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庇護

(被)庇護權,也稱為避難權(英語:Right of asylum),最常見的是政治庇護(political asylum),是一種古老的司法概念,此概念認為因政治或宗教信仰不同而被迫害的人可受到其它主權勢力的庇護,從中世紀的教堂和聖所到現代國家的領土和外交代表機構都可以成為提供庇護的場所。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29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曾公開批評緬甸軍政府,緬甸佳麗韓蕾遭泰國拒入境後獲加拿大庇護

曾公開批評緬甸軍事政變的選美皇后韓蕾(Han Lay)在29日抵達加拿大,獲得加國庇護。緬裔加拿大人行動網(Burmese Canadian Action Network)成員丁蒙杜也證實,韓蕾請求政治庇護已獲得加拿大同意。

2022/09/09 | 有關人類學

讀《主權島嶼》:逃離動亂的海地,仍逃不出美軍構築的海上堡壘

逃出貧困、動盪的海地島國,這些海地流亡難民與美國驅逐艦在加勒比海相遇。一邊是「逃離」動亂追求應許之地,另一邊則是「逃離」美國國內法律,執行美國社會意志。雙方在「逃」的過程中,不斷的在重塑海洋、國家邊界與主權。

2022/08/31 | TNL 編輯

烏克蘭在南部赫爾松展開全面反攻;俄國傘兵逃到法國尋求庇護,揭露「侵烏俄軍幾乎無法作戰」

俄羅斯國防部則宣稱,烏克蘭在南部的攻勢「潰敗」,期間「大規模損失」1200多名軍人和數十件裝備。英國國防部警告,自8月初以來,俄羅斯已做出「可觀的努力」,在貫穿赫爾松市的第聶伯河西岸增援部隊。

2022/04/26 | TNL國際編譯

聯合國維和部隊淪為難民:528名提格雷士兵拒絕返回衣索比亞,向鄰國蘇丹尋求庇護

聯合國維和部隊發言人表示,當前大多數的衣索比亞籍維和士兵已返回家園,但仍有528名部隊成員於今年3月上旬開始申請庇護。

2022/04/14 | TNL香港編輯

香港晚報:許穎婷獲美國政治庇護

許穎婷指美國政府信納她「受到港府政治迫害」,去年9月向她發出政治庇護身份。

2021/08/03 | TNL 編輯

「我們只是普通的運動員」:白羅斯短跑選手公開批評教練,恐將流亡波蘭

在公開尋求庇護後,波蘭證實,白羅斯短跑選手齊瑪諾斯卡雅已經獲得波蘭的人道簽證,將在明(4)日從日本直飛波蘭首都華沙。

2021/04/08 | 德國之聲

羅冠聰獲英政治庇護,倫敦宣佈高額助港人計劃

香港流亡人士羅冠聰7日在推特宣佈英國政府已核准他的政治庇護申請,但他也同時呼籲英國政府能夠協助更多尋求類似協助的港人。同日,英國政府揭曉一個數千萬英鎊的助港人計劃。

2021/03/02 | 李秉芳

聲援「香港二二八」,台港青年籲立院速通過《港澳條例》中「香港人權民主條款」

面對各界「港人來台沒有法制化」的質疑,執政的民進黨傾向「低調的個案處理」,透過「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設置專責辦公室和諮詢專線,以個案方式協助港人。

2021/02/03 | 精選書摘

《沒朋友,只有山》:他們企圖利用我活屍般的樣貌舉動,在人們心底埋下深深的恐懼

本書由年輕庫德族詩人貝魯斯.布加尼在承受長期的脅迫、折磨與苦難中以波斯語寫成,光是書的存在本身即是勇敢與堅韌創造力的奇蹟。布加尼並非以紙筆或電腦寫作,而是藉由手機打字,以成千上萬則簡訊的形式偷偷傳出馬努斯島。

2020/10/17 | TNL香港編輯

保護傘餐廳潑糞疑犯稱「因為吃壞肚子」,台警質疑說法續追查、加強巡邏撐反送中商店

不少參與「反送中」抗爭的香港人因害怕遭港府秋後算帳,到台灣尋求庇護。為協助在台尋求庇護的港人維持生計,今年4月間在台北開設「保護傘」餐廳,提供部分因此來台、被稱為「手足」的港人就業機會。保護傘餐廳並不是第一宗在台港人受到攻擊的事件。

2020/09/22 | TNL 編輯

一名紐約市警察被指控為中國間諜,監視藏族社區回報給中國

美國紐約市警局一名藏族警察原來是間諜,利用政治庇護取得美國國籍,趁職務之便替中共監視藏族社區、並網羅其他情報來源。美國聯邦調查局表示,此事證明中國對於美國是最大的反情報威脅來源。

2020/08/31 | TNL香港編輯

8.31一周年:「被失蹤」示威者「韓寶生」現身,稱已逃往英國尋求政治庇護

據報導,外傳去年8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被防暴警察「打死」的「韓寶生」,已經逃往英國尋求政治庇護。

2020/05/29 | 李秉芳

台灣國會跨黨派共同「撐香港」:呼籲「超前部署」建立更完整庇護機制

林昶佐上一屆就在國會組成「台灣國會西藏連線」,協助在台藏人解決生活困難,現在要幫助香港人,他希望這屆立法院可以思考,機制上建立可以怎樣更完善。

2019/11/21 | 李秉芳

前英駐港職員鄭文傑公開遭中國關押歷程:酷刑逼認「嫖娼」和「背叛祖國」罪

鄭文傑揭露,當他被關押訊問時,這些秘密警察清楚對他表示,有一批又一批香港示威者遭到逮捕,移送到中國內地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