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31 | 傅紀鋼
《幸福綠皮書》:如果故事搬來台灣變成省籍對立,用這種拍法會怎樣?
《幸福綠皮書》的故事透露出:「我們白人是真心平等關心黑人喔,我們來和解吧!」但在種族依舊不平等的社會下,美國黑人看完可能不這麼想。假如《幸福綠皮書》翻拍成省籍對立的電影又會怎樣?
2019/02/25 | fanny
【2019奧斯卡最佳影片】《幸福綠皮書》與《賭命運轉手》:真實改編也要政治正確
真實事件改編的《幸福綠皮書》與《賭命運轉手》並非犯罪故事,基於現實的創作在簡單的故事中,傳達出深刻真摯的意涵,清新小品卻能展現規模宏大的格局抑或政治意味。如何讓現實人生變得有趣又不失真,也是一門拍片的學問。 
2019/02/16 | 黎蝸藤
35年前「塗黑臉」惹議,維吉尼亞州長犯了什麼政治禁忌?
維吉尼亞州官員醜聞三連發,對民主黨打擊甚大。3K黨、Metoo、黑臉,都犯了美國自由派政治的大忌。3K黨和Metoo的問題好理解,但對塗黑臉,很多人不太理解到底是什麽意思,犯了什麽禁忌。
2019/01/2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情色是一種浪費虛擲的行為
社會上之所以無法接受政治正確語言,是因為政治正確語言將傳統性別關係所賴以存續的基礎——情感幻想和歡愉享受——排除掉,但它又無法真正端本正源,從根本上撼動或改變性別不平等,眼睜睜看著性別不平等啃噬兩性關係的核心——情感。
2018/11/17 | 新公民議會
從川普到韓國瑜,保守派反撲進步力量已成國際趨勢
2016年川普透過不少選民不滿於民主黨只滿足政治正確的口號、以及不斷往進步方向的改革,催生保守勢力的反彈,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在台灣也看到不少這樣的現象,經濟選民要的不是務實,而是一個改變和充滿希望的選舉口號。
2018/11/16 | 讀者投書
別當白目亞洲人:我對英國說話方式的四點觀察
這篇文章則要分享我對英國(甚至包括歐洲)說話方式的觀察,什麼樣的亞洲人習慣話語可能會讓他們感到冒犯,但這並不代表亞洲的方式錯了,而單純就是文化的差異。
2018/10/08 | 新公民議會
仇恨和歧視言論,不會因為限制言論自由而消失
任何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善與惡,而是看我們如何用邏輯和智慧去化解面對,在這個資訊爆炸泛濫的時代中,我們缺乏的不是資訊的獲取,而是去培養用邏輯思考每一件事情真偽的能力。
2018/09/23 | 湯米
【插畫】平權的許多爭議,都出於對「平等」的誤解
平等不是加諸框架,不是逼迫所有人都要做一樣的事,真正的平等,其實是讓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
2018/08/23 | 湯米
【插畫】「討厭」是個人偏好,但怎樣才算「歧視」?
主觀的好惡評斷一定有,但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應該尊重與自己不同的特質,了解造就他們今日的喜惡立場背後的前因後果。
2018/07/11 | TIME
美國民調:七成民眾認為科技公司積極審查他們「感到反感」的政治觀點
大約一半的美國人認為科技「經常無法預料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會對社會造成什麼影響」,業者也應該比現在受到更多規範,但特定型態的內容審查,仍然廣受用戶支持。
《決斷未來的關鍵提問》:是啟發想法的問題集,還是光說不練的嘴砲書?
在我看來,要決斷未來不是提出什麼關鍵提問。在政治和社會上,決斷未來的是要能身體力行去排除萬難,可惜打嘴砲的人總是比勇於做事的人容易贏得鎂光燈,所以數量上也多太多了。
2018/02/02 | 羊正鈺
「我被女權害慘了!」F1賽車女郎竟在新賽季全被「開除」
F1的決定預料將為其他僱用女性宣傳的體育賽事帶來壓力,不過亦有任職賽車女郎的女性質疑決定只為政治正確,並無必要,有人認為會打擊賽事收視和廣告收入。
還在用blind形容視障者?英文用字遣詞也要留意「政治正確」
對於我們自己的語言,我們可能會較敏感,並顧及對方的感受。而基於同樣的概念,英文的使用也是如此。所以在這篇文章,我們將提供一些英文上的用法,幫助大家了解現代英文的用字遣詞,也避免不適當的用語而引起誤解。
2017/12/24 | TJ
當《蓋酷家族》和《南方四賤客》也開始嘲諷「政治正確」
雖然「政治正確」在美國文化的發展下已蔚為主流,但包括South Park、Family Guy等多個觀眾多為自由主義者的節目,近期逐漸發起反思,用各樣的內容探討「政治正確」如果無限上綱,會不會反而成為變向的一言堂。
2017/11/03 | 精選書摘
「白雪公主跟七位高度受到挑戰的人」——政治正確應該到什麼程度?
政治正確是個很好的起點,但很可惜,我們不免矯枉過正,就算沒事,也以為自己冒犯到別人。還有人刻意避開許多用詞,但事實上這些詞並沒有侮辱的意思。
2017/10/15 | 破土 New Bloom
從夏綠蒂鎮事件,看台灣與美國的相似之處
右派國族主義者在政治上,總是與政府有緊密的連結。像是張安樂跟馬英九的姊姊馬以南,關係就不錯;或像史蒂芬・班農的一些美國另類右派政治人物,就在川普行政上擔任要角。而這樣的現象也會延伸到警界。郝龍斌當市長以及馬英九當總統時,就讓警察放任張安樂及其他人對太陽花運動造成威脅;而夏綠蒂事件也是如此。
2017/09/23 | TIME
為什麼「另類左派」會是個問題?
無論極左和極右都是一丘之貉,比起試圖與他者溝通、建立共識,他們更常無止盡的反對與謾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