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7/08 | 李展鵬
《骨妹》:不是在賭場,而是在按摩院及女同志家庭尋找澳門
片中那個被澳門社會大眾忽視、在旅遊資訊中幾乎隱形的骨場,某程度就是澳門的代表。而那些骨妹上演的悲歡離合,以及她們之間所滋長的女性情誼,甚至是所組成的不為人知的女同志家庭,也都是在葡萄牙式建築與大型賭城以外的真實澳門寫照。
2016/12/18 | 放映週報
當代他鄉故事中的異色溫暖:專訪《接線員》導演盧謹明
在小情小愛當道的台灣電影之中,《接線員》讓我們看到,常以高姿態看待東南亞開發中國家的台灣人,到了西方的「先進社會」裡,在大環境的壓迫下,有些時運不佳的異鄉人們,生活充滿不得不的辛酸。
一位北京的年輕按摩師傅:就算中國的憲法不過「八元一斤」,我還是要念法律
「大陸政府很聰明的。」他又刻意的強調了一次「但其實,民主是很好的東西,你知道『羅伯特議事規則』嗎?」
2015/10/18 | 讀者投書
一位北京的年輕按摩師傅:就算中國的憲法不過「八元一斤」,我還是要念法律
「大陸政府很聰明的。」他又刻意的強調了一次「但其實,民主是很好的東西,你知道『羅伯特議事規則』嗎?」
2015/04/13 | 陳仁豪
一個慘痛的失敗故事:身價幾億的人生勝利組如何一夜間負債八千萬?
周大哥接受了老股東的提議,順勢開始朝著計畫中的集團整合、上市上櫃邁進。殊不知,這竟是惡夢的開始,一個看似人生勝利組、太順遂的年輕老闆生平從沒嘗過的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