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06 | TIME
「遠端工作」對你的身心健康有什麼影響?
由於美國人民工作型態的劇變,使得許多關於遠端工作與自雇就業(self-employment)的健康影響的新研究應運而生。而最新的證據指出,所謂的「彈性工作安排」能產生益處,亦可能帶來風險。
X個人拿走全世界一半的財富?如何閱讀統計數字
「臥底經濟學家」Tim Harford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嘗試把他認為一般人最需要的基礎統計知識濃縮成一張明信片上的幾點建議。這張明信片上沒有大數法則或是中央極限定理,甚至連一行數學都沒有,只有六條提醒。
2018/03/26 | 麥志綱
「不是為了錢」,那我們對工作的想像又是什麼?
你很難單純地回答一個工作好不好,一個工作值不值得我們投入一輩子,那些在工作時的混淆、混亂、不清不楚、要死不活或許都取決於我們如何認知工作,如何認知工作能為生活帶來什麼。
轉職寫程式,是趨勢還是泡沫?
聽說寫程式很好賺、未來屬於能召喚程式碼、人工智慧、大數據、機器學習、區塊鍊、類神經網路的人。那麼,你該拋下其他的選項,投向程式設計的懷抱嗎?而你判斷的依據是什麼呢?「一葉知秋」、「趨勢權威」,還是統計預測?
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
2018年元旦起,基本工資調整為月薪2萬2000元、時薪140元。而關於基本工資影響的爭論已久,這篇帶我們重新思考:底薪勞工是否因此受惠?其他薪資高於基本工資的工作者,與這次調漲有什麼關係?而同樣扮演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政策呢?最後,政府作為法定工資標準的確立者,還有什麼能做且必須去做的?
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台灣的所得分配
我們在這裡要討論兩個問題:所得的分配和流動。我們能不能回答這些問題:和世界其他地方比起來,臺灣是不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前1%的有錢人賺走了多少比例的財富?我們的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嗎?我們怎樣衡量分配的不均?如果分配情況真的不好,我們該怎麼辦?
2017/08/17 | 潘柏翰
過去醫師被認為是高收入專業工作者,為何近年開始爭取勞動權益?
國家在未來若不積極地改善日益失衡的醫療體系,以及醫師過勞現象,醫師們身為勞工的意識將會愈來愈強,組織工會以捍衛勞動權益的情形將會是未來的趨勢。
2017/07/28 | If Lin
台灣受僱者的收入,68%有個上不去的40K天花板
政府每年總是公布平均薪資有漲,但我們卻無感,到底是為什麼?是因為計算方式?還是因為漲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本文回顧過去20年的每月平均收入,從中試著瞭解,整體台灣受僱者的收入分佈情形與變化。
2017/05/25 | 王陽翎
面對「鐵飯碗」消失的職場世代,我們又該如何因應?
全球職場動盪,不管是國泰航空公司大裁員,抑或未來人工智慧(AI)衝擊不同職業;背後不管是政府、公司、個人都必須主動應變,但要點在哪裡?
2017/04/19 | 新公民議會
長期就業卻仍難以應付家庭支出,這就是台灣與日本社會中「看不見的貧窮」
我大膽的猜測,台灣目前確實存在著「看不見」的貧窮,而且其家庭比率可能不會低於20%。
「覺得自己低人一等」有可能令你吃下更多食物
在一些富裕地區,社經地方較低者反而容易較胖。一項研究發現,單是主觀地覺得自己社經地位較低,也可能會令人吃下更多東西。
2017/01/20 | 阿捷
「職業無分貴賤」只是空話嗎?我們應從4個面向去理解
雖云「職業無分貴賤」,但現實中職業卻有高低之分,那代表這句說話只是美麗的空話嗎?也不一定,我們可以從權利、尊重等角度去理解。
2017/01/18 | 王陽翎
歐盟即將討論「全民基本收入」應變AI導致失業潮,未來失業是福不是禍?
歐盟議會即將在2月討論人工智慧(AI)等「技術革命」影響之下,如何透過政策為各種衝擊先作準備,作者說明議案之外,藉此延伸有關討論。
2016/10/30 | 趙善軒
當今中國「萬稅、萬稅、萬萬稅」的歷史宿命
作者就中國近現代稅收繁重,收入與開支欠缺精深管理,剖析背後的歷史脈絡。
2016/08/21 | Shih Yuan
行政院公布2015貧富差距數據 指未比韓、美、新嚴重
主計長朱澤民表示,若以近年最富與最貧的20%族群觀之,我國所得差距都維持在六倍上下,未有顯著變化。不過若再以最高的1%家庭來看,該族群的所得比重在1981年佔全國6%,但到2013年已成長至10.68%,也可能是民眾感受到財富往富人集中的主因。
【影片】標榜「免費玩」的手機遊戲,怎樣賺你的錢?
當大家瘋狂出門抓寶可夢,你有想過這些免費玩的手機遊戲,都怎麼賺錢的嗎?
2016/07/28 | 趙善軒
數據不說謊:把讀書看成投資,不如及早學一技之長
作者指出中國、香港及韓國一些數據與事例,說明若為求生活,大學學位畢業不保證收入,技術型工作不論高低亦有優勢,求學應看清此形勢再作決定。
2016/07/28 | GQ
大叔挑女人也會選財力好的?因為他們也想「能過個好日子」
當一個人步入40歲,少了一些對世界的天真,我們怎麼會浪漫的以為,人性之前,愛情的火焰必然能勝過理性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