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9 | 方格子vocus

關閉中天代表政府一言堂?「言論自由」不代表所有內容都應該被允許

關閉中天是代表政府成為一言堂,如同獨裁國家,限制任何反該執政政府的言論?筆者認為並不然,由於該撤照之事實,係基於媒體應盡查證事實之義務,而非針對內容。

2020/10/27 | TJ

【關鍵眼中盯】中天為何該關台?我想「泛政治化」的討論這件事

若是完全從政治考量來看,把中天新聞留著或許對執政黨更好,因為中天存在(和他們的荒謬行徑)是號召支持者的最好工具,中天鬧越兇,反中天(也是反反民進黨價值)的力量就越穩固,而民進黨願意放棄這項紅利的唯一理由,就是發現自己快沒法向「基本盤」交代了。

2020/10/24 | 吳瑟致

相較於法國抗議極端主義,台灣某些人用「新聞自由」護航威權實在荒謬

媒體有公共性的特質,不全然是市場考量,市場競爭無助於「造假報導」與「刻意誤導」的修正,以及媒體配合中共裡應外合,都不是自由市場就可以克服的問題。對台灣而言,放任敵對國家操控國內媒體,台灣的民主自由才是國際社會的笑話。

2020/06/09 | TJ

【關鍵眼中盯】韓國瑜被逐出高雄,「造王者」中天新聞可能也要離開螢光幕

新聞台是台灣的第四台產業中,少數比較賺錢的單位,如果中天新聞真的無法通過NCC的換照審核,49到55這段黃金區間當然不可能就空在那,事實上,已經有不少電視台和財團覬覦那個位置。

2019/08/14 | 《思想坦克》

為什麼還不處理紅媒?——談NCC對媒體監理的極限與困境

NCC過往的消極態度與立場,確實需要民眾與立法委員給予有力督促,但是對NCC的要求,還是要符合現行法制的要求,同時也必須清楚了解NCC監理的極限與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