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

政變(法語:coup d'État, audio,亦音譯為「苦跌打」、「苦迭打」),是指一個國家之中有一部份人通過密謀策劃,採取軍事叛亂或政治行動,奪取國家政權的行為。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13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知名藝人加入反抗軍,「反擊軍政府血腥鎮壓的時刻到了」

緬甸軍方再次掌權後,赫塔-赫特的臉書一天天發生變化,原先一張張個人美照,換成了記述當天發生的事件,包括大規模反軍政權抗議示威、撼動全國的大罷工。

2021/05/08 | ASEAN PLUS 南洋誌

【東南亞週報】星越社區感染數攀|菲中南海交鋒|緬影子政府組人民防衛部隊抵禦軍方

越南在4月27日通報一名從日本歸國的男性(案2899)在隔離兩週後,回到位於河南省(Ha Nam)的老家後發病,隨後陸續有與之接觸者確診。雖然河南省緊急封鎖該村莊,但疫情仍在勞動節連續假期擴散。這段期間社區感染的121病例,分布在包含河內、胡志明市、峴港等15個地區。

2021/05/07 | 翁婉瑩

當緬甸醫護人員舉起三指:那位寫下遺囑遭槍擊的醫生,和支持兒子投身革命的母親

「我必須把母親的自我放到最後,並為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好準備。就像每個革命者的父母一樣,我們除了待在家裡等待,什麼都不能做。」Thiha Tin Tun的母親說。「如果緬甸的春天革命成功了,我會為我的兒子做些事情,一座紀念碑和一所他理想中的圖書館。」

2021/05/06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我們將效忠聯邦與人民」緬甸反軍方民族團結政府,組成人民防衛部隊

緬甸國防軍長期對少數民族施以暴行,政變後軍方徹底重新掌權,把槍口也指向發動全國非暴力反抗運動的民眾。民族團結政府新成立的人民防衛部隊,主要任務是對抗軍政府血腥鎮壓並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

2021/05/05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網路服務、媒體遭控制打壓不斷,軍政府再禁衛星電視接收器

軍政府關閉在緬甸最多人使用的社交媒體臉書、切斷人民最常上網的管道——行動數據,在一系列管制網路平台和行動網路措施下,衛星電視是人民接收獨立媒體新聞的主要管道。

2021/04/29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軍方大逮捕抗爭者,遭關押毆打的緬甸少年:「我當時以為自己會死」

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自政變以來就持續記錄政治犯與傷亡人數,截至28日統計,756人遭軍方殺害,3449人仍被拘留。軍政府26日將該組織列為非法組織,並揚言將對其採取嚴厲打擊。

2021/04/22 | TNL 編輯

凋零的非洲大獨裁者:查德總統德比連續掌權30年,贏得第六任期的隔天意外戰死

現年68歲的德比贏得總統的第六任期,而隔天便傳來他身亡的消息。查德軍方宣布德比38歲的兒子馬哈馬特將被任命為臨時總統。目前查德政府及國會都已被解散,軍方也宣布實施宵禁及關閉邊界。

2021/04/15 | 王家俊路邊社政治學

CNN配合軍政府「完美獨家報導」的背後,讓多少緬甸人失去性命?

西方人、媒體人很清楚知道,緬甸人發聲一定被懲罰,而受訪的緬甸人未必知曉自己的反抗行動,可能對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的影響,軍政府引入了西方媒體,記者拍下無須證明的「真相」,下場卻是平民被殺。

2021/04/15 | 吳瑟致

送舊迎新的潑水節,緬甸群眾不潑水改潑紅漆,象徵人民鮮血未乾

一句簡單的新年快樂,如今卻是緬甸人奢侈的祝福,潑水歡樂的「快樂長壽」含義已不復存在,可悲的是,應當被期待的國際社會卻仍束手無策。

2021/04/10 | TNL 編輯

約旦王室宮鬥劇落幕:被軟禁的前王儲韓沙,否認叛變改口支持國王哥哥

韓沙王子並未被視為對約旦王室的重大威脅,他已被邊緣化多年,而軟禁他的舉動是阿布杜拉國王登基以來,第一次針對皇室成員的類似行為。

2021/04/07 | TNL 編輯

10名退役上將批評「伊斯坦堡運河計畫」被捕,艾爾多安逮遭諷「政變妄想症」

反對人士對運河650億里拉(123億美金)的預估造價表示質疑,他們認為土耳其經濟疲弱,負擔不起計畫,另一些人還懷疑運河沿線的房地產開發將使那些艾爾多安的黨羽受益。

2021/04/02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佳麗喊話:「你們還在等什麼?緬甸已死了這麼多人,最重要的就是採取行動,拜託,立刻」

韓蕾的公開發言恐使得她自己和在緬甸的家人陷入麻煩,韓蕾表示已和家人聯繫,他們目前都在安全的地方,而韓蕾本人將在國際萬國小姐的主辦單位協助下,先留在泰國3個月,未來可能會申請難民身份。

2021/04/01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不再讓軍人掌握國會議席!緬甸平行政府公佈過渡期憲章,承諾少數民族更大自治權

緬甸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積極尋求被承認為緬甸唯一的合法政體,推出聯邦民主憲章(Federal Democracy Charter )作為過渡期憲章,希望結束緬甸長久以來的軍方獨裁,並且讓緬甸許多少數民族取得更大的自治權。

2021/04/01 | 翁婉瑩

那些站上街頭的緬甸演員與導演:「參與不合作運動不是因為了解政治,而是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

22歲的女演員May Myat Noe接受《The Irrawaddy》採訪時表示,「我將持續與國際社會談論緬甸當前不公正的狀態,直到獨裁者失敗為止。」「談論不是出於對不正義的恐懼,而是對未來的恐懼,以及擔心自己無法為真理辯護。」May Myat Noe說。

2021/03/23 | 詹育杰

藝術在抗爭中的相互挪用——從緬甸街頭的「三根手指」談起

人類有史以來一直將儀式行為或象徵動作,作為形構群體認同不可或缺的部分。通過它們,民眾暗夜群起一致行動既可以激發自己的力量,又可以增強群體價值,連結成一個群體。

2021/03/18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政變後媒體業陷困境,最後一家私人獨立報紙停止發行

2月11日,一份由新聞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發給緬甸報業協會(Myanmar Press Council)的指引,「敦促」新媒體「實踐倫理」並停止稱呼「國家領導委員會」(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為「軍政權」(junta)

2021/03/12 | TNL特稿

這六年來我看著緬甸成長神速,如今槍炮吶喊聲卻成為我在仰光的日常

曾幾何時,聽著槍砲連連,看著血腥殘暴已是日常。相互告誡遠離窗戶,以免受流彈波及。受病毒侵擾的祝福語:「保持健康(Stay healthy)」,已成「好好活著(Stay alive)」。因不想讓實況外流國際,路上的軍警開始瞄準於窗口觀望或攝影的住戶,朝上往住宅內開槍;有些地區亦開始沿途攔路,檢查手機內的照片與臉書貼文。

2021/03/09 | 翁婉瑩

「如果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知曉了自由的緬甸人,越挫越要抗爭

22歲的Ko Po Chit,離家時告訴妻子,「翁山蘇姬(港譯「翁山蘇姬」)有一天一定會被釋放,如果我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他的血液凝結在馬路上,留下妻子與年幼的兒子。民眾以磚塊圍起血跡,覆上戰鬥孔雀旗幟,保護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