港拉近2047?

中國赤風正以內陸向海吹去,港人堅如磐石抵擋,相信會令其規劃產生變化,對於台灣而言是多了一道屏風。若果赤風將香港風化成沙石四散,必定有碎沙飄在台灣島上,這股赤風也會強大成颱風,將台灣吹得連跟拔起。

2020/01/06 | 德尼思化

港講《鼠疫》:極權圍城的鼠疫肺炎,人人自危我們何以反抗?

卡繆認為面對極權與疫病,只有一個重要問題:「他們是否已被捲入鼠疫,以及應不應該同鼠疫搏鬥。」抗爭之成功,在於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2020/01/06 | 蕭家怡

沒有十項全能,只有互補不足

在與極權鬥爭的這七個月裏,香港人能一直走下去,不是因為人人都十項全能,而是因為我們都看到了大家的不足。

2020/01/03 | 譚蕙芸

不只去遊行集會︰過去半年「和理非」中年人及長者的改變

2019年6月之後,一些中年人及長者開始嘗試改變生活習慣,以「和理非」的方式抗爭,例如多支持「黃店」、寧可放棄光顧多年的「藍店」、少看TVB的新聞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