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9 | 讀者投書
被取捨的是誰?新冠肺炎疫情與新加坡神話的破滅
就今年3月底,民間移工團體TWC2(Transient Workers Count 2)才投書給流媒體《海峽時報》,指出許多移工宿舍因為壅擠、清潔狀況惡劣,大大提升了新冠狀病毒肺炎爆發的風險。不到兩星期後,移工宿舍果然發生了流行感染。
2020/05/07 | 精選書摘
新加坡高薪養廉政策爭議:問題核心不在薪水,而在官民溝通有待改善
政府這種「人才」觀不無問題——政府之內清一式的高薪精英是否真能想民眾所想?他們是否真能體會民間疾苦?政府領袖會否只從金錢成本效益角度理解何謂「領導」與「公共服務」?
2020/03/30 | 讀者投書
多留在家、勤洗手、戴口罩以外︰全球公民以科技參與防疫的例子
中心化的機構有其優勢,但開放政府配上通過科技由下而上的公民駭客最相得益彰,或曰「堅強民主是數位民主」,在這次找到最好的佐證。
2020/03/18 | 林超英
「自由市場」不是至高無上
幾十年來,香港人被灌了迷湯,「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和「在商言商」之類的口號大行其道,連政府官員都以為放任自流,「市場」會解決所有問題。
2020/01/30 | 區家麟
找錯處:政府喉舌「添馬台」一個pie chart三處誤導
坊間有學者製圖顯示政府「局部封關」的作用有限,政府管理的Facebook專頁「添馬台」發圖反駁,卻錯漏百出。
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為何政府不強制隔離疑似患者、禁止曾到武漢病人入境?
武漢的「不明原因肺炎」引起關注,不少人都害怕如當年SARS一樣,並希望政府能盡力阻止疫症出現,但要求強制隔離所有疑似患者、禁止曾到武漢的病人入境,目前並非最有效及合符比例的方法。
2019/12/30 | 法夢
香港警察Facebook偷圖,可以用《版權條例》「處理緊急事務」條文豁免?
警方早前在未有徵求攝影師同意下,取用其作品在Facebook專頁發文,其後回應傳媒查詢時引用《版權條例》第54A條,否認侵犯版權。但警隊帖文的內容,看似未符合條文提及的「緊急事務」定義。
2019/12/30 | Y.t.Chan
香港警察暴露「陀地真面目」,市民支持政府一樣無運行
近日警隊減少在街上巡邏,劫案增加,警方把問題歸咎於抗爭,但這跟警隊稱無人手處理元朗721襲擊一樣難以令人信服,反令人懷疑警隊想讓市民知道他們的重要而刻意放軟手腳。
2019/11/28 | 區家麟
被時代選中的公務員,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
被時代選中的公務員,終有一天,將會被要求做違背良心的事。那一天來到時,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請不要辜負你自己。
科學、政治與權力:「基改生物」的管理與風險
GMO的科學複雜性,即便是科學社群也有異議;這種不確定性,或許本來就是科學進展過程的本質。只不過,GMO的科學爭議,並不只侷限於學術社群,更擴展至常民與其經常接觸的大眾媒體。
催淚彈毒害難以估計,政府須帶頭研究正視問題
近月警方施放催淚彈的數量之多,地區之廣泛,使香港變相成為化學武器的人體試驗場。政府在大量使用催淚彈的同時,更應同時負起責任,公開催淚彈和其他人群管制化武的成份,與學術機構和民間團體㩦手解決催淚彈帶來的遺禍。
2019/10/22 | 蕭雲
陳祖為教授:當重要嘅價值守唔到,溫和者都必須要抗爭
「溫和係相信有多元嘅價值,有秩序嘅重要,自由嘅價值…對我嚟講一切都有價值,對一切價值嘅重視令我唔會偏頗。所以溫和嘅人時常俾人覺得思前想後,溫溫吞吞,因為每一個重要嘅選擇都要一番考慮,立場亦不會清晰一致。」
2019/10/21 | 精選轉載
【插畫】給他武器,「保護」我們
集資購買武器交到「保護者」的手裡,想說強而有力的他會捍衛自己的權益,卻沒想到有一天,「保護者」卻轉過身來,把槍指向群眾。
2019/10/12 | Kayue
為了讓真相流傳,請保持「資訊公德心」
政府及警隊失去公信力後,很多傳聞難以證實而不斷流傳,當中有些明顯有錯。要避免假消息影響真相流傳,我們需要保持「資訊公德心」,在轉發消息前請先盡量查證內容。
2019/10/10 | 麟左馬
這套簡單的思路,教你如何正氣凜然的「不愛國」
「不愛國」跟「愛社會」,其實可以並存無礙,而且就算不愛國家也不妨礙你「愛台灣」的選擇,因為你對台灣的偏好,主要來自於對這個社會的熟悉以及成長過程,國家不應該問我為它做了什麼,該先想想它自己對我們做了什麼。
2019/10/09 | 區家麟
狠毒的林鄭月娥政府摧毀香港法治
當問責官員一字排開,林鄭月娥宣布動用《緊急法》,我想到了兩個字:狠毒,這已是極度溫文的形容。
2019/09/18 | 林彥邦
「不排除任何可能性」抑或「不會隨意下結論」?政府警方用語的雙重標準
對自己有利的傳言,政府不去澄清闢謠避免揣測,而說「不排除」,客觀效果就是為示威者搞事論,提供繼續發酵的空間;而對自己不利的說法,就來一個「不隨意下結論」,強化事件真相未能確定的意味。這種用語上的雙重標準,正正是政府和警方的公信力跌至近乎零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