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7 | 眼底城事
當Z世代與白色恐怖相遇:走讀橋頭糖廠,認識戒嚴史的親子共學團
孩子們聽到一個案件有十六位政治受難者被處決,有的沉默、有的露出驚訝的表情。說完故事,我問小孩有什麼話想對受難者說嗎?有小孩說:「我想問他,你在天堂過得好嗎?」橋頭糖廠的白色恐怖故事只是個起頭,未來我們還會一直一直說。
2019/06/03 | 精選書摘
蔡焜霖的生命故事:公開講「蔣經國的時代比較好」,那是柯文哲對歷史的無知
像蔡焜霖這種經歷過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最清楚蔣經國比他的父親蔣介石更可怕,情治系統全部掌控在手中,集大權於一身,充滿野心地想要走上更獨裁的路。
2018/12/02 | 李修慧
獄中傳紙條被判死、拒絕加入組織是「知匪不報」,促轉會第二波平反1505位政治犯
促轉會指出,第2波中就有5人是依據促轉會調查,首度獲得刑事除罪。這些過去沒有領過補償者,可能是沒有後代在台灣、相關單位聯繫不到當事人或親屬等原因,當年沒有獲得平反與補償。
2018/10/10 | 法操FOLLAW
為什麼「行政機關」促轉會可以撤銷過去「司法機關」的不當判決?
以司法本身「不告不理」的被動性質,只有在受難者或受難者家屬請求平反時,法院調查機制才會啟動。然而,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中,又真的每個人都會站出來要求平反嗎?有的人因為傷痛太過沉重而不願意出面,有的人早已過世。由法院主導的真相調查,必定會因為忽略「沉默的受害者」而有所缺漏。
2018/10/09 | 法操FOLLAW
鹿窟事件轉型正義:1270人有罪判決暨其刑視為撤銷
「鹿窟」位於新北市石碇的山區,過去以包種茶和採礦聞名,村民有一半是礦工。但這樣看似與世無爭的小村落,卻在1952年(民國41年)12月間發生了政治受難者逾400人的「鹿窟事件」。據當地居民的陳述,當時部分村民遭捕後即被拘禁於狹小房間內,過程中更刑求逼供。
2018/10/05 | 李秉芳
促轉會公告1270位政治受難者「無罪」,蔡英文: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蔡英文總統表示,過去即使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沒辦法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知道每個受難者都引頸期盼這天的到來,但還有很多人等一輩子等不到。
轉型正義第一步,是揭開白色恐怖「檢舉」名單的黑布
臺灣的轉型正義最大的問題是不見加害者,轉型正義的對象不能只是把蔣介石抓出來祭旗,蔣介石固然要負最大責任,但只有蔣介石一個人是絕對無法成就整個白色恐怖的惡,特務人員、法官、檢察官、警察、線民、檢舉人、告密人等也都扮演一定程度積極或消極的「幫兇」角色,但我們現在對這些人卻近乎一無所知,這是臺灣推動轉型正義亟待補上的缺口。
2017/02/01 | 新公民議會
修改《國安法》第9條,還給政治受難者應得的「無罪判決」
大法官將「裁判之安定」置於政治案件的平反之上,也形同為過去的不法審判背書,政治犯透過上訴獲得真正平反的管道確定遭到封堵。
2016/12/11 | Shih Yuan
楊翠:唯有透過同痛同感的集體意識,才能召喚轉型正義陽光
楊翠指出,台灣社會長期曲解和解、和諧的真正意義,讓家屬在二度、三度傷害的創痛中,被迫成為禁錮的孤島,對家屬來說,最大苦難不是事件發生的那一刻,而是傷口被踐踏的每天每夜那一刻。
2016/04/21 | 羊正鈺
遲來的遺書——60年前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想對家人說什麼?
策展人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游珮芸指出,「每件遺書背後都有受難者太太、孩子們的故事,每看一次都令人淚流滿面...」
2016/02/27 | Shih Yuan
台北探險:在繁華信義區邊陲的舊墳墓山,挖掘逐漸消逝的歷史記憶
崇德街沿線其實有好幾區都是墳墓,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墓區只是其中一小部份。這裡還有許多值得探索的地點,藏著各種個樣的故事。
2015/12/04 | Zou Chi
「我們來看你了⋯」景美人權紀念碑落成 悼念7千位政治受難者
紀念碑上刻有7628位受難者姓名,按照受難年代排列,其中有773位受難者是遭判死刑槍決、或是逮捕過程中就遭當場擊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