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薩

拉薩(藏文:ལྷ་ས་,威利:lha-sa,藏語拼音:Lhasa;國際音標:/l̥ásə/ 或 /l̥ɜ́ːsə/),唐代譯作邏些、邏逤、邏娑、惹薩,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西藏自治區首府。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6/15 | 精選書摘

《西藏,焚燒的雪域》:十世班禪意外圓寂,成為達賴重塑西藏最高精神領袖權威的機會

十世班禪仁波切在扎什倫布寺出乎意料的圓寂,使得中國此時在西藏缺乏一個可靠的傀儡,特別是在拉薩發生了多次的示威事件,還面臨了西藏民族主義者可說前所未有的、對他們的統治作出的嚴峻挑戰。

2021/02/16 | 精選書摘

謝旺霖《轉山》:當紙片飄飛到天空時,上天將會聽見你的願望

她們的經驗是否祇是一種痛苦的歷程,亦或在痛苦中伴隨對未來生命救贖的希望,不管何者,她們對於生命演練的方式,根本是你理性之外自成一格的理性。你如何能丈量她們那顆始終顛簸不躓的心。

2020/12/23 | TNL 編輯

美國國會通過《西藏政策及支援法案》:要在拉薩設領事館、不許中國干預達賴挑選繼任者

美國國會最新通過的法令,授權美國政府對任何干涉達賴喇嘛繼任的中國官員進行經濟和簽證制裁,法案還指示,在美國能夠於西藏拉薩設立領事機構之前,中國不得在美設立新的領事機構。

2019/04/08 | 余杰

馳驅萬里巾幗魂(下):與十三世達賴交手,劉曼卿完成「四萬萬人所不勝任之任」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顛覆了南京政府的中共政權,卻擅自引用劉曼卿的記載作為「西藏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論據。若十三世達賴喇嘛和劉曼卿地下有知,知道他們當年的一段談話居然被中共利用作為中國佔領的理由,一定會哭笑不得。

2018/12/22 | 精選書摘

《看見,心西藏》:大昭寺旁的八廓街,六世達賴與情人祕約之地

這十幾年來,隨著青藏鐵路開通後,西藏旅遊益發蓬勃,遊人如織,連帶也造成當地少數藏族帶著孩子到遊客多的旅遊景點,利用各種方式向觀光客討要或賺取金錢。

2018/02/18 | TNL 編輯

【影音備份】年初二火燒拉薩大昭寺,中國官方禁查消息、下架影片

位於西藏拉薩的大昭寺昨(17)日下午傳出大火,中國《新華社》僅以53字簡短報導,文物受損狀況及起火原因都還沒釐清。

2017/10/24 | 精選書摘

無法忍受拉薩成了慾望之都,只好流亡

卓瑪總共嘗試三次跨越邊境,前兩次都被中國邊檢抓到,送回女子監獄,第三次終於成功抵達達蘭薩拉,展開真正孤獨的流亡生活。

2017/10/20 | 精選書摘

無法忍受拉薩成了慾望之都,卓瑪決定展開漫長的流亡之路

卓瑪總共嘗試三次跨越邊境,前兩次都被中國邊檢抓到,送回女子監獄,第三次終於成功抵達達蘭薩拉,展開真正孤獨的流亡生活。

2017/03/21 | 精選書摘

被德國修片師消失的鼻涕,也削弱了文革歷史的真實性與複雜性

恰因那道鼻涕而意義深遠的照片,卻被自以為合情合理地清除而削弱了記錄的力量,也就削弱了歷史的真實性與複雜性,剩下的只有逆來順受,以至於如此地平庸。

2017/03/17 | 精選書摘

拉薩路邊的「大人物廁所」到底是給誰蓋的?德國總理,還是尼泊爾國王?

這些大人物的大小便(說不定還包括屁),原來真的跟小人物的大小便不一樣,關係到一個國家的生死存亡,屬於國家機密,必須歸檔、加密,束之高閣。

2017/03/17 | 精選書摘

被德國修片師消失的鼻涕,也削弱了文革歷史的真實性與複雜性

恰因那道鼻涕而意義深遠的照片,卻被自以為合情合理地清除而削弱了記錄的力量,也就削弱了歷史的真實性與複雜性,剩下的只有逆來順受,以至於如此地平庸。

2016/03/24 | Pink

從拉薩坐火車到加德滿都?

我們都是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我們可以輕易地對這些文明的建設嗟歎或反對,因為我們有選擇。但是,當地人卻沒有選擇,當他們的需要就只是「生存」時,他們的選擇就只是「接受」。

2016/03/24 | Pink

從拉薩坐火車到加德滿都?

我們都是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我們可以輕易地對這些文明的建設嗟歎或反對,因為我們有選擇。但是,當地人卻沒有選擇,當他們的需要就只是「生存」時,他們的選擇就只是「接受」。

2015/09/08 | 洪曉嫻

坐在戒嚴的大昭寺廣場上

「Shut up,我知道你是香港的,shut up。」

2015/09/08 | 洪曉嫻

坐在戒嚴的大昭寺廣場上

「Shut up,我知道你是香港的,shut up。」

2015/09/07 | 洪曉嫻

鐵軌迢長

青藏鐵路好長,感覺比廣州去西寧那段還要長,這固然與期待到達的興奮有關,但更多是與荒涼有關。

2015/09/07 | 洪曉嫻

鐵軌迢長

青藏鐵路好長,感覺比廣州去西寧那段還要長,這固然與期待到達的興奮有關,但更多是與荒涼有關。

2015/09/04 | 洪曉嫻

搖搖晃晃到雪域

我終歸都相信,命定要抵達的地方,不管如何都會抵達,即便有所錯過,都不過是因為那並非最好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