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中國巨獸連番抵制,金馬獎選擇不正面迎擊,其實並非怯戰
今年6月中旬,金雞獎宣布頒獎典禮日期確定訂在11月23日,與金馬獎撞期,這似乎已是為中資電影抵制金馬獎埋下了伏筆,而後4個月的一連串風波,包含影人缺席、贊助商撤出等,皆成為金馬獎本屆的最大挑戰。
2019/11/07 | 鹹派
從來離不開政治的「三金」:「中國市場」高調抵制,創作者內化自我規訓
金鐘、金曲、金馬在對創作及產業上深具指標意義,然而,政治力是三金形成目前樣態的其中一個作用力。作為一個肯定創作的榮譽,獎項與典禮的生成脈絡、樣態和影響和台灣政治環境是相當值得探討的關係。
2019/11/04 | 讀者投書
想跳脫選舉迷思,得先認清「總統不是台灣最有權力的人」
2020大選不是庶民與權貴的戰爭,而是時間的戰爭——兩組候選人都不在此時此刻下思考議題與討論政策,這對台灣是有害的,而破解的方式,可能反而不在你投下的總統選票。
2019/10/15 | 蔡孟凱
大港開唱停辦:藝術若不能討論政治,那乾脆作歌頌兩蔣演樣板戲吧
社會永遠會需要藝術,同時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要求藝術不談政治、不碰議題、不談理念,正如我們沒有權利封上任何一個人的嘴或筆。
2019/09/27 | 區家麟
那一片自稱「中立」的幸福樂園
明明「親中派」或「建制派」在選舉中得到約一半的選票,為何甚少人敢認自己親中親建制?可以推斷,那些自稱「中立」或「無立場」的人,很大部分在選舉中票投建制派。不敢認,有幾種可能。
2019/09/13 | 言士
如何防止將政治帶入校園?這問題不是很奇怪嗎?
近日開學,不少校園出現口號、人鏈甚至罷課等抗議,有人認為要避免把政治「帶入」校園,但這其實忽略了校園本身受各種政治力量影響,而且學生理應了解社會,包括政治。
2019/08/05 | 讀者投書
【圖輯】怦然心動的對話術 Vol.1:見人說人話,不心累聊起來
願意跨出去對話的勇氣很重要、同理心很重要, 但是對不同人用不同的對話策略更、重、要!  
2019/06/27 | Lo's Psychology
為何會「政治冷感」?淺談理性選擇理論
除了部分支持法例而選擇不參與運動的人士之外,還有另一部分人像是身處於平行時空中,對時事不聞不問。為什麼不同的人在社運中的參與程度如此迥異?
2019/06/24 | 精選書摘
《羊憶蓉隨筆》:一個有關絲襪和政治的定理
是啊是啊,這人世間的是,都須經過不是的試煉,就像正要經過負的試煉。絲襪定理在政治上的應用,讓我們對「穿了就像沒穿一樣」做出一題什麼樣的新的詮釋呢?
2019/05/26 | 精選書摘
《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鄂蘭以行動生活為旨的技藝概念
如果我們視行動生活為鄂蘭的主要技藝概念,那麼它付出的代價意味著什麼?這如何顯示技藝的固有意義呢?
2019/05/26 | 精選書摘
《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儒家的宗教與倫理學關聯
我們將選取從海德格的「此在」概念來看儒家裡可能的「上帝」呼召,以及順著鄂蘭與唐君毅的論點,從中國的圖像式語言所反映的人有限但可無限的精神性,來看儒家(其實也包括道家與佛家)所具的神學的哲學性徵。
2019/05/09 | 羊正鈺
吳明益:中國不懂台灣文化,兩岸緊張都是政治人物造成的
吳明益提到,自己認識的一些中國知識分子與作家,非常理解台灣的處境與文化現狀,這些文化界人士的態度與北京當局相去甚遠。
2019/01/19 | 李修慧
【圖表】同溫層外的世界:不想依賴中國但又要加強經貿,中國打來台灣人怎麼辦?
問卷也問到如果中國與台灣開打,受訪者會怎麼辦?開放式的問題蒐集到了各式各樣的答案,包括「保衛國家」、「從軍」,也有人説「自殺」、「等死」,更有人回答「到時候再說」、「還能怎麼辦」、「祈禱」,但多數人的答案是「順其自然」。
2019/01/18 | 李修慧
【圖表】同溫層外的世界:不想依賴中國但又要加強經貿,如果中國打來怎麼辦?
問卷也問到如果中國與台灣開打,受訪者會怎麼辦?開放式的問題蒐集到了各式各樣的答案,包括「保衛國家」、「從軍」,也有人説「自殺」、「等死」,更有人回答「到時候再說」、「還能怎麼辦」、「祈禱」,但多數人的答案是「順其自然」。
【專訪】從太陽花到全台最年輕議員,薛呈懿終於懂了「政治不能造神」
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藍綠,還有各種價值的對立,作為一個民意代表可以努力做的,就是去促成不同的取暖圈有機會對話,「這才是我投入政治的初衷,我不是進來找對立的,我是進來找對話的。」
【專訪】從太陽花到全台最年輕議員,薛呈懿終於懂了「政治不能造神」
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藍綠,還有各種價值的對立,作為一個民意代表可以努力做的,就是去促成不同的取暖圈有機會對話,「這才是我投入政治的初衷,我不是進來找對立的,我是進來找對話的。」
2018/11/05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2018/11/02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