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6 | 當代評論
新加坡人自己是如何定義「上層」與「下層」社會?
新加坡人對上層社會的理解可以用以下指標來概括:經商、私宅、擁車、就讀名校、優雅生活圈、有門檻的社交圈、高等教育、良好家教、純正英語、高檔餐廳、才藝栽培、美術鑑賞、聘僱女佣、赴歐旅遊等等。
2019/06/27 | 讀者投書
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小朋友答我︰「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
我問過其中一位小朋友:「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呢?」他說:「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我聽到這樣的回答,當下心裡其實有許多擔心,卻言不由衷地不明白該怎麼和這個世代溝通。
2019/06/27 | 讀者投書
我問「為什麼想當YouTube直播主?」,小朋友說「因為隨隨便便就可以賺很多錢」
當的孩子想靠「直播」養活自己時,該問問別人為何要看你的節目,想要在一個進入門檻低,卻相對不容易做出價格區別的獨占性市場被看見,還是需要一點實力與頭腦。
2019/06/19 | 精選書摘
《經濟學人109個世界常識》:為什麼女性的收入仍遠低於男性?
與一般看法相反的是,雇主其實有做到男女同工同酬。薪酬差距的產生是由於女性從事低薪工作(如秘書和行政職位)的人數超過男性,男性在高階職位占了主導地位。
2019/04/18 | 精選書摘
《如何把收入轉化為財富》:收入不等於財富,以下是這些有錢人的側寫
媒體經常以收入,而非淨資產,來描述人的財富,這樣會造成誤會,讓人以為只要領到高薪必然等於擁有財富。「收入高」和「淨資產值高」的人之間有個相似之處,就是他們是透過自己的努力,而具有高度的經濟生產力。
2019/02/01 | 精選書摘
《自由工作的未來》:想從事自由工作,先問自己這三個關鍵問題
假設你的專長的確有市場,接著必然得問兩個問題:你每年需要賺多少錢?以及需要你的專長的市場,是否大到足以支撐你的生活方式?
2019/01/31 | 精選書摘
《自由工作的未來》:想從事自由工作,先問自己這三個關鍵問題
假設你的專長的確有市場,接著必然得問兩個問題:你每年需要賺多少錢?以及需要你的專長的市場,是否大到足以支撐你的生活方式?
2018/12/17 | Project Syndicate
歐盟與聯合國空有雄心壯志,卻是阮囊羞澀的窮光蛋
許多歐盟成員國對國民收入課以25%或以上的稅收,以滿足國家和地方層面的公共支出,而可用於歐盟預算的資金只占成員國總國民收入的1%。
2018/08/06 | TIME
「遠端工作」對你的身心健康有什麼影響?
由於美國人民工作型態的劇變,使得許多關於遠端工作與自雇就業(self-employment)的健康影響的新研究應運而生。而最新的證據指出,所謂的「彈性工作安排」能產生益處,亦可能帶來風險。
X個人坐擁世界一半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
X個人拿走全世界一半的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這張明信片上沒有大數法則或是中央極限定理,甚至連一行數學都沒有,只有六條提醒。
2018/03/26 | 麥志綱
在工作中進退失據的自己....
你很難單純地回答一個工作好不好,一個工作值不值得我們投入一輩子,那些在工作時的混淆、混亂、不清不楚、要死不活或許都取決於我們如何認知工作,如何認知工作能為生活帶來什麼。
2018/03/26 | 麥志綱
「不是為了錢」,那我們對工作的想像又是什麼?
你很難單純地回答一個工作好不好,一個工作值不值得我們投入一輩子,那些在工作時的混淆、混亂、不清不楚、要死不活或許都取決於我們如何認知工作,如何認知工作能為生活帶來什麼。
轉職寫程式,是趨勢還是泡沫?
聽說寫程式很好賺、未來屬於能召喚程式碼、人工智慧、大數據、機器學習、區塊鍊、類神經網路的人。那麼,你該拋下其他的選項,投向程式設計的懷抱嗎?而你判斷的依據是什麼呢?「一葉知秋」、「趨勢權威」,還是統計預測?
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
2018年元旦起,基本工資調整為月薪2萬2000元、時薪140元。而關於基本工資影響的爭論已久,這篇帶我們重新思考:底薪勞工是否因此受惠?其他薪資高於基本工資的工作者,與這次調漲有什麼關係?而同樣扮演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政策呢?最後,政府作為法定工資標準的確立者,還有什麼能做且必須去做的?
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台灣的所得分配
我們在這裡要討論兩個問題:所得的分配和流動。我們能不能回答這些問題: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是不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前1%的有錢人賺走了多少比例的財富?我們的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嗎?我們怎樣衡量分配的不均?如果分配情況真的不好,我們該怎麼辦?
2017/08/17 | 潘柏翰
過去醫師被認為是高收入專業工作者,為何近年開始爭取勞動權益?
國家在未來若不積極地改善日益失衡的醫療體系,以及醫師過勞現象,醫師們身為勞工的意識將會愈來愈強,組織工會以捍衛勞動權益的情形將會是未來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