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暴力


  • 確認
  • .

2019/11/10 | 芭樂人類學

《返校》之後:加害者也有「創傷」?請正名為「自戀衝擊」

細緻的概念區分有助於思考修復式正義的核心:一方面應聆聽、認納受創主體所經歷的暴力真實,另一方面需要協助加害人獲得一個離開加害者位置的機會,也就是把重心從自己的需求、從想像中完美的自戀鏡像移開,學習看見、關注他者的機會。

2018/05/04 | 精選書摘

杜拜就像中國,欣然接受為所欲為的資本主義,卻沒有政治自由

我有位長期居留在杜拜的朋友麥克,二○○五年我問他他有沒有打算買間房子。房市炒得火熱,大家都在衡量要不要下這個決定。麥克完全沒這麼打算。「如果你在這裡買房子,你就是在打賭賓拉登是個好人。我可不會這樣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