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01 | 精選書摘
《當摯愛遠逝》:看似永遠佔據「前排中央座位」的悲傷,在不知不覺中退居背景
許多人發現寫日記很有用,寫下心中的念頭和疑問,寫下傷痛,這樣就不必隨時在腦袋裡帶著這些思緒到處走。就算永遠不再翻開這些頁面,依然對我們很有幫助。
我遺憾沒有機會說再見,但我會撐過去然後和孩子一起笑著想念你
我現在還是會每天想他一次,夜裡有時會和他說說話,我想告訴和我有類似經歷的朋友,難過哭泣很正常,沒有必要強顏歡笑,覺得沮喪並不危險,壓抑在內心深處才會
我遺憾沒有機會說再見,但我會撐過去然後和孩子一起笑著想念你
我現在還是會每天想他一次,夜裡有時會和他說說話,我想告訴和我有類似經歷的朋友,難過哭泣很正常,沒有必要強顏歡笑,覺得沮喪並不危險,壓抑在內心深處才會
什麼樣的愛情,會讓她跑去獨裁政府軍隊中想找回愛人
遊走在危險之中的生活正是如此。我們觸碰死亡,卻又在活下來的時候、在摯愛臉上找到微笑,並為生命賦與新意義的時候嘲笑死亡。唯有愛,將我們與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未來以及我們的自由緊緊連繫在一起。懷抱著我們對敘利亞的愛,以及對明天的樂觀,我們一定會克服暴政的壓迫。我們必將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