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7 | 精選轉載

【插畫】跟朋友抱怨完更不爽

朋友找你抱怨時,最好還是先扮演聆聽者的角色,待對方情緒平復了再開始分析、解決,別忘了有時候朋友抱怨並非要尋求幫助,只是要找你一起罵而已呀!

2020/08/19 | 大人學

【大人學】你是巨嬰還是成熟大人?談被動型人格與主動型人格的差異

當一個人遇到挫折時,腦袋裡只繚繞著「都是They的錯!」這人接下來的命運大概就差不多了。

2020/07/27 | 讀者投書

都是They的錯:如何「甩鍋」才能甩出感動、甩出認同、甩出反思?

許多人在甩鍋時只用「都是they的錯」,這樣的甩鍋實在太初學者,從項羽到賈伯斯,這些人的高級甩鍋不但能讓人忘記問題本身,甚至會向做錯事的人感激涕零。

2019/12/27 | BabyHome

批評其實是受傷的偽裝:心理師親授五個吵架不傷感情的方法

吵架的時候先暫停的人不是輸了,是不想繼續傷害雙方。

2019/11/03 | 公務門小三

「後物質主義」時代的文青旅者,把貧窮當成一種浪漫的炫耀

不管嘴上怎麼說,那些人也同意消費主義世界裡以貌取人的道理,但卻不能平白表現資源不足的自己,為了物質只好犧牲食物,圓場的技巧,就是在閒聊旅遊經驗時見縫插針表演「自己有錢不隨便花」的態度。

2019/10/07 | 精選轉載

【插畫】那些令人不爽的表面恭維

說話是一門藝術,不論稱讚人或批評人都一樣,明明是恭維,說得不好反而讓人偷偷的不爽,你也有類似的經歷嗎?

2019/06/24 | SmartM人才培訓網

如何應對五種「負能量」同事

同事傳遞出負能量,我們別無選擇,當無法改變工作環境、也無法改變同事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改變自己應對他們的方式。

2019/06/24 | SmartM人才培訓網

如何應對五種「負能量」同事,避免辦公室被消極情緒綁架

同事傳遞出的負能量,可能會影響你的心情甚至工作效率,但有時我們別無選擇。當無法改變工作環境、也無法改變同事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改變自己應對他們的方式。

2019/06/02 | Raguhn

夢境解讀師:你身邊有那種很愛抱怨,卻又逆來順受的人嗎?

這樣的人其實有個天賦,叫做「洞察力」。他可以快速地在每件事情中找到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抱怨的頻率過高很容易被周圍的人貼上「負能量」的標籤。在我看來,這樣的人沒有用正確的方式運用這個天賦,其實是很可惜的。

2019/05/28 | 精選轉載

【插畫】台灣慣老闆幹話大賽現在開始!

加班不該是常態、公司不是你家、留不住人是企業的問題,但許多慣老闆的所作所為和口頭「幹話」,不但扼殺了新鮮人的夢想,更殘害了整個世代的肝細胞。

2019/04/28 | 精選轉載

【插畫】你要是把抱怨的時間拿去XXX,早就成為大師了…

網路上總不乏那些激勵人心的雞湯文章,每次讀完都覺得自己的人生實在太渾渾噩噩,好像應該從此發奮圖強、潛心學習,不過那些故事常常都只說一半。

2019/04/24 | 精選轉載

【插畫】把抱怨的時間拿去XXX,你早就成為大師了

成功之路的變因很多,有努力、有天分、有際遇、有資源,當然千里之途始於一步,但那些天花亂墜的網路謠言,還是真的看看就好。

2018/11/08 | 張忘形

媽媽又在碎念了⋯⋯其實她想跟你「溝通」

真的要達成溝通,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就是放下直覺和成見,不斷和對方釐清事實,並且不帶價值判斷的對話,不過有時候我們對話的不是這個對象,而是在經年累月下,對於這個對象累積的經驗與看法。

2018/11/04 | 精選轉載

【插畫】最受上司賞賜的員工

把人力當「資源」的老闆,最後看到的往往是打卡紀錄,運轉越久,產值越高,而職場上包裝努力也就變得比實際努力還要來得重要了。

2018/11/04 | 精選轉載

【插畫】最受上司賞賜的員工

把人力當「資源」的老闆,最後看到的往往是打卡紀錄,運轉越久,產值越高,而職場上包裝努力也就變得比實際努力還要來得重要了。

2018/03/30 | 精選書摘

別再讓自己踏入「沒問題,我可以」的正向陷阱

若老是讓自己處於一個「有用」或「完美」的人際形象,可能就會累慘自己。

2018/03/29 | 精選書摘

金光的表情──笑嘻嘻的,一臉燦爛

有一次一個當時的同學來找我,我請他吃飯。坐下來沒多久,他又開始抱怨,用今天的話講就是感覺「全世界的負能量都凝聚在他身上了」。可我驚訝地發現,我也「自然而然」地發出了一些抱怨。不久我被自己「被同化」的事實嚇到了。

2018/03/28 | 精選書摘

李笑來:你知道自己有個所有人都有的惡習必須戒掉嗎?

有一次一個當時的同學來找我,我請他吃飯。坐下來沒多久,他又開始抱怨,用今天的話講就是感覺「全世界的負能量都凝聚在他身上了」。可我驚訝地發現,我也「自然而然」地發出了一些抱怨。不久我被自己「被同化」的事實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