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24 | 讀者投書
從「反對23條立法」到「反送中」:如果不能發聲,我們不就是奴隸嗎?
在法庭上,佔中和旺角衝突的組織者被判刑監禁,香港人心中的希望火苗變得越來越微弱,《逃犯條例》的修訂像是迎來最黑的夜,連續兩週,破百萬的香港人走上街頭,展現出如熊熊烈焰般的團結意志。
2019/06/14 | 芭樂人類學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中國:發大財和政治改革,為什麼只能二選一?
為什麼經濟發展一定要犧牲政治上的改革?政府從來沒有提供答案,也覺得不需要提供答案。為什麼我們不能兩者兼有?這個只能二選一的霸道選項,很多人竟然沒有質疑,就選擇直接擁抱他們的答案。
2018/12/19 | 精選轉載
標舉價值理想前,應該讓經濟不利的人們也有自立的機會
我們若想解決全球化下的貧富差距,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社會動盪問題,不能僅依靠所得或財富重分配。搭配一些重分配,並給經濟不利的人們與地區較為寬鬆的條件,讓他們有機會建立自主的資本,這才有可能解決問題。如果一開始就標舉最高理想,這善意其實極有可能造成的是惡性循環。
【插畫】國家快爛掉了,青年才會覺醒?
選票救國的劇碼,似乎不斷的在歷史上重演,就像是人們時常遺忘了公民參政不只是投票,日常對政策與政治的持續監督與參與,才是維護公民權利的不二法門。
2016/01/09 | 香港革新論
賣禁書咎由自取? 李波失蹤為何值得政治冷感的你關心?
李波過去未見參加任何政治活動,更曾長期在左派機構工作。李波妻子曾向媒體指出,賣政治書只因市場有需求──說穿了,不外搵食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