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

改名,泛指姓名、藝名、筆名、暱稱、團體或法人、地名等變更的行為。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1/15 | 精選書摘

王崇禮《神啊!教我如何扭轉乾坤》:鬼門關前搶救孩子,處理「借花出世」的六大延花續命法

全臺首席問神教練王崇禮老師,分享神明親傳教授、有錢也買不到的問事訣竅,提供數十種不同問法要領,帶你逐步推演、邏輯思考,從實際的案例操作中,學會如何找對問題、問對問題,並能夠處理、解決問題,進而翻轉頹勢困頓、轉危為安!

2021/11/11 | 方格子vocus

臉書改名Meta是炒作或轉運?為了股東、員工和供應商,這可能是「必須」

因此當我們從企業經營「Framing Strategy」的角度詮釋,臉書擁抱Metaverse將不單單只是華而不實的炒作,更是解決目前經營處境的另一解方,若能在這領域中獲得主導,就能找到公司成長的第二曲線,讓Meta完成下一次的蛻變。

2021/08/05 | 漫遊藝術史

你的名字?從「鮭魚之亂」回顧西方身份識別的歷史

從台灣鮭魚的改名之亂,看西方身份識別的歷史。而回過頭來想,今天的身份證是否已經取代了我們的名字,甚至我們本人,而更具識別的意義?

2021/06/14 | 長河

中國網友不懂「鮭魚之亂」,因為他們根本無法改名字

中國人想像不到台灣社會的自由程度,台灣人習慣了與人為善的社會氛圍,對於中國匪夷所思的生活限制也會大吃一驚。

2021/04/08 | 讀者投書

從228免費到鮭魚之亂,如何避免行銷獎勵玩火上身?

壽司郎的改名活動是否達成了產品促購的目的?似乎沒有引發大量排隊人潮;再從鮭魚活動期間前後官方粉絲團的成效表現判斷,鮭魚之亂後的壽司郎粉絲團成效表現,其實還不如鮭魚活動之前。

2021/04/01 | 楊俊業 博士

台灣認為名字過長是自找麻煩,恰與泰人改換姓氏時追求「以長為尊」的做法相反

泰人「姓氏」可以隨意更換,不受次數限制,因此也造成父母和孩子登錄不同「姓氏」的情況,因為在泰國換姓改名的手續簡便,一些年輕人若不喜歡自己的家族「姓氏」,只要年齡屆滿20歲,便有資格申請更改「姓氏」,同時過程僅約十分鐘即可完成,目前根據泰國政府統計資料,全國6千800萬的人口數目,登記在案「姓氏」已近70萬個,而且這個數目每年都會持續增加。

2021/03/26 | 讀者投書

從哲學諮商看「鮭魚之亂」:如果免費的條件不是改名,而是登記結婚呢?

往下探究就會發現真正的問題不是「改名取得優惠」這件事,而是支持與批評兩方對於「名字」的定義彼此不同。

2021/03/24 | 麻辣咩

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七年級生不改名把鮭魚吃爆?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我的價值觀不代表別人的價值觀,民主的精神是尊重。但社會打滾多年經驗告訴我,行為造成大家對我們的評價,影響我們在外走跳容不容易。有時候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2021/03/23 | 貓心(龔佑霖)

從消費心理學看「鮭魚之亂」:時間限制、定錨效應與IKEA效應,讓改名者樂在其中

在一些人眼裡,改名成「鮭魚」或許很荒謬,但如果從心理學角度來看,其實這種現象是有跡可循的,以下分析幾個相關的心理機制:

2021/03/21 | 精選書摘

《大人的詩塾》: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名字,不過還是有明顯男女差異

​​​​​​​小孩子才背詩詞,大人活在詩詞裡!作者以淺顯幽默的方式,在日常生活的場景中,用嚴謹(爸爸視角)的寫作態度,與所有大人分享他的古詩詞閱讀筆記。

2021/03/20 | 胖哥哥心理行銷

看似瘋狂的「鮭魚之亂」改名潮,背後隱含著四種心理效應

很多人問,到底是什麼樣的心理,讓這麼多人跑去戶政事務所,用掉一生只有3次的改名機會?難道真的這麼想吃到鮭魚嗎?

2021/03/19 | 左岸沉思

台灣「鮭魚之亂」與日本「惡魔命名騷動」: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

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

2021/03/18 | 蟲蟲

【插畫】名字只能改三次,改好改滿才划算

人一生只能改三次名字,只為了鮭魚就浪費一次機會不是很可惜嗎——如果下次有餐廳說名叫「和牛」就能免費吃的時候,那不就虧大了?

2021/03/17 | 方格子vocus

談個人品牌:改名「鮭魚」之前,你需要注意這五件事

短暫的將名字改成「鮭魚」再改回來,到底有沒有影響呢?我的論點是,除了在這段時間內第一次接觸叫「X鮭魚」的這個人,且過後不再與他接觸的人之外,其餘根本不太有差。

2021/01/29 | TNL 編輯

華盛頓、林肯都成「黑名單」,舊金山44學校為「反種族歧視」改名但市長不認同

學校改名潮是全美對種族主義歷史重新思考的縮影,時機和費用是另外衍生出的爭議。許多家長、包括舊金山(港譯「三藩市」)市長公開表達反對,評學區委員會只重視象徵意義,而非學生實質學習。

2020/12/29 | 留德趣談

「Fucking」村改名「福敬」,有無不敬?

奧地利村莊「Fucking」,終於易名「Fugging」,但來自丹麥的網紅艾伯特(Albert),卻死心不息,極力爭取村莊回復本名。

2020/09/25 | TNL 編輯

遭國際鳥盟除名:中華鳥會改英文名Chinese變Taiwan,加強國際識別度

中華鳥會遭到除名、更改英文名,也引起英國媒體關注。《衛報》報導,「在棘手的台灣獨立問題上,全球賞鳥者可能不得不決定他們是鷹派還是鴿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