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率

收視率是市場研究和社會調查的一種,用以量度有多少人收看一個電視節目。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30 | TJ

【關鍵眼中盯】48到55台「黃金地段」出現兩家三立,但頻道多真的就好「洗腦」嗎?

TVBS最近設立一個網路頻道「TVBS選新聞」,廣告說那是「沒有監視器畫面、不分色彩、沒有預設立場」的報導,換句話說,他們也知道自己的新聞並非如此,但哪家又不是?而電視台對那些想看「認真新聞」的人的處理,卻是將他們「分流」到電視機之外的平台。

2021/06/19 | 精選書摘

《成名的藝術》:面對醜聞怎麼辦?歐普拉選擇自爆讓它失去新聞價值

所有名人都很在乎形象,但很少有人像歐普拉一樣,如此刻意且一貫的打造自己的風格。她想全權掌控媒體如何表現她的個性、外表與人生故事。

2021/04/13 | 莊貿捷

需要改善「系統性錯誤」的除了台鐵,還有報導亂象百出的媒體業

針對媒體專業工作者,社會大眾試圖想改善重大災難新聞品質不佳和產製、勞動等問題時,不應該再採取「個人責備論」的看法,,而是應將焦點放到新聞產製流程的「系統性」錯誤,才能使媒體結構走向更好的發展。

2021/04/03 | 莊貿捷

公眾人物婚變事件:媒體利用孩童取材已踩到社會底線,必將受到公眾唾棄

如今,新科技挪移了媒體業者的位置,公民團體有更多倡議管道,不再只能透過媒體組織爭取曝光,而民眾亦能透過留言、倒讚甚至拍影片表達不滿,提高了監督媒體的能量。

2021/03/08 | 長河

全球收視率最高的國家電視節目,「春晚」是中共不折不扣的洗腦活動

我到台灣以後,住的地方沒有電視,所以對台灣的電視節目不了解,下意識覺得和中國情況差不多,但是到今年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沒有「春晚」。這讓我又開始反思,「春晚」這個中國特色,又代表了什麼?

2020/12/16 | TNL 編輯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台灣六成人口使用線上影音服務,如何全盤了解OTT產業的使用者數據?

人們觀看影音內容的螢幕縮小了。人手一支播放不同節目的螢幕,大過多人同時收看一個節目,同時,台灣有線電視系統訂戶總體正明顯下滑,但至今OTT網路影音產業,仍需要一個有效的收視聽衡量機制。

2020/10/22 | 廣編企劃

支持OTT產業發展的新方式:在Engagement Lab上貢獻數據、提供洞察,發揮個人影響力

TNL Research與媒體研究公司AMPD Research共同發起Engagement Lab獎勵計畫,邀請閱聽人貢獻數據,為網路影音平台提供真實洞察,以促進各產業發展。

2020/10/19 | 廣編企劃

Engagement Lab計畫上線,將數據控制權交還給每一個人

目前使用者所面臨的窘境是,儘管有個資意識,卻無法拿回自己的資料並取得所有權。而Engagement Lab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建立全新的數據應用生態,讓人們得以將數據資產變現,並創造更多價值。

2020/03/27 | TenMax ADTech Lab

【一週科技趨勢】量體溫違反隱私法?公共健康和數據隱私的兩難

消費者的健康資訊受到GDPR的嚴格保護,使得歐洲許多公司在過去的幾週中,陷在取得保護消費者隱私和保護公共健康的兩難。這次大規模的疫情危機也有望檢驗歐洲隱私權政策在數據規範上的實用性。

2019/07/10 | 讀者投書

韓國電視台版圖重組:頹勢中三大無線台如何力挽狂瀾?

單從目前無線台的危機應對來看,不論在編制時段、節目設計還是廣告播出,都不難發現有線電視台的蹤跡,表示傳統電視台的改革方向,正不斷效仿有線電視台。

2019/07/10 | 讀者投書

韓國電視台版圖重組:處於頹勢的三大無線台如何力挽狂瀾?

單從目前無線台釋出的危機應對來看,不論在編制時段、節目設計還是廣告播出等,都不難發現有線電視台的蹤跡。這表示傳統電視台的改革方向,正不斷效仿有線電視台。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德國憲法法院清楚指出,公共傳播媒體不能受經濟因素影響,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因為它資金來源是全民的費用,必須獨立專業,不為商業機制所影響。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全民承擔費用而使之獨立製作的目的,是要他們所製播的節目沒有市場營收的壓力,要真相可以毫不被扭曲的被呈現,更不能以駭人聽聞的聳動突顯節目,務必讓多元而專業的意見呈現。

2019/04/26 | 精選轉載

評《我們與惡的距離》:前半打著「社會寫實」的招牌,後半卻急轉直下

如果沒有對於工作,以及對於社會的愛,新聞形式上的任何改變,都是沒有意義的。你以為每天少做幾條稿子,就能對於品質有所提升?每一個組織裡都有千絲萬縷的結構罪惡,每一個組織裡的個人也都有自己千奇百怪的生存之道,有些積習與陳痾,並不是藥到病除的。

2019/04/26 | 精選轉載

《我們與惡的距離》:打著社會寫實的招牌,無法掩飾其內涵的膚淺

如果沒有對於工作,以及對於社會的愛,新聞形式上的任何改變,都是沒有意義的。你以為每天少做幾條稿子,就能對於品質有所提升?每一個組織裡都有千絲萬縷的結構罪惡,每一個組織裡的個人也都有自己千奇百怪的生存之道,有些積習與陳痾,並不是藥到病除的。

2019/04/08 | 湯米

【插畫】媒體的功能是傳遞資訊,還是挑撥情感?

政論節目請來四面八方的人,用慷慨激昂的音調講些挑撥對立的話語,觀眾被轟炸了一小時之後好像抒發了情感,最核心的癥結,還是絲毫沒有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