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2 | 破土 New Bloom
「待騰空的地上物」最後展覽:大觀社區的汙名、抵抗與哀悼
退輔會堅持在大觀事件上「無行政疏失」,並指責住戶「違占國有地」、「無居住正當性」。而大觀自救會屢屢在抗爭後,遭受網民謾罵(「違法」、「不理性」、「暴力」等)。但是大觀社區仍選擇抵抗,並創造例外的行動。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
2018/01/29 | 男性解放
面對性侵受害者,我們能不能不要急著說「可是」?
面對性侵害,我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次承認。好,沒有關係。可是,可不可以至少,不要再給我們更多的否認了?
2017/02/21 | 精選書摘
CIA教你讓人說出真心話:請對方簽下協議,增強「承諾及一致性」的心理效果
近來的政治醜聞,還有政治人物對既有史實提出新詮釋,都讓人不禁好奇,為何有些人經常不分青紅皂白,立即跳出來,為那些需要更合理懷疑、修正或重新再教育的行為辯護?答案很簡單:人往往在潛意識中希望自己能表裡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