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0 | 讀者投書
退黨潮一波又一波,時代力量自己也陷入台灣社會追求「單一對錯」的窠臼
邪惡與否的批判,不會讓人民帶來希望,而是帶來更多的無力與憤恨。只要是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又何況是由一群人聚集起來的政黨。
2019/11/07 | TIME
民主黨的「法院重組」難題:小羅斯福曾試圖增加大法官人數,可惜未能如願
法院重組已成為了下一個「民主黨的大議題」,因為現在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有5名是共和黨總統提名,而只有4名是民主黨總統提名的,而民權、移民與槍枝管制等影響深遠的大案子,又要在相當激烈的總統大選年進行判決。
2019/06/08 | 讀者投書
我們從未如此接近統一,也從未如此接近獨立
監督執政黨還要手下留情,在公民意識抬頭的時代,感覺有夠彆扭,但畢竟難以否認,我們還沒完成國家正常化的任務,台灣的政治處境,根本堪稱畸形。
2018/09/12 | TIME
為何現在美國國會什麼小事都做不好?
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將黨派上的對手踢出立法過程可能很令人滿足,但是整個國家將會在重要法案是由單黨通過時而受害。兩黨合作不但是優質立法的道路,它也開啟了法案修正的大門,而這一如歷史所證明,是時常必要的。
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根據立院黨團的「罰款價目表」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且單日最高可罰3萬。有了這樣的罰則,當黨意和民意發生衝突的時候,立委會如何做決定呢?
2014/11/23 | 廖千瑤
9人參選,1人出席!這是一場崩壞的公辦政見發表會
這個年輕人,奮不顧身地投入台灣政治的啟蒙事業,他就是要拼拼看,他就是要把那道台灣的政治高牆敲垮一些,敲得矮一點。