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

改名,泛指姓名、藝名、筆名、暱稱、團體或法人、地名等變更的行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29 | TNL 編輯

華盛頓、林肯都成「黑名單」,舊金山44學校為「反種族歧視」改名但市長不認同

學校改名潮是全美對種族主義歷史重新思考的縮影,時機和費用是另外衍生出的爭議。許多家長、包括舊金山(港譯「三藩市」)市長公開表達反對,評學區委員會只重視象徵意義,而非學生實質學習。

2020/12/29 | 留德趣談

「Fucking」村改名「福敬」,有無不敬?

奧地利村莊「Fucking」,終於易名「Fugging」,但來自丹麥的網紅艾伯特(Albert),卻死心不息,極力爭取村莊回復本名。

2020/09/25 | TNL 編輯

遭國際鳥盟除名:中華鳥會改英文名Chinese變Taiwan,加強國際識別度

中華鳥會遭到除名、更改英文名,也引起英國媒體關注。《衛報》報導,「在棘手的台灣獨立問題上,全球賞鳥者可能不得不決定他們是鷹派還是鴿派。」

2020/09/15 | TNL 編輯

被要求簽署「反台獨」承諾,中華鳥會拒簽後遭國際鳥盟移除夥伴關係

中華鳥會長期跟日本團體有交流,也不排除研議跟歐、美國家聯繫,英國媒體已就此事訪問國際鳥盟但未獲回應,或許國際鳥盟不想此事被廣為報導、引發國際關注。

2020/09/15 | 法操FOLLAW

可以用「撒旦」來幫小孩命名嗎?在台灣取名或改名有什麼限制?

英國一對父母打算將兒子取名為「Lucifer(路西法)」,但是卻被「這是惡魔的名字」為由被戶政機關拒絕,後來這對父母提起行政訴訟並取得勝訴。那在台灣取名或改名有什麼限制嗎?

2020/05/08 | 新公民議會

為什麼護照不能移除「中華民國」?解析「ISO 3166」的陷阱

為什麼台灣不能改護照?因為一旦把ROC去掉,會有什麼下場呢?至少在ISO上,台灣很難再說TAIWAN屬於的是中華民國的那個CHINA,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2020/04/25 | 《思想坦克》

華航要不要改名?「分期付款」式推進,回顧扁政府正名運動簡史

站在執政黨的民進黨立場而言,改名乃是前次執政遺留的未竟之業,完全執政後的蔡英文政府若有心,不管是那些已更改卻又被馬政府扭轉原狀的、抑或是那些包括China Airline在內應正名而未完成的機關、機構與公司,理應抱持著平常心,繼續主動推動。

2020/04/22 | TJ

【關鍵眼中盯】 如果國民黨開口就是錯,那我們就來「佛系監督」好了

國民黨日前表示以後遇到正名、公投相關的議題,不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反對,不再當民進黨的「剎車皮」,但在這樣的「佛系監督」之餘,如果國民黨真想尋求真正的突破,下一步應該是要用「去中國化」的立場,來展現自家官員和立委的專業。

2020/04/14 | TNL 編輯

中職、華航改名引發討論,蘇貞昌:有必要讓世界看到台灣與中國不同

華航過去3年曾有改名的提案,不過最後並未通過,改名以後國外機場的時間帶可能要重新申請、商業合約重簽,非同小事,幾年前國外律師及會計師精算,China Airlines這塊招牌就值十億美元。

2020/01/21 | 張宇韶

國民黨所謂的「團結」,其實就是「不要跟我奪權」

在國民黨中,除了少數出自善意進行諍言的孤鳥外,其他開砲者都隱約似可窺視背後的藏鏡人,說穿了,這些代理人口中的改革,只是下一場激烈權力鬥爭的暖身賽或是風向球。

2019/03/16 | 讀者投書

名字註冊商標後,鄧紫棋還能叫「鄧紫棋」嗎?

依照《民法》規定,一個人的名字作為個人標誌及與其他人區別的表徵,是個人人格的表現,受到明文保障,向智慧局申請成為「鄧紫棋」的商標權利人,充其量也只是取得「鄧紫棋」的商標使用權,而非漫無限制。

2018/11/23 | 左岸沉思

你可以放心支持東奧正名公投,因為「申請」和「同意」這兩個關鍵字

即使公投案的結果是同意,仍會繼續以中華台北參加目前的國際賽事,其他的事項請中華奧會依照國際奧會的規定辦理,沒有「政治力」強制奧會要換名字,也能夠繼續保障選手的權利,但只要進入更名申請程序,台灣就會是一個「台灣人都同意」的名字。

2018/03/31 | Abby Huang

中正大學畢典不再唱國歌、向國父遺像三鞠躬 校方:不代表不愛國

國歌原來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歌詞內容據傳是孫文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上發表的訓詞,透過一張政府頒訂的「行政命令」,成為流傳至今的國歌。

2015/09/02 | Sid Weng

馬航改名重新出發 三階段重組計劃盼脫離魔咒

新馬航加強成本控制,除了縮編人力外,馬幣的貶值以及國際原油價格暴跌,也讓他們財務上有機會能於2018年轉虧為盈。

2015/09/02 | Sid Weng

馬航改名重新出發 三階段重組計劃盼脫離魔咒

新馬航加強成本控制,除了縮編人力外,馬幣的貶值以及國際原油價格暴跌,也讓他們財務上有機會能於2018年轉虧為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