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那些日劇教我們的72件事:下定決心要破釜沉舟的人才最強大!
制度、規章,好比一把利刃,為醫生所用是救人,為歹徒所用是殺人,關鍵在於執行者的智慧與能力,不在制度面的完善與否。縱使制度訂定完美,若執行者無能為力,不也枉然。
2018/09/06 | 精選轉載
區議員辦事處如何推動社會改變?
很多不容易被看見的努力,才會令更多的街坊願意走出來,參與社會行動,轉變成最終可以被看見的「人數」。
2018/07/17 | 精選書摘
葉浩導讀《漢娜鄂蘭傳》(下):「傳記做為一種哲學書寫」的實踐
回歸雅斯培哲學思想的揚布魯爾,再度認同了她所書寫的《漢娜鄂蘭傳》,其最高目的也就是讓鄂蘭成為讀者內在對話的對象,如同揚布魯爾長期以來所享有的特權;而原本內在兩相衝突的自我——他人眼中的傳記作家,以及做為哲學家的自我定位——也終於達成了最後的和解!
2018/07/16 | 王陽翎
電影變教材:總統也勸不了二人「和解」,是誰的錯?—話說《給我一個道歉》
千萬別以為電影的主旨是「歷史包袱令人很難道歉」,這是「引子」卻非「主旨」,到底《給我一個道歉》(Insult)真正要說的是什麼?作者就此加以剖析。
2018/07/14 | 王陽翎
電影變教材:總統也勸不了二人「和解」,是誰的錯?—話說《給我一個道歉》
千萬別以為電影的主旨是「歷史包袱令人很難道歉」,這是「引子」卻非「主旨」,到底《給我一個道歉》(Insult)真正要說的是什麼?作者就此加以剖析。
2018/07/10 | chenglap
政府有不能以法處理的秩序,所以出現了黑社會
黑社會就是「政府」,政府就是「黑社會」,要比喻的話,政府是大企業,黑社會就是路邊攤。
2018/07/07 | Abby Huang
「10歲的孩子不該看自焚照片?」小學生參訪鄭南榕基金會遭議員批評
劉芳君表示,議員就是認為鄭南榕基金會有政治立場,在看了當天的活動照片與導覽員解說,結果只注意自焚、只說有政治灌輸。
2018/06/04 | 王陽翎
年輕人坦言「對六四無感覺」,或許是件好事
作者認為年輕人直率地表達「對六四無感覺」,遠比他們選取不合理的理據旨在長期激辯,更為真實;人們掌握真實的社會現況之後,才更可以辨清公民社會還有哪些重要的價值所在。
2018/06/04 | 王陽翎
年輕人坦言「對六四無感覺」,或者是好事
作者認為年輕人直率地表達「對六四無感覺」,遠比他們選取不合理的理據旨在長期激辯,更為真實;人們掌握真實的社會現況之後,才更可以辨清公民社會還有哪些重要的價值所在。
旁聽世界衛生大會有感︰「不插手政治」跟公共衛生發展方向背道而馳
如果單純為了把衛生和政治分開而忽略其中的緊密關連,其實只是本末倒置、跟近年公共衛生發展的方向背道而馳。
旁聽世界衛生大會有感︰「不插手政治」跟公共衛生發展方向背道而馳
如果單純為了把衛生和政治分開而忽略其中的緊密關連,其實只是本末倒置、跟近年公共衛生發展的方向背道而馳。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3/25 | 王陽翎
談《中英街1號》一 趙崇基:日本觀眾有深度、我無影射香港社運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2018/03/13 | 陳娉婷
拍獨立電影,無錢又孤獨? 22歲女導演:我不怕捱
《地厚天高》導演Nora自小沉迷電影,升上大學後成為記者,拍攝政治題材的紀錄片,最近她畢業了,決定轉戰劇情片,不怕收入低,邊接散工、邊創作獨立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