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

採訪可以指: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29 | 精選書摘

【散文】黃文鉅〈衰得像一本太宰治〉:若世間有人德不配位,必有人是衰當其位

失格敗類並不是一天養成的,所謂的高人一等(勝利組)卻很可以。靠杯靠木族最贏,魯蛇想脫魯,你門兒都沒有。「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奉俊昊的電影《寄生上流》如是說。

2021/04/15 | 王家俊路邊社政治學

CNN配合軍政府「完美獨家報導」的背後,讓多少緬甸人失去性命?

西方人、媒體人很清楚知道,緬甸人發聲一定被懲罰,而受訪的緬甸人未必知曉自己的反抗行動,可能對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的影響,軍政府引入了西方媒體,記者拍下無須證明的「真相」,下場卻是平民被殺。

2021/03/06 | 精選書摘

《這「啾式」人生》:來到馬林魚球場,臉皮不夠厚馬上就會淹沒在媒體洪流中

做著做著,現場的球迷不但不覺得我們是一家小媒體,反而更像是用前所未見的方式做體育新聞的專業團隊。有些球迷開始好奇我們要採訪什麼,還有些球迷主動找我們合照,代表我算是把新聞演出一個新高度了。

2021/03/01 | 運動視界

如何讓名人侃侃而談?廣播主持人曾荃鈺分享訪談前後的know-how

Podcast正夯,但是訪談來賓時該怎麼準備?如何從無到有寫出訪談大綱?如何約訪和設定主題?訪談大綱要設計得多細?如何優化訪談中的聆聽、應答與追問技巧?

2020/08/28 | 《卓越新聞電子報》

報導青少年網路文化的科技記者:你的孩子很出名,只是你不知道

Taylor Lorenz是一位專門報導網路文化的科技記者,採訪主題從YouTuber、TikTok上的知名人物,到Reddit上的吹牛人士皆有,他是如何打進這些數位原民的圈子?靈感又是從何而來呢?

2020/06/29 | 休班記者

抗爭與記者(一):以航拍記錄自由之夏,輪椅攝記鄭啟文

輪椅上的鄭啟文(Kevin)是位網媒義務攝影記者,說話總是風趣生鬼,行為舉止就如超級英雄死待(Deadpool)般我行我素。他說,喜歡死待是因為嚮往他能忠於自己。

2020/06/12 | 《卓越新聞電子報》

香港資深記者張潔平的四大採訪心法:寫調查報導,要如何才能一箭穿心?

每個人不同的世界觀,會讓報導有不同的聚焦重點。對張潔平來說,她用一個三環同心圓箭靶,來給所看到的世界建立框架,由內而外分別是:故事、脈絡、機制(結構性因素)。

2020/04/03 | 法夢

邱騰華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絕對不能接受

港台節目問到世衛會否重新考慮台灣的成員資格,被邱騰華稱為「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更公開向廣播處處長施壓。此舉對新聞表達自由造成的限制,原則上絕不能接受。

2020/03/26 | 李秉芳

一日進出2000人次起,立法院防疫怎麼做:電梯畫6宮格、吃飯用十字板隔開

目前由於疫情仍持續在各國延燒,包括許多國家的行政官員、國會議員等都發生確診個案,因此各國也紛紛在討論關閉國會、暫停開會或是改為線上的可能性。

2020/01/27 | 精選轉載

瘟疫時代的邊境和恐懼

惡劣的制度導致人們尋求更原始的叢林法則,釋放出更多人性之惡。當民眾將仇恨導向彼此,制度暴力才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2019/12/10 | 《卓越新聞電子報》

為了「揭露真相」而採訪拍照,會被指控為騷擾嗎?

對記者而言,為了識別出庭被告人而跟隨拍照,是符合公眾利益的,而只要持續時間、採訪與拍攝距離都合理,儘管對方不希望被人拍照,也並不一定違反「編輯守則」。

2019/10/25 | 譚蕙芸

記者採訪陳同佳,想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多名在現場採訪陳同佳的記者均表示,採訪時不斷想起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相關劇情,無論是追訪犯人的道德爭議,還是反思更宏觀大結構的操弄上,記者又何嘗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09/30 | 譚蕙芸

929金鐘道上,中學生被制服後仍被警員揮棍打腳

9月29日下午在金鐘道,警察持續用盾牌、警棍推記者,我一度跌低,再爬起身繼續拍攝,片段可以清晰看到,一名示威者頭部受傷,血液持續從頭頂流出到地上。我幾次向警察指出,該傷者頭部流血,不獲理會。

2019/09/23 | Kayue

【影片】幪面警察粗口罵市民、記者,拒提供警員編號

9月21日晚,元朗有幪面警員推撞記者市民並惡言相向,亦有警員要求貼近路邊欄杆的記者繼續後退,堅持其身後有空位。

2019/09/22 | 林彥邦

【採訪現場】警察截查:「我無行使警權」

警察截查關我咩事?驚呆,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那…到底有甚麼關記者事?

2019/07/16 | 林彥邦

不用感謝/批評記者保護示威者,最好當記者透明

記者站在前排,只是為了觀察、紀錄,動機從來不是保護、阻擋任何人,我們要守護的,只有真相,別無其他,而我們揭力展露的這個真相,是否能保護誰、對涉事的誰或誰較有利,從來不會亦不應是我們的考慮。

2019/07/04 | 區家麟

請發聲,直到最後一口氣

香港的傳媒慶幸還有一點點自由,我用一個比喻︰你游渡海泳,看似風平浪靜;但游啊游,你開始發覺自己身不由己,因為有看不見的強烈暗湧,你想逆流而上,並非不可以,但要泳術精湛,而且體力耐性過人,甚至要面對葬身大海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